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伯樂:孤單的眼,挖出豐盛的人】

我一向認為,伯樂是很辛苦的隱者。

他們像礦工,挖掘可能的鑽石;他們像技師,打磨鑽石的菱角;他們像送子鳥,確保孩子呱呱墜地,看著他們茁壯,轉身離開,為下一個可能送出希望。

如果沒有秋玉姐,就不會有現在的胖子。

2015年,我走進人生最大的黑洞,有好幾個月連呼吸都會痛。

但我還是活著,每天行屍走肉上班吃飯睡不著覺,連我都懷疑自己怎麼沒有往生?

我亂槍打鳥的參加活動,期待認識新的朋友,或是從活動中找出生命的熱情。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