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亂

%e8%b6%8a%e4%be%86%e8%b6%8a%e4%ba%82

圖說:windows的桌面,被滿滿的檔案圖示占據將近2/3的畫面。

有沒有一種經驗…覺得事情永遠沒完沒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還峰峰相連到天邊!

這陣子的生活讓人直覺聯想到一張Dixit的牌…一個沙漏裡有上下兩個空間,上半部有個老婦人一手拿著枴杖站在裡頭,腰部以下被大量的沙給掩蓋,下半部有個雙手張開近180度的人,頭頂被細細的沙滴落,腰部以下同樣被沙給覆蓋。上半部的沙將近一半,下半部的沙只有五分之一左右。

pic423747

承接不完的工作、想做的事、不得不做的事和滿滿的行程…讓人分不清究竟是身處在上半部還是下半部?下面的人似乎舉雙手歡迎並甘之如飴,上面的老婦貌似穩穩當當卻身陷其中。一個在接受,無論想不想要,一個在失去,不論願不願意…又或是兩方的位置對調,怎樣都講的通~而投射的對象也有千百種。唯一確定的是…

因為在乎,所以無法敲破沙漏。

肩膀的肌肉發出陣陣哀嚎,輕輕碰觸就像缺氧的面容,浮出紅色的痕跡。是不是有點受虐的傾向…

而且這種混亂不止在自己身上,還會傳染!於是桌面的檔案如雨後春筍不斷冒出,結束的工作來不及歸好檔就又有新東西長出來…記得下班前,第一張圖的圖示已經填滿最右邊那排,蓄勢待發地朝下一排邁進中。

昨晚共好讀書會第十九期《讓天賦自由》導讀人的提醒超中肯!一切都要回歸到自己身上,什麼是天命?當你能找到天賦和熱情,並持續不斷地刻意練習後,依舊願意踏在那條路上,是自己決定又能從中尋找樂趣、成就或使命感的,那才會是天命。

胖子反思:在怎樣的位置要用何種思維去定義自己的角色與任務都是可以決定的,而做事情的態度與角度是自己賦與意義的歷程,唯有你才能定義一切,不回歸己身就只能被別人安排,那就怨不得人。

期許自己和周遭都不要繼續在混亂之中…是時候,做點有趣的事了!

推輪椅

2841_255428_131927

圖說:一個穿綠色運動服的男生,推著一台手推輪椅,前輪蹺起快速的前進,輪椅上有著一個巨大的娃娃

「老大~我又卡在斜坡上動不了了!」手機接起來是學生求救的聲音。

沒電的電動輪椅,就是一台沒油的小車,沉重,又難以移動。(而且絕對叫不到道路救援啊!)

帶著可憐的工讀生出去救人,上坡的斜度讓動力瞬間降到0,剛好是起步的轉彎處,後輪就卡在防護欄邊,進退兩難。喬了好幾下才勉強拖動它,並靠著僅剩的一點電力加上人力推上斜坡。接著切成手推,學生拿起雙枴,兵分二路前往宿舍,不然電輪加人在上面…要無敵大力士才真的推的動。


輪椅坐了十幾年,電輪的電池早不知換了幾顆,每次總要撐到不行時才逼不得了去換…因為兩顆都要5、6千塊啊!於是…有好多次,在我背後都是一雙有力、溫暖又有愛的手。

家和捷運站的距離約有15-25分鐘的路程,看腳程或腳踏車的速率而有所不同。過程更是時上時下,都在中永和,可只有坐輪椅才曉得路面有多不平整,上坡又有多斜…即便只是5-10度的坡度,100多公斤的電輪加我有200的重量在上面,1度可能都像山那麼重…

可是無論在捷運站多充了半小時的電能撐到那裡,瓦西永遠都會在我身旁,用推的、喊加油、或腳踏車騎一段再回來把我往前推一小段…用想的都覺得那腰、腿、手、肩、全身要花上多大的氣力才能推動,尤其每次重新再起動或遇上上坡路段時,我們會暫停一陣子,休息、喘氣、動動手腳,準備挑戰短短的小上坡。

