曾經難以放下的重《斷捨離小故事5/100-撿來的便宜》

圖說:一大堆不曉得那來的試用品和趁便宜買的特價品。

「這個好用耶!帶回家帶回家~」
「現在竟然特價!帶回家帶回家~」

「不拿不白拿反正是免費的!帶回家帶回家~」
「你不要啊?那我拿囉~確定不後悔?帶回家帶回家~」

人生是不是很常遇上這樣的情境或對話?最常出現的場景是飯店、賣場、街頭、工作場合、朋友家(咦?)…但帶回家後,你是會拼死拼活用完它們,還是擺著等待下次有機會時一併帶出去用? 繼續閱讀

觸景思人

boy-1636731.jpg

圖說:一個穿藍色上衣的男孩,趴在椅背上像在哭泣。

有沒有一個東西或一個場景,讓你一見就能想起某個人?

順著賣場的電扶梯向上,看見在扶梯旁堆成小山的商品,是瓦西每次逛賣場都會想買的雪餅…尤其是海苔口味的。曾有一度,我覺得三不五時就有這東西要吃很厭煩,不是說它不好吃,只是頻率有時太高就讓人覺得不想一直吃。

前天在賣場看見成堆的雪餅…思念的浪潮很快就把我淹沒,怎麼這樣一個小小的東西,卻因為回憶留下很深沉的情感依附。是遺憾、是想念、是曾有卻沒抓住的幸福,讓情緒在湧上的瞬間直衝眼眶,帶點模糊的視野是印記帶來的副作用。

如果可以,是不是還有再見的可能?

推輪椅

2841_255428_131927

圖說:一個穿綠色運動服的男生,推著一台手推輪椅,前輪蹺起快速的前進,輪椅上有著一個巨大的娃娃

「老大~我又卡在斜坡上動不了了!」手機接起來是學生求救的聲音。

沒電的電動輪椅,就是一台沒油的小車,沉重,又難以移動。(而且絕對叫不到道路救援啊!)

帶著可憐的工讀生出去救人,上坡的斜度讓動力瞬間降到0,剛好是起步的轉彎處,後輪就卡在防護欄邊,進退兩難。喬了好幾下才勉強拖動它,並靠著僅剩的一點電力加上人力推上斜坡。接著切成手推,學生拿起雙枴,兵分二路前往宿舍,不然電輪加人在上面…要無敵大力士才真的推的動。


輪椅坐了十幾年,電輪的電池早不知換了幾顆,每次總要撐到不行時才逼不得了去換…因為兩顆都要5、6千塊啊!於是…有好多次,在我背後都是一雙有力、溫暖又有愛的手。

家和捷運站的距離約有15-25分鐘的路程,看腳程或腳踏車的速率而有所不同。過程更是時上時下,都在中永和,可只有坐輪椅才曉得路面有多不平整,上坡又有多斜…即便只是5-10度的坡度,100多公斤的電輪加我有200的重量在上面,1度可能都像山那麼重…

可是無論在捷運站多充了半小時的電能撐到那裡,瓦西永遠都會在我身旁,用推的、喊加油、或腳踏車騎一段再回來把我往前推一小段…用想的都覺得那腰、腿、手、肩、全身要花上多大的氣力才能推動,尤其每次重新再起動或遇上上坡路段時,我們會暫停一陣子,休息、喘氣、動動手腳,準備挑戰短短的小上坡。

終於到家,瓦西會開心又虛脫的說到家了~到家了~然後口中喃喃唸著印尼話,是在感謝阿拉保祐我們能平安回家。而她渾身溼透的衣服、滿頭大汗的模樣…在下午跟在學生後面時,異常清晰地浮現。

懈寄生裡的明菁說:「思念是有重量的,可是思念的方向卻往往朝上。是不是很奇怪?」。我覺得思念不僅帶有重量,還挾帶許多不同的情緒波長,讓人一下就跌進回憶的世界,方向向上,卻讓人無垠下墬。來不及說出口的話、做錯選擇悔恨的心、趕不上想給的感謝與擁抱,兩種說不完的三個字…

分離,不止扯出無盡黑洞,同時也讓你讓清澈。

希望不在身邊的妳,可以過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