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的一天

一個人的一天,就是一天。

我逼,故我在。

應該是今年最貼切的寫照。把自己逼到了一個極限,什麼東西都要做到一個程度,什麼課程都想挑戰看看…

說好的休息呢?說好的復健呢?說好的慢下來好好看看自己呢?

今天把全世界隔離在外面,連客廳的燈都沒有開,我在自己的房間,頭上一盞燈、桌上一台電腦、連著一支手機。

平平淡淡的、安安靜靜的過完一天。

做好了簡報、溝通了一些事、推掉了幾個約、練習了上不了檯面的演講、知道了一個消息…

很單純的和自己在一起。

謝謝記得的人、謝謝邀約的人、謝謝祝福的人、謝謝信任的人、謝謝拉我的人、謝謝沒有拒絕我的人、謝謝尊重讓我安靜一個人的人…

最後謝謝我的女神,可以結束在看見妳的晚上,足矣。

我是胖子,可以了~下一篇見

別鬧了,我才不在乎

當正式關係結束,才是關係的開始。

我有一個孩子,不是我的個案,甚至不是同儕輔導員。
她叫我老霸,我叫她孩子

「啊~已經5點了!天啊~~事情還沒做完!」、「什麼!十月了!啊啊啊啊~」

你有沒有一種經驗?好像時間飛速的從手中流逝,抓不住、擋不了、留不下…像被戳洞的水瓶,封不住它,只能任水一直流。

一直不曉得自己今年在忙什麼?只知道真的很忙!忙到快要往生的那種…

ㄟ~那一天有沒有空?」我點開行事曆,我這個月只剩…「靠!你是在忙三小~

我不曉得…認真的不曉得…

有天晚上孩子找我,「好,我連假下去找妳。」難得的超有行動力。

繼續閱讀

【致伯樂:孤單的眼,挖出豐盛的人】

我一向認為,伯樂是很辛苦的隱者。

他們像礦工,挖掘可能的鑽石;他們像技師,打磨鑽石的菱角;他們像送子鳥,確保孩子呱呱墜地,看著他們茁壯,轉身離開,為下一個可能送出希望。

如果沒有秋玉姐,就不會有現在的胖子。

2015年,我走進人生最大的黑洞,有好幾個月連呼吸都會痛。

但我還是活著,每天行屍走肉上班吃飯睡不著覺,連我都懷疑自己怎麼沒有往生?

我亂槍打鳥的參加活動,期待認識新的朋友,或是從活動中找出生命的熱情。

繼續閱讀

留下

從0數到100,不準睜開眼睛喔~

規則很簡單,因為簡單,所以困難…

總是在找尋交叉的瞬間,想要延長那個時空。現實會讓人前進,當然也會讓人退後,抓不到的瞬間。

好遠…

桌上畫出的楚河漢界,曾經漸漸模糊,隨著擺放的重量,勾起規則難易度。

「99,100~」睜開眼睛,輕易地完成任務。

曾幾何時,楚河漢界不再是那條線,直接具現化系成為實體。

隔壁的距離,怎麼難以靠近?

「99,100…」目標遠的不可思議,然而已經沒有力氣。

我在原地,只剩自己…

桌上的重量,連嘴角都得費盡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