終於到家,瓦西會開心又虛脫的說到家了~到家了~然後口中喃喃唸著印尼話,是在感謝阿拉保祐我們能平安回家。而她渾身溼透的衣服、滿頭大汗的模樣…在下午跟在學生後面時,異常清晰地浮現。

懈寄生裡的明菁說:「思念是有重量的,可是思念的方向卻往往朝上。是不是很奇怪?」。我覺得思念不僅帶有重量,還挾帶許多不同的情緒波長,讓人一下就跌進回憶的世界,方向向上,卻讓人無垠下墬。來不及說出口的話、做錯選擇悔恨的心、趕不上想給的感謝與擁抱,兩種說不完的三個字…

分離,不止扯出無盡黑洞,同時也讓你讓清澈。

希望不在身邊的妳,可以過的很好。

TEAM

圖說:頭到肩膀的側拍圖,脖子到肩膀有4條紅紅的痧。

嗯…買彩券都沒有這麼高的機率,應該是這星期直接中標感冒後的副作用,有幾天頭暈到不行,尤其是吃完藥後更是一暈不可收拾!

拜感冒的福,這幾天都很早睡,保持能量的流動,期待頭好壯壯的狀態及早恢復。感冒的心得就是…身體真的需要更多休息,然後吃更健康的飲食。

今天吃的不怎麼健康…莫非定律又執行的很徹底…天空很藍、陽光很辣、微風不強…可是看見一大群人一起出遊的興致、聽見一大群人一起起肖的笑聲、發現其中幾個不同的面貌…很有趣~值了!即便沒有很順的開始,可是大家應變力超強~照應力也很猛~畢不畢業都像大學生的團體、被小小寫上愛校標語也沒在抗拒…goooood job!

我們就是需要這樣的人材不斷地湧出和投入呀~辛苦大家了,工作團隊很衰…每次都得被我推翻個幾次,可我們一次比一次更好啊~嘗試的東西也越來越有挑戰性和有種~謝大家的相挺囉~資教有大家真的很幸運!值得!

不讀會怎樣?

%e9%bb%98%e9%bb%98

圖說:Jui Sheng Hung(死胖子)的臉書封面,未讀訊息99+,網頁面上有121個訊息

這幾天中標了…流感還類流感或純感冒都讓我不大舒服,吃過藥後…頭更容易暈了!!無法集中思緒只好來發廢文。

記得某次《共好讀書會》在討論的過程,有位共好提到…覺得自己有種強迫症,看見臉書或line上有未讀訊息就會有種焦慮感,感覺不把它點掉就混身不自在!

其實我也覺得自己有點被臉書綁架…時不時會想要去看或滑一樣的頁面,總在期待會有新的訊息、不同的回覆、或是誰誰誰又發了什麼,好像沒跟上會死一樣…

趁著不舒服,人懶懶厭厭時做了個小小的挑戰…就是故意不點未讀訊息看會發生什麼事?

昨天開始實行時其實心裡有點不安的感覺…好像有某個地方癢癢的,是那個紅紅的小點,讓人想抓卻怎樣都抓不到癢處~~因為曉得又不能抓,就只能更認真的做別的事、暈自己的頭…然後,就也不覺得會怎樣其實。

老實說會很好奇究竟有沒有什麼人或什麼東西還是誰新po了文是自己不曉得的,可是那又怎樣呢?不曉得這些事人生還是過的下去,世界也沒有因此毀滅。

打算繼續挑戰下去,想看上面的訊窗超過999時會發生什麼事?有人已經做過知道答案的嗎?拜託不要爆雷~我想自己等待下去。所以要是有什麼事情是發現我都不理人時…不要懷疑,我就是不想理你!喂~是正在進行奇怪的實驗,所以miss的唷~要找我就請發訊息、line、email、打電話、想要寫信飛鴿傳書過來我也收~

 

