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最後兩天…

sunset-1331088.jpg

圖說:一幅日落的景象,有隻手比著OK手勢,剛好圈住太陽,光從O的洞中透出光暈。

記得今年的開端是從《翻轉幸福》開始,冷死人的大風讓人瞬間清醒,國慶無聊的升旗完散場的早餐,有股淡淡的傷感。然後今年的很多事是從“共好”開始的…

抱著隨興想試試的心態踏入,讀起1月份的指定書《過得過不錯的一年》,開啟一扇新奇的窗,嘗試做了很多原本不會做或想做卻一拖再拖的事…越做越多、越投入越開拓、越學習越顯得渺小。聽著不同老師的話,吸收多元不同的知識與經驗,整合、整理、整頓去年凌亂不堪的狀態,然後重新看待身為胖子的自己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在每個場合可以自在面對認識或不認識的人,背後來自許多前輩、講師、老師的知識傳承,還有幾十年來培養起的個性和十多年轉換角度後的磨練。相信自己並坦承接受的數字哲學,每次有機會可以舉手的我來,團體與工作中有點中堅又總是87分在打岔的那個人,或許很不完美,甚至根本就是個敗尺~不過這樣的認同,很重要!尤其重要的是我喜歡。

2016…認識很多講師,每個人都帶給我不同的刺激和成長;
認識一群很棒的夥伴,大家能一起共讀共學共好真的是很大的福份;
認識不同群體的朋友,看見人與人間很單純又向上的動力;
認識不少學生的另一面,發現潛能或麻煩總在你們之間拉扯也並非一件不能接受的事;
認識一整輛都是公車的跑者,很高興自己能回饋部分的力量參與其中的感動;
認識更多的自己,感恩我可以有這段擁抱並擴展生命的旅程;
最重要的是…

認識到自己究竟有多愛一群我深愛的家人,感謝每個我身邊的家人這麼愛我,也讓我有機會用自己的方式去愛他們。感謝你們總在我身旁,不厭其煩被我嗆、讓我亂講話、吃我複製網上的食物、和我說些鎖事或心裡話、見面時給我的擁抱…謝謝你們,我愛你們。

2016剩下最後兩天左右…很慶幸今年我喊了好多的“我來”,踏出很多試都沒試過的第一步。我知道我有很多不足,也有很多滿神的地方,無論如何,今年我前進了很多,踏上不穩不定卻很筆直有目標的路,感恩每個今年在身邊的朋友。

2017…讓我們都對已知或未知的事情說聲OK!畢竟…no try, no life.不去嘗試,永遠都不會曉得自己能有多少可能。相信自己,往前一步,做就對了!

交換禮物

圖說:3個樂高拼起來的小模型,從左到右分別是-站在綠地上的皮卡丘、神奇寶貝球、躺在半個白色蛋殼上的蛋黃哥。

「新聞快報!新聞快報!今天發生一件暴力傷人事件,三名青少年在社區中庭圍歐一名少年,起因竟是交換禮物後不滿對方的禮物太爛,雙方在大街上發生…」

12月是個連空氣都閃閃發光的月份,街道上紛紛掛起藍色紫色的燈泡,店家門口一顆顆爭奇鬥艷的聖誕樹,專屬聖誕的樂音時不時流竄在大街小巷,不見得知道歌名,可是聽見旋律你就曉得12月就是聖誕節的月份。

這個節慶有個眾所皆知的節目:交換禮物

交換禮物的模式有很多…有好友和好友的、有不認識和不熟悉的、有一群朋友約好糾團的、有聖誕晚會規定說要的、有天堂地獄的、有交換廢物的、當然也有不求回報或是簡單的卡片、話語的…千奇百怪的玩法和新哏層出不窮。可是為什麼要挑這節日玩交換禮物?

我想是為了給予彼此祝福。當你答應一場交換禮物,或你決定要為某個人特別去挑選禮物時,心底頭一個念頭一定是期待創造不同的驚喜與感動給對方(當然有時是為了驚嚇啦~)

除非一開始就講好是要交換廢物或因為預算的限制實在找不出什麼厲害的東西,不然每個人都是花了時間去挑選自己要交換的禮物,即便收到的禮物不是你喜歡的,可每個人的眼光、喜好、興趣原本就不同,換到喜歡的固然開心,拿到沒興趣的也該感謝不知來自何方的祝福。畢竟這叫交換禮物,遊戲的機制原本就帶有趣味與風險,不然直接限定能換什麼就好啦~都知道內容是什麼,那就不叫交換禮物。

這遊戲的樂趣原本就在挑選、交換、拆開禮物,這三階段所帶來的喜悅感。挑選時猜想對方可能的反應、交換時享受機制和方式帶來的嘻笑、拆開時擁抱期待與傷害融為一體的心情…這不就是交換禮物好玩的地方嗎?

要是不喜歡…大可不接受,或只找自己的好友來場真心的交換禮物,要是再收到不好的東西…只能怪自己交友不慎啊啊啊~

今年收到幾份很有心與有趣的禮物,也送了幾個自己覺得有意思的禮物…感謝和我玩、邀我玩、逼我玩、強迫中獎的每一場交換。很開心在年底有這樣的機會表現點什麼,期待明年。

今年我有新哏,你呢?

