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為什麼要走更遠的路?

做一件事,不一定都有目的。

「妳早上爬不起來齁!可惡!」同事一進來就幹他一句。

「我也不想啊,就…爬不起來嘛~」該死的坦白,像在說自己很窮一樣。

胖子認識一些很奇怪的人,每個都把自己逼得要死要活,為了兩斗米折腰、為了求生存狂飆,完完全全的不要命。

休息,彷彿是一種奢侈品。有時連坐在那邊耍廢都很奢侈。

繼續閱讀

子非蟲,焉知蟲之感受。

嗡嗡嗡~「唉痾!」學生一個閃躲。「有蜜蜂!不要叮我!」學生怕的要死,老師相對淡定。

你怎麼能這麼淡定!」蟲蟲最後停在我的繪圖板上,一停就是20分鐘。胖子要動滑鼠都得小心翼翼,不能驚動到他。

「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