其實…不被臉書綁架的感覺挺好的~真不曉得幹麻要一直滑看過的畫面重新組合…

暖心

20130821214137116.jpg

圖說:兩支智慧型手機上一男一女正用通訊軟體視訊通話,中間有淡紫色的FREE CALL字樣。

「有件事我一定要和你說一下。」早上7點多,從美國飄過來的line通話。

「我在這認識一個女生,她原本問我是PT還OT?後來問到頸椎是真的沒辦法嗎?然後聊著聊著就提到她曾經認識一個人,一開始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怎麼會幾乎全身癱瘓?說是高中跳水受傷,之前還是游泳隊隊長,在三總開了刀,後來讀了社工,在實習時同個單位,胖胖的,會帶看護…後來沒有聯絡……」

「越聽就越覺得根本就是你啊~就問對方妳認識的人叫什麼名字,她說不記得了…我一說你的名字她就對對對~天啊~~也太巧了吧!竟然在這遇上認識你的人………」

一大早接到熟悉又好久不見的通話,而且還是從美國打來的!心情忽然就好了起來~覺得今天一整天一定都會順順的。聽著另端傳來的話語,腦裡就能想像出她是用怎樣的姿態和表情在說這新奇的發現,語調中帶有喜悅在跳動,十多年不變的聲線,讓人一聽就有股暖流在身體轉動著。

有個理論叫六度分隔理論,它說兩個陌生人間只要有最多五個朋友,就能串起彼此的關係。台灣ー美國間隔了廣大的太平洋,卻能在另塊土地上巧遇朋友的朋友,這機率或許真如同六度分隔中說的,其實沒有想像中難,可是真的很有趣啊~

感謝自己認識一個很可愛的朋友、感謝實習時有非常深度的成長團體、感謝這些都是有故事和記得彼此故事的人…也感恩自己身在一個快速又便捷的世代,地理上的距離,因為科技縮短,難能可貴的是我們沒有因為距離和科技被拉遠。

有時候…開心,真的很簡單。

人人平等?個鬼!-醫療篇

pm-0216-med-img_0810-566.jpg

圖說:一位病友躺在床上,右邊有醫生拿筆和病歷表正要寫東西,左邊則是一名護士,右手握著聽診器放在左上上面,左手則放在病友胸膛靠心臟位置。

 

「麻煩資料表先填一下唷~旁邊可以量身高、體重,有什麼是我能為您服務的嗎?」醫院櫃台,尤其是家醫科或專門在做健檢的部門,這樣的對話應該不陌生,簡短又理所當然的對話,真的…就是理所當然嗎?

前幾天看見一位朋友為了工作得去健檢,第一關:身高、體重。這位坐輪椅的朋友因為不便轉位就問了醫院是否有方便行動不便者測量這兩項的儀器?結論是…沒有!一間醫學型醫院裡竟然沒有能為行動不便者量測身高、體重的設施,有種傻眼的感覺…難道不便轉位就得接受n百年前的資訊,然後一直用、一直用嗎?這樣在用藥、安全和權益上,沒有問題嗎?有!所以這完全就是權益上的受損。

更扯的在後面…當朋友去到櫃台問,因為無法量身高、體重,那這兩部分健檢並沒有做到,是不是能退費?殊不知…櫃台服務員竟然說:不然你全額退費,不要做體檢…不然你全額退費,不要做體檢…不然你全額退費,不要做體檢…

啊?設備不足所以不要做健檢了,所以診斷為絕症就可以不要醫治或不救了嗎?

我真的能理解目前設備確實是未考量到少數族群的需要,所以無法確實地測量這兩樣數值。那遇見問題的醫護人員應當收集意見,設法上呈或讓醫院曉得有這樣的需求。而不是那你不要做哦~我們退你費用…要是我們其他項目全部做完了呢?不要來看報告嗎?那我們花在醫院的時間又要怎麼算?