告別的話

life-864389

圖說:黑白照片裡,有一張長椅,後面林立著整齊的墓碑。

「你到我面前,說接下來要去動個手術,這大概就是最後一面了。因為這次進醫院,應該就不會再出來…
「我問你病房幾號、是那家醫院?你就一付反正就這樣了,不用再問也沒關係的模樣…
「畫面非常清晰,過了一天還是記憶的很清楚,你講話那種絕望的臉,我就覺得很不對勁…」

我都說自己十分欣賞大象,不是因為體型或體重!而是因為大象能精準的曉得自己的死期,而在死之前牠們都會自己找到一個安靜或歸屬的地方,靜待死神降臨。

要是真的能曉得將死之日…我會和家人好好的告別嗎?這題得打個問號。

晚上接到好友的電話,她夢見我忽然找她告別,一付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壯士絕別,反正再爭扎也不會再回來的覺悟。讓人不舒服所以打來問問我是不是還活繃亂跳,連續惡夢根本逼瘋人!應該是自己帶小孩產生的後遺症…

被人夢見該是令人欣慰的事,至少潛意識裡有個人把你放在那邊,雖然夢境很怪,不過絕對是交情夠才會在晚上想起覺得不對就直接來電,讓人覺得窩心,這陣子一定會把自己顧好。

下午去土地公廟拜拜,除了自己也連重視的家人一併列在希望土地公、土地婆保祐的對象之中,說著說著…有股淡淡的哀傷爬上心頭,很想念這些家人、想著這些人的面容、想著這些人的溫度、想著這些人的互動、想著這些人給我的照顧和陪伴…

忙碌的一年,很想見見每個在乎的人…想好好的說說話,不讓夢裡的場景實現。

聖誕時節…讓人特別想念。

《一堂課,台灣》-觀劇反思

15439936_10153983859521533_2423084181312674781_n

圖說:一個架高的紅色舞台,上面有15張紅色的折疊椅,前面有個小小的投票箱,2個麥克風和巧拼。4面都有觀眾坐的椅子,左邊上面有亮眼的陽光灑入。

為了都市更新進步,你所在的社區得犧牲一塊日常生活的地域,你們有個先決條件可以優先選擇,可是得要所有在地人都同意才行(15人)。之後還得通過市民的贊同,不然一切就會依政府決定…這時你該怎麼做呢?

上週因為老同學的邀約去看了場有趣的實驗劇《一堂課,台灣》,為了進步與發展得要拆除一塊居住的區域,所有居民都有自己的執念和看法,而且一旦拆除後就將造成不可逆的後果…那要怎樣才可以達成一個大家歡喜的結局?因為一旦被局,最後就是任由背後那深沉的手隨意操作…你甘願嗎?將自己的命運就放在別人手上。

從入場時就立在舞台四周的7個選項,上面寫著這7個所在的重要性和必須性,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價值和問題,要拆除或捨棄的背後都該有更多的配套與思維,可是在劇的背景裡只有短暫的時間,無法去顧慮那些其他因素,被迫得做出抉擇的時效性壓迫著居民,價值和堅持間的拉鋸,彼此觀念、資訊的高度落差極大,甚至一旁的市民還時不時發出自己的觀點,讓做決定這件事顯得更加困難。

有沒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很多時候我們都被既定的制度給壓迫,不得不在幾種不見得想要的選擇裡去做出妥協的決定…我指的不是社會規範,而是針對特殊族群才有的的配套、政策、善意…這些看似立意良善的背後,有著一種“都給你了就不要再叫、再要、再吵!”的感覺。

以國內個人助理補助的時限為例,目前制度僅有每人每日2小時的限制,所以不是每個人都有24小時能自由行動,對於某些支持不夠的重障者而言,一天能自行活動的時間連2小時都不到…所以才會有抗爭、有要求、有為了生存下去發出的聲音!要是這些朋友選擇安靜、妥協,乖乖在現在的選擇中生活,那永遠都只會有2小時的自由…這樣如何改善現況?又要怎樣增加產能、回歸社會參與呢?可是很多人連是不是有別的可能性的念頭都沒有,或不敢,只能接受現有的選項。

連生存都不容易了…要怎麼去吶喊?國家已經給我了…再多要求就是不應該?可是真正的不該是社會資源分配不均與社會正義無法落實才是不應該啊!當我們接受,無法抬起意識時,才是最大的不該!

我覺得這是齣很有趣又有意義的實驗劇,它在喚醒人們對於自己的土地、土生土長的社區、掌握在手中的決定權/發言權、環保、人文、便利、價值和說服間的取捨…最重要的是,你願意把自己的社區、你生長的地方、你堅守無法退讓的原則交給別人決定嗎?還是這樣的規則在設定時其實就有其缺陷的地方,只是在這樣的遊戲規則中不得不遵守,或是可以想想有什麼方式可以突破受限的困境…

因為曾在社運裡打滾過,有被啟發出一些批判與不乖的因子,對於高高在上制定遊戲規則的人也會抱持懷疑的態度…在看劇心就很有感觸,這是一個個陷阱所組成的偽議題,因為居民從開始就是一個看似有選擇實則是被壓著要前進的困獸。明明是自己居住的社區,明明是最貼近土地的住民,可是卻不得不在其中去被迫要放棄。

在看似“為你好”的前提下進行的議題,有時背後巨獸根本不在乎你真正的需要是什麼…利益或操弄才是它們想達成的目標。這種自己的東西都得先過第一關,又要讓旁人審核第二關的機制,要是兩次都出現破局還會有終極boss出來任意妄為的現實…真的需要所有人睜開警覺的雙眼,去為自身的權益努力爭取和發聲。

《一堂課,台灣》是齣非常有意思又很有背後意義在其中的實驗劇,無論當居民、市民都能從中看見屬於你在這框架中被奪走的部分,非常適合進入校園、針對弱勢、提醒身心障礙朋友…你究竟被迫選擇了多少事,是不是該站出來為自己多說些什麼了呢?

超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