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景思人

boy-1636731.jpg

圖說:一個穿藍色上衣的男孩,趴在椅背上像在哭泣。

有沒有一個東西或一個場景,讓你一見就能想起某個人?

順著賣場的電扶梯向上,看見在扶梯旁堆成小山的商品,是瓦西每次逛賣場都會想買的雪餅…尤其是海苔口味的。曾有一度,我覺得三不五時就有這東西要吃很厭煩,不是說它不好吃,只是頻率有時太高就讓人覺得不想一直吃。

前天在賣場看見成堆的雪餅…思念的浪潮很快就把我淹沒,怎麼這樣一個小小的東西,卻因為回憶留下很深沉的情感依附。是遺憾、是想念、是曾有卻沒抓住的幸福,讓情緒在湧上的瞬間直衝眼眶,帶點模糊的視野是印記帶來的副作用。

如果可以,是不是還有再見的可能?

人人平等?個鬼!-先入為主歧視篇

b3d124045e8c79e6695a13bddcfb851c.jpg

圖說:都是白色的蛋架上,有一顆褐色的蛋在中間,被畫上無奈的表情,左右兩顆白色的蛋則對它惡言相向的感覺。

請問一下,你在撰寫履歷時首先考慮的東西是什麼?

格式?經歷?證照?專業?基本資料?相關專長?能幫公司什麼還是有沒有認識高層的誰誰誰…

那你知道身心障礙者在準備相關資料時,一定會考慮什麼嗎?

一定會卡關一點…要不要曝光我的障礙身分?這是一個很嚴重又兩難的問題。

站在每個求職者的立場,能為自己爭取越多面試的機會,總是好的。因為一份履歷在初審階段只有1-2分鐘,甚至不到1分鐘的時間能留住人資的目光,有些大公司更只查閱是不是名校、有沒有國外學歷、學士、碩士還博士…30秒內不合資格立刻刪除,不要說入門,很多時候根本連門都看不到就say goodbye~

站在為公司尋求最佳人選的角度,學經歷或許是最簡單、最快速又有個能審議的校方幫忙把關的初篩,這是種光環,證明求學階段你的努力。卻不保證就真的是職場上需要的人才,或好同事、會做事的證書,只是一種相對方便的選擇。然而,一張身心障礙手冊所代表的,往往不是光環,反而是種陰影…

人們對於不熟識、不明白、未接觸的事物都有一種想像、一種恐慌、一種畏懼…在看見未知的對方有這身分時,腦裡就會有無數不知從那裡來的消息、畫面、幻想、感覺…接著直接將擁有這身分的人們分門別類排進不同的櫃子。有的是從小教育的認知、有的是新聞曾有的事件、有的是道聽途說的傳聞、有的是親朋好友不知是真是假的故事…可很少有真實切身的經驗,往往都是聽來的、看到的、有人說的…

這時就有一種恐怖的自我保護機制:排除。

因為我們的環境不大,所以不適合行動不便的朋友;因為我們有很多業務得要溝通、接聽電話,所以聽覺障礙的朋友可能做不來;因為我們要保護既有同仁的安全,所以怎麼能安排一顆不定時炸彈在辦公室?要是他那天發作了怎麼辦!

當然這些都是雇方理所當然可以有的思維、可以有的保護、可以有的篩選機制。但有多少的評估其實是一種不明所以的排擠,只因為過往或從小、從別人那得到的訊息,就直接拒絕給予身心障礙朋友一個機會,而且是連面試或試用期的機會都沒有…當一些企業或雇主在大聲疾呼無法達到法定定額雇用門檻要被罰款時,其實更多時候這些朋友是直接被拒於門外的。

正因為這樣的觀念或層出不窮的歧視新聞,有些身心障礙的朋友只好把障礙隱藏起來,或選擇在履歷、自傳中先忽略不提,務求第一印象不被天外飛來的歧視隔離,求得面試的門票後再視情況決定是否要曝光自己的身分。像胖子這種極重度(不是體重)的障礙者根本連隱藏的選擇都沒有,只得大喇喇地開誠佈公,期許有伯樂能看見自己的能力,而不笑看見自己的障礙、輪椅、助聽器、白手杖或把人看成不定時炸彈擔心有天會爆發…

其實胖子認識許多超厲害的身心障礙者,有時真的只要給個舞台,就可以看見他們過人的能力、實力、生產力…甚至有的朋友做事認真、態度從容、交辦任務絕不打折盡心盡力,可當踏入職場時,還不認識他們的人只看見他的手冊、他的病名、他的障礙,然後就關上互動的可能…

有時候,真的只要一次接觸的機會,而不是一碗閉門羹,那這些朋友就能給予驚喜的表現,因為珍惜、因為得來不易、因為本身能力被障礙掩蓋,才使其光芒從未展露。很多時候真的只要有輔具、有環境、有敢排除先入為主的不論是偏見、歧視、害怕、擔心的伯樂出現,那撿到瑰玉的就是你啊!