越是長大越能發現“理所當然”這四個字非常不合理!因為社會上根本就不存在也不該存在這四個字…友誼是經過互動產生的、權益是透過爭取得來的、無障礙是不斷建議堆疊出來的…當使用者的意識越抬頭,服務提供者也應當與時並進,而非用舊觀念、老方式來應對這瞬息萬變的世代。

無力改變或不知怎樣應答的,可以先誠心的接下,之後再請示高層處理,絕不是直接的拒絕,那是一種舀水的動作,令人心寒…同樣的結局,卻可以有很不同的感受。我知道我朋友不是計較那檢查的費用,而是想要反應、要讓人看見不同族群的需求,然後這間醫院才有再進一步的可能,不然永遠都只會停在用以前的、不見得正確的數據。害人,也害己。

坐輪椅十幾年,每次遇上有路人對我說我很棒!很勇敢!很厲害時…我總是微笑接下,說聲謝謝。從沒有逼問對方我那裡棒?怎樣勇敢?厲什麼害?你那隻眼睛又那個地方看到我厲害了?不知道就不要亂講亂說亂給評價好咩!

一定會有人覺得這樣的比喻很怪,可在我的感覺上這就是相似的狀況劇…

幫人加水,設法反應,只要有多一個人認知到有這種需求,那改變的可能性就提上一點,那怕只是百分之零點零零一都好!

《我出去一下》-電影心得

Im-Off-Then.jpg

圖說:一個戴漁夫帽的男人背對著走向一條在鄉野間的小徑,右手拿著木枴杖,背後揹著紅色大背包,上面還有一個灰色的地墊。圖的左下寫:I’M OFF THEN∶我出去一下。

如果想實現你的目標,就得獨自走到終點。

因為太累倒下被宣告得休養3個月你會幹麻?有趣的德國片《我出去一下》就建構在這背景下,主角哈沛在和貓對話幾句後,毅然決然要踏上「聖雅各古道」的朝聖之旅。真心認為德國片實在異常有意思,很會營造一些情境和劇情讓人會心一笑又若有似無地打中心裡的點,在堅持、懷疑、不屑、放下和釋懷間做了很好的鋪陳,平平淡淡卻很貼近心裡。

很喜歡主角從小就對“上帝”的質疑,當我們的教育習慣以填鴨式的教學,只要求分數和標準答案卻忽略思考與過程時,直接就抹殺了學生對於是非善惡和所有事情的辨識能力,因為習慣接受一個唯一、正確又不會有錯的正解!所以我們比較不會問“為什麼”?也不質疑上頭丟出的答案究竟是對還錯?會不會有其他的可能。

不思考,是個可怕的退化過程…卻在我們的教育中不斷重複。

徒步走完「聖雅各古道」等於從法國走到聖地牙哥,總長791公里,光用想的腿就軟了…腳踏實地,無論是山路、泥路、石子路…整段道路上風景美不勝收是一種享受,而不曉得是人在走路還是路在壓人則是另一種毅力與決心的考驗。孤單的朝聖之旅,面對的是最真實的自己,肉體承受來自行囊與腳底的壓力,心理承接孤寂、自我和為什麼要來找罪受的疑問。影片裡說,在這段路上每個人至少都會大哭一次,想像獨自一人走在未知目的地的道路上,風吹日曬雨淋…然後扛著相依為命的家當,一步一步踏穩前進,那是多麼私密與接近自己的機會。走著走著,接觸了、面對了、擁抱了最底層、最真實、最黑暗的所有的自我…

人說這是一段尋找上帝的朝聖之旅,我倒覺得更像是尋回自我的深度旅程。我是誰?走這麼長的路,無論是動筆動腦動嘴都能有時間讓你拿出勇氣和自己對話,進而悟出部分的自己是誰。

來提下覺得片中很有意思的一段。「聖雅各古道」在法國出發時會有個驛站或休息站的地方,有人會發一本像去看展覽都有的小冊子,並在第一頁蓋上第一個章,之後每次遇上這樣的驛站或休息站也都有工作人員幫你蓋上該站的印章,直到聖地牙哥的大教堂則會蓋上最後一個,只要走完791公里,就會擁有的專屬紀念小物。

