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不用,那幹嘛學?

學而不用,則忘!

我要一碗鹹豆漿,再加一根油條。」對面的阿兜仔,點了超級道地的台灣早餐,我真想挖挖耳朵看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下次你跟櫃台直接說要油條就好。
我嗎?」阿兜仔疑惑的看著後面的阿姨。
不是你啦,我和另一個人說話。」阿姨解釋。

元旦早上的永和豆漿,我整個嚇到下巴要掉下來…也.太.標.準.了.吧!

我認真覺得比朗讀,我可能會輸給他…但更精彩的在後面。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