唯有當社會發展到,對於不認識的未知抱持開放並接受的態度時,我們才能放下是不是該曝光的選擇題,那時我們才真正邁向成熟社會,擺脫理盲濫情的印象,也不是人云亦云,被傳聞牽著走,被自己給嚇到,擁有自我主見與看法的成熟社會。

錢要顧好哦~

in-a-semicircle-907843.jpg

圖說:8隻綠色的小熊軟糖圍成半圈,中間是1隻紅色的小熊軟糖。

胖子過年去賺壓歲錢,擺攤賣刮刮樂三天。配備很簡單,一個桌板、黑色小包、幾塊零錢和自己的嘴而己,連店家會備好的銅片、冰棒棍或招牌都沒有。

老實說…看了一堆新聞時不時有人被搶還幹麻的自己也會怕,畢竟賺的不多,可是成本很高啊!一被搶還幹麻損的老本根本就不止是噁心和欲哭無淚能形容。尤其會在街頭買的朋友大多真的很弱勢,是我也會選擇搶他們…下手的歹徒真的是十惡不赦啊!

而這三天在賣的過程,難免有看護得去廁所或太餓得去採買食物,於是就剩胖子一個人形單影隻坐在那叫賣,是一種有店員的誠實商店的概念,這時所有的客人得自己撕想買的刮刮樂、自己把錢放進黑色小包、自己找該找的錢、自己刮出那張彩券。胖子很幸運,沒遇上什麼壞事、壞人,頂多就是小有順序的彩券被翻成自己辦公桌的樣子而己,一個字:亂!

在這種情境下,聽見最多的是貼心的叮嚀:「你這樣錢要顧好哦~」、「這樣可以嗎?要不要幫你拉好?」、「這樣辛苦耶,要小心,錢護好哦…」大多是來自長輩的提醒,有種知道你賺錢不易,也不方便想提醒你大過年要注意安全、財不露白的囑咐。

有種被守護和愛護的感覺,即便大家初次見面,可是能感受到來自他們的提點和溫暖,在暖暖的年節期間,有股溫馨的感動留在心裡。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這句話可能還有討論空間,可台灣最溫暖的是人情味這點,胖子覺得毫無質疑之地。謝謝這幾天幫忙的朋友,真的讓我感到非常有趣又溫暖,新年快樂~

 

胖子反思…上街擺攤其實是種不同的人生體驗,而每個人都會找出自己的強項和適合的模式,像之前老書教的黃金一點加微笑就很實用,是讓人可能會接近的前提之一。而在街上擺攤你也能裝近觀察來去的人群是抱持怎樣的心情在逛街、分析怎樣的客人最有可能來購買、檢討怎樣的口語會讓自己的生意更好…在吸引群眾、推銷彩券、給予祝福、製造希望和真心恭喜上,胖子真的覺得有機會可以再做的更好,讓刮中的人開心,沒刮中的人放下心,是很不一樣的體驗。

和臉皮厚不厚真的無關,而是另一種面對人群、增進生命厚度的方式。或許不用每個人都嘗試,可有機會真的要試試!

與眾不同又如何

20170125_170126_0006

圖說:藍色環保盒裡裝著八分滿的鹽酥雞。

前幾天去買鹽酥雞,因為加入共好愛地球團隊的薰陶,隨身帶著環保餐盒、餐具是件稀鬆平常的事!那天也是嘴饞想吃炸的,所以跑去排隊買了熱呼呼的炸物…不同的是,我帶了自己的環保餐盒。

短短在店門口的15分鐘,可以看見老闆不停的做幾件事:挾食材、丟進鍋、按電腦螢幕點餐、撒粉、裝紙袋、丟木叉、裝進塑膠袋、收錢、找錢…幾乎可說是馬 不停蹄!俐落地把炸物倒進銀色馬口型的盆中,帥氣的拿起相對應的調味粉,在空中晃了幾圈,用鐵盆甩了甩鍋,一口氣倒進張開口的紙袋,放入木叉再順手拿出一個塑膠袋裝好。謝謝XX元~根本行雲流水啊!

15分鐘裡不算我就有十來組客人陸續點餐、取餐…老闆熟練的動作彷彿紙袋、塑膠袋、木叉都不用錢似的。而每個客人也非常習慣這樣的服務和便利的模式,人手一袋開心地準備大快朵頤…可是那都是垃圾啊!每袋裡頭至少都有3個以上,只多不會少…我一點都不懷疑3天或一星期累積的垃圾量絕對超過101的高度。

輪到我時,我點完直接把小藍放到櫃台上,當老闆挾起我的腿排、雞排、百頁和地瓜時,直接請老闆幫我放到餐盒中。只看到老闆比平常更小心異異地先放入最大的腿排,再把地瓜 一次2、3個的挾進盒子,最後是百頁,小小的擺放好得意地把小藍放在櫃台上。雞排眼見不可能整塊裝進去時,老闆問我要不要剪?便手起剪合地把雞排分屍成好幾塊,再一一鋪在最上層,還調整了幾次位置,以便盒蓋最後是能蓋上的。

一旁的客人帶點訝異的目光望向我,好像帶著餐盒來裝鹽酥雞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我讓看護熟練地閤上餐蓋後,再次拿出環保袋,拒絕了塑膠袋和木叉,掛上把手後,揚長而去。我動一動搖杆,不留下一絲廢氣,只留下有點傻住的顧客。

老實我說一點都不覺得麻煩,只是一個習慣,當你習以為常時,這根本不是你會認為麻煩的事。大概就像現在人三不五時就想拿手機出來滑兩下的慣性相似,都是培養出來的。真心認為帶著環保袋和餐具可以是種時尚!代表你有自制力又愛地球,十分帥氣~

有點與眾不同又怎樣?做對的事情不需要潮流相挺,反而是潮流需要被我們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