哈沛和女記者蕾娜排在某個紀念章領取隊伍中…
哈:都快累死了,為什麼還要來蓋章?
蕾:人嘛~總是盲目跟從,而且用雙腳走那麼遠,總要留個紀念。
哈:有人規定一定得用走的才能蓋嗎?(哈沛那段是搭巴士過去的)
蕾:那你沒資格來蓋這個章!
哈:那妳是怎麼來的?
蕾:計程車…

對話就大概啦~實在記不得…有趣的是這是兩個作弊的傢伙在對話,作賊的喊抓賊覺得對方怎麼有資格來排蓋章?可是搭小黃和搭巴士都不是靠11號走來的啊~但也沒人說一定就得徒步朝聖才能取得一個個印章,就算有人都是坐車到的又怎樣?在終點,大家都得躺下,所以怎樣到站並不重要。

曾有人說:「行走這條路的人,每天並沒有特定的落腳點。不管你是累了,受傷了,還是愛上某一座村鎮或某個人,都可以停步。」電影中幾個主角都有呼應這段話的橋段,就和人生一樣,要怎樣過日子、怎麼選擇目標和止步點,其實都是自己怎麼想、怎麼決定。想要達到最初的目的,就得付出相對的代價,倘若有天你決定放下,在那刻你確實是前功盡棄,可不代表真的徒勞無功…能在黑暗中摸索,面對黑暗,就已經更認識自己是誰了,而認回你是誰?是一輩子的功課。

一條路走不到終點沒有關係,總有千千萬萬條路能到,而每條路上都只有一個問題:你是誰?

幽默有趣又帶有人性、神性的一部片,《我出去一下》在出走前往挑戰的路上,或許就能在異想不到的轉角遇見戰友、重獲熱情、找回自己,發現…我是誰

 

p.s. 其實晚上是為了試49101的新耳機,挑了部片來看,我只能說…很厲害!左右聲道的分別、細微的背景蟲嗚鳥叫和有點環繞的感覺都聽的出來,第一次感到耳機的品質真的有差,而且戴好久還不覺得耳朵會痛,推。

恐怖的line群

lineg

圖說:一個有著一堆馬賽克line群組的圖片,左上角有個紅框裡面寫著:群組(31)

「找不到…怎麼找不到呢?那個是…叫什麼名字來的?」碎念聲從旁邊的中年男子傳來,只見他頭低低的十分認真,食指不斷在5吋上下的螢幕上滑動,好像手機裡也有黃金屋還是祖先留下的遺產收據,挖不出來他就要從狂奔中的捷運跳窗而出的感覺。

視線掃過他的手機,是熟悉的綠色框框,上下移動的視窗一直在尋找命中註定的那個他…我實在疑惑,難道對方不曉得有個放大鏡能搜索嗎?可打開自己的手機,同樣為越來越多的line群苦惱…

即便大家都覺得這軟體好方便,隨時要聊個天、發貼圖、視訊還是玩遊戲樣樣都行!簡直媲美無所不能的哆啦A夢~我想再過幾年或許它真的會幫你煮飯、陪你逛街、順帶幫你洗好澡也說不定…更重要的是,它免費!所以令人欲罷不能。

可是它不好管理…無法排列、重組或堆疊。所以今天要舉辦活動就有個為xx的群組、隔天參加活動…那大家要不要組個line群、後天幾個朋友喬大餐要去那吃…來來來開個line大家來表決一下...然後就有無限的line群地獄在自己的line裡頭…它名單不能組成群組就算了,line群一樣不能整理啊!而且刷訊息一下子就被淹沒,當大家都一句句丟上去,半天沒看就爆開成幾十到百的未讀訊息,然後不曉得該怎麼看,看完想回又覺得話題都過了…只好拼命被制約的狂看或乾脆放下。

