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的一天

一個人的一天,就是一天。

我逼,故我在。

應該是今年最貼切的寫照。把自己逼到了一個極限,什麼東西都要做到一個程度,什麼課程都想挑戰看看…

說好的休息呢?說好的復健呢?說好的慢下來好好看看自己呢?

今天把全世界隔離在外面,連客廳的燈都沒有開,我在自己的房間,頭上一盞燈、桌上一台電腦、連著一支手機。

平平淡淡的、安安靜靜的過完一天。

做好了簡報、溝通了一些事、推掉了幾個約、練習了上不了檯面的演講、知道了一個消息…

很單純的和自己在一起。

謝謝記得的人、謝謝邀約的人、謝謝祝福的人、謝謝信任的人、謝謝拉我的人、謝謝沒有拒絕我的人、謝謝尊重讓我安靜一個人的人…

最後謝謝我的女神,可以結束在看見妳的晚上,足矣。

我是胖子,可以了~下一篇見

別鬧了,我才不在乎

當正式關係結束,才是關係的開始。

我有一個孩子,不是我的個案,甚至不是同儕輔導員。
她叫我老霸,我叫她孩子

「啊~已經5點了!天啊~~事情還沒做完!」、「什麼!十月了!啊啊啊啊~」

你有沒有一種經驗?好像時間飛速的從手中流逝,抓不住、擋不了、留不下…像被戳洞的水瓶,封不住它,只能任水一直流。

一直不曉得自己今年在忙什麼?只知道真的很忙!忙到快要往生的那種…

ㄟ~那一天有沒有空?」我點開行事曆,我這個月只剩…「靠!你是在忙三小~

我不曉得…認真的不曉得…

有天晚上孩子找我,「好,我連假下去找妳。」難得的超有行動力。

閱讀全文

【致伯樂:孤單的眼,挖出豐盛的人】

我一向認為,伯樂是很辛苦的隱者。

他們像礦工,挖掘可能的鑽石;他們像技師,打磨鑽石的菱角;他們像送子鳥,確保孩子呱呱墜地,看著他們茁壯,轉身離開,為下一個可能送出希望。

如果沒有秋玉姐,就不會有現在的胖子。

2015年,我走進人生最大的黑洞,有好幾個月連呼吸都會痛。

但我還是活著,每天行屍走肉上班吃飯睡不著覺,連我都懷疑自己怎麼沒有往生?

我亂槍打鳥的參加活動,期待認識新的朋友,或是從活動中找出生命的熱情。

閱讀全文

留下

從0數到100,不準睜開眼睛喔~

規則很簡單,因為簡單,所以困難…

總是在找尋交叉的瞬間,想要延長那個時空。現實會讓人前進,當然也會讓人退後,抓不到的瞬間。

好遠…

桌上畫出的楚河漢界,曾經漸漸模糊,隨著擺放的重量,勾起規則難易度。

「99,100~」睜開眼睛,輕易地完成任務。

曾幾何時,楚河漢界不再是那條線,直接具現化系成為實體。

隔壁的距離,怎麼難以靠近?

「99,100…」目標遠的不可思議,然而已經沒有力氣。

我在原地,只剩自己…

桌上的重量,連嘴角都得費盡力氣…

真心感恩,大方分享

手心向下,你可以多大方?

師傅~不要這樣嘛~」小廢物學生,諂媚的語氣好像做錯了什麼。

「反正他覺得你做得比我好,你就大膽的接!怕屁怕!」人生第一個外包案子,反而不知道該怎麼開價。

小時候在玩老鷹抓小雞時,想辦法抓緊前面人的衣角,順著母雞的腳步,左右飄移著。只要跟得夠緊,理論上都不會有事。

然而,不是每條路上都有師傅,母雞也不會永遠在你前頭。

有時候只能靠自己摸索,或是四處碰壁。

閱讀全文

掰一

再見,厭世的傢伙。

恩~~磨豆機高速運轉的聲音響起,喀喀的扳動開關,嘶嘶嘶嘶~一陣咖啡香飄散而出。

一付沒睡醒的傢伙,拿著黑色的咖啡粉罐,輕飄飄又搖晃地走回桌前。

注水、放溫度計、bbbb的聲音,手沖壺的水柱緩緩進到濾杯,咖啡微微酸味的香氣滿佈在辦公室。

黑褐色液體一點一滴落在透明咖啡壺中。「我今天用新的方法沖哦~

「X!不要心情不好阿~」胖子眉頭皺在一起,舌頭上好像被輻射層掩蓋,滿滿的澀味,鋪天蓋地。

沒辦法,你也知道的,手抖。」一副我沒有要負責的態度,一邊閒話家常,一邊喝掉今天的咖啡。

閱讀全文

那些家人教我的事-無私

妳有沒有一種無私的家人。

韓國電影《有你真好》,
講述一個屁孩和奶奶的故事,
有人無條件為你好,
是一件幸福的事。

你的生命裡也有這個人嗎?

不要和我說你爸媽~

今天看見wechat有個小圓點,
是在重慶的瓦西,
穿著桃紅和藍色的格子大衣,
頭戴桃紅色毛帽!
粉紅的圍巾遮住鼻子嘴巴,
背後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景。

「她怎麼受得了?」

閱讀全文

回不去了,也不需要回去

可是…我們回不去了。

《犀利人妻》謝安真對瑞凡說的經典台詞,
我們好像很常在生活裡面看見類似場景。

手機從2G變成3G,回不去了,
垃圾袋從免費變成付費,回不去了,
心愛的另一半變心跟人跑,回不去了,

曾幾何時,我們用戲謔的方式在說,
回不去了,
可是總有一個人心碎,
在某個角落暗自落淚。

閱讀全文

弱連結的奇妙

每個出現在你生命的人都有其意義。

1999年胖子在醫院待了四個半月,醫院最多的就是病人跟家屬,再來就是穿制服的專業人員。

你真的很白癡耶~笑死我了,好了我要回眼科了,下次再來找你哈啦。」病床前一個穿白袍的intern(實習醫師),口袋裡大概有80支筆,和胖子分享完鬼事情,準備回到她的第四站繼續奮鬥。

醫院裡互相支持的,除了專業人員之間,還有磁場相近的醫病關係。那是在醫院氛圍裡,很不專業卻很奇妙的連結。畢竟醫院也只有這些人,只是來來去去的頻率很高,有些緣分還來不及建立就結束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