現在到那裡似乎都能看見低頭見樂事族群出沒,好像周遭都沒有事情能吸引他們的注意…螞蟻般攻占一處一地,他們不會危害你,頂多就是擋路、停滯、手指細部動作十分靈活,根本東方不敗再世。看著這些人不斷湧現,令人非常肯定再十幾年後最熱門的職業一定非復健或推拿師不可…或捷運上的新設備就是一座座吊脖子的復健器之類…讓人邊滑邊吊邊把頸椎再喬正回來。

不可否認它是個非常便利的通訊軟體,可一直爆炸的群組真的讓我很受不了啊~求高手開解,或徵求無敵line群實用手冊,大家有厲害的管理法嗎?

一日神棍

%e7%b4%a2%e5%bc%95

圖說:一個紫色布袋上有一疊散開的牌

每個坐在桌前的朋友,都有自己的難題,期望透過神秘的牌得到解答。可惜的是,我只能給個方向。

漁人碼頭的廣場前,今天有著一座座臨時搭起的棚子,是個慈善園遊會的場合,D7的棚子叫《借問一下》,一個長方形牌子橫掛在棚上,沒有額外的說明,很容易就以為是詢問服務台。

我坐在棚下,面前是一張簡易木桌,桌上放著一塊紫色麂皮帶著金邊的布,再上面是一付塔羅牌。桌子左邊一個簡單A4折成的三角立牌“借問一下 塔羅占卜 每問40”。任務很簡單,幫有疑惑的朋友解牌並給出意見,然後將收入交給家扶。

義占,第一次幫不認識的路人解牌。

剛開始其實有點尷尬,只能帶著微笑在有人路過時喊聲塔羅占卜,歡迎體驗~一來有點擔心會沒生意,二來也覺得要是生意很差那對找我去的朋友感到很抱歉…再來,面對陌生人要解牌還是有些擔心要是解不好怎麼辦?

結果出乎意料的還不賴~

微笑的面對每個來去的路人,友善是打開互動的第一扇門。當有第一位小姐坐下提問後,心裡的石頭就放下一大半,即便是園遊會也有人對塔羅是有興趣的~這份之前的擔憂隨著坐在面前的朋友增加漸漸被消除。也看見有人來回走了好幾趟,最後似乎是觀察夠了,決定排在人後來提問。也有人是之前算過的朋友介紹來的友人,透過一點點的口碑,有人被另一位拉來或再找好奇的人前來聽人“工夠”…

比較有意思的是,在解牌的過程會有路人好奇圍觀,想看看前來一直黑白講的胖子究竟解的怎樣?瞬間有點坐熱椅的感受…好險哥有在大場講桌遊的經歷,完全也不太在意圍觀人群的視線,反而有點在意面前正在聽解的朋友,有不認識的人在一旁聽自己的東西,不知作何感想…不過感覺今天的朋友都非常大方,所以不大有這問題~

本日心得:

  1. 保持風格:無論面對的是一位朋友還是一大群人在探頭探腦,自己的風格和解牌的節奏要穩住,這樣才不會有差別出現。
  2. 適當留白:有時解牌或形容事件時,看見對方點頭或有要副議的話,不妨就讓對方多說,其實來到面前的人多少都有些話想說。
  3. 直接間接:在解牌看見不好的牌或有不好的組合出現時,是要直接點破或繞個圈做個提醒都是解牌者能選擇的,有時多留點空間是藝術,而不得不點醒,則是抉擇。
  4. 信任祝福:從坐下開始,就會有些著天來釐清問題並使之具象化,這樣之後解牌才能切中問題。真的很感謝面前的朋友能給出這種信任。結束時給上一句短短的祝福,是我認為可以做到又非常需要做的一件事。

今天一個下午大概解了3、40題…其實我從沒那麼密集地在幫人解牌,這次可謂火力全開啊~感恩所有願意坐下的朋友,給我機會去聽見或碰觸一個故事,能透過塔羅為媒介給出一點淺見,是種不容易的緣份。而之前累積下的點滴,讓我坐在桌前也能依舊自在,真是有趣的經驗~倒是…真的得去學學發聲的方式了,每次一直講都燒聲也好累。

人人平等?個鬼!-捷運搭車篇

equalworkforceig

圖說:中間5位不同顏色的卡通人形,左邊數來1、3、5是橘、紅、藍的男人、2、4是黃、綠的女人,最左和右則是1綠1橘坐輪椅的朋友。

試想一個情境…在捷運的等候月台,有一群穿著制服背心,手上拿著指揮棒或鞭子在前面。

「這邊這邊,男學生第一車廂;直走直走,女上班族右邊第二節哦;來來來,老人家正中間,對~這裡直接來最前面沒錯;那個穿運動服的,去左邊最前面一節,對就是最前面,旁邊女同學要去第四節哦~不對,不能一起,分開分開…」不斷地要求你得坐那一節車廂,而且將人分門別類的歸到一個個門前。

你,高興嗎?


上星期回家遇上超鬼的事……

「去前面去前面~」有個身穿橘色志工服像義交般看見我就不斷大喊對我指揮著。我看了看時間4∶24,平日,該下班的學生還沒那麼快蜂湧而至,就毅然決然地停在中間的位置,反正待會電梯也是在中間,我根本懶的走過去再走回來浪費自己的電。

「去前面啦~現在這時間你不去前面等個3班車上不去的,趕快去趕快去。」盡責的志工在我面前不斷地念著,我說我想要在這邊等等看,然後繼續等在兩位乘客的後面。他看見我不動又一直要我往前,見我停在原地不斷氣噗噗地碎念。

捷運來了,開門,幾個乘客下車。那志工就一面要我趕快往前,一面說著裡面讓一下,可空間真的滿大,我喊了幾句不好意思借過一下哦~輕鬆進了人不多的車廂。然後聽見他在門口碎念著…

「早叫他去最前面等不要,也不來門前,差點上不去怎麼辦…」

我一把火整個燒了起來,難道我沒有選擇在那節車廂上車的權利嗎?還是有什麼法律規定輪椅使用者非得要在最前頭的車廂搭車?

隔天因為也在同個地方上課,下課後擔誤了些時間,到站已經5點多…「去前面去前面~」又是同一位志工、又是同一句說詞、又是同樣高的頻率和語調。路過他身旁我停下來,和他說“我知道在那個時間應該在那裡坐車,能不能請你不要一直唸!”

因為人多又遇上有輪椅在裡頭,我多等了兩班車,卻也沒看見這立志工想來詢問或協助,而有推娃娃車的媽媽他也只是指了指後面,並沒有向前協助,我實在不曉得志工培訓守則裡是只有要協助輪椅使用者這事嗎?還打著【為你好】的大旗幟不管乘客意願是那招?

搭乘捷運,每個乘客都該有選擇要在那一節、那一個門上下車的自由,志工可以協助引導,卻不能影響其選擇權,更不能一直、強烈、非去不可的姿態建議乘客去那搭車,何況還是在車廂其實並沒有比較大的文湖線…

很多時候,我們都被要求得要做到和“大家”一樣的平等,但當我們只是在行使最基本的權利,和所有人一樣坐捷運、坐公車、坐火車時,就會有人打著為你好的理由,限制自由、限制選擇、限制什麼時候來比較好、或現在人很多你還是去…等等的相關“建議”,則讓人覺得白眼不曉得該翻到那座山去。

因為這些建議、好意、善意的背後,並不是以行動不便者的角度出發,而是從健立人的思維去建議,他不是為你好,是想減少可能的麻煩,即便大多時候這麻煩都是他們自己想像出來的…

沒有人想要被貼上標籤、被分門別類、尤其是在這些分的人根本完全不認識、不了解你的況態下…要說平等?先把最基本的尊重還來再說!尊重真的沒那麼難,只要站的角度轉換,或多詢問一句若是對方有需要你再給出建議,那很多不快,根本不會發生。

為我好,就換位一下再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