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

abstract-stage-with-spotlight_z1Gs-sOu_L.jpg

圖說:藍色布幕的上方有幾個圓點亮點,左右各有一盞白光向中間下方打,正中間下面有個圓形的舞台。

每個人都有15分鐘的成名機會!  by安迪沃荷(Andy Warhol)

成名的方式有很多種,在現代這網路飛速的時代,想紅…真的是機會百百種,只是每個人會選擇的方式不盡相同。而有些人或許也並不想紅,只是被趕鴨子上架。

今年起著手把預想的一個架構施行在現實中,雖然之前就有類似的嘗試…可是結果毀譽參半、不確定性之高,有時讓人都有那麼一點點心虛…不過還是沒有阻止我想keep trying的決心!我真是不見黃泉心不死的鬼個性啊~

我相信成名的一個必要前提,是展現自我的舞台。當然我們隨時都能坦露真實的自己,做想做的事情…可是在眾人面前想要自在,那就需要練習、排演、嘗試、還有不斷的挫折去累積你的經驗值。一蹴即成的成名,那是小說和電影裡才會有的情節,身為平凡的我們還是腳踏實地、扎實練兵,不要想有天會有絕世高人忽然傳授你上百年功力然後你就能統一天下來的好…

很慶幸自己有一點點的權利能鋪陳或釋放個空間當作小舞台,讓有意願又有料的夥伴來設計自己的專業、經歷、故事,把生命環節中的每段影片、相簿扣在特定主題上,然後和曾有經驗或還無法碰觸,甚至一輩子都不見得有機會遇上的朋友透過活動、藉由講師,在濃縮的時間裡摸索模糊及想像的主題。而身為帶領、分享的那位,則可以重新細細品味發生在生命長流的某一段或某幾段跳躍的交叉點。

取得連結並賦予新意,然後抬起頭去對認不認識的人介紹一件事,超酷!在整理的過程,勢必會拼出一幅沒想過、想不到、又或重新發現有新亮點的起方。

這是上台前必要的準備。當然準備歸準備,事實可能往往和想像的有所出入或是讓自己遭受另一次挫敗的機會…可沒有這樣的經過,就磨不出未來更亮眼的大師。

期待每個曾停下腳步把時間留給資教的夥伴,都是未來名人堂中的一員。

電梯上(下)樓

conjoined-up-down-arrows_zyHBL88O_L.jpg

圖說:一個上下融合在一起的鍵頭符號。

等電梯…是件我每天都得面對的事,而我也總是搞不懂為什麼有的人會問些很有趣的事?以今天在東門轉車的情況來說…

“叮叮”電梯門緩緩打開,進面是2大1小的2位女士和1個小男孩,2位女士站在左邊,男孩在中間,電梯空間超~大,就在我準備往裡面開時,站後面的女士很緊張的和我說:

「電梯向下哦~是往下哦~」手指幾乎都要指出來或搖手和我講是下哦~不是你不要亂進來哦~

每次遇見這情形(沒錯,我至少遇過不下幾十次…),我腦裡都會浮現很奇怪的疑問…

“我知道電梯要往下啊!不然我幹麻按下?就算今天我只是要進去然後在裡面上上下下搭個幾十趟…有礙到你嗎?”我坐輪椅,不代表我認知能力有問題啊!

真心不曉得這些人要提醒或拒絕是抱著怎樣的心態?究竟是擔心我進錯了?還是怕我進去會輾到他們的腳?還是我看起來身懷某種一起搭電梯就會被傳染的病?

有意思的是…會有這些表現的往往都是直立人,那種推娃娃車、抱小孩、坐輪椅的,看見門外有行動不方便的朋友,第一反應都是嘗試怎樣挪出更多的空間可以讓大家一起上下,而不會“善意”地提醒這次上(下)樓的電梯唷~

台灣缺的真的是行動的人,而不是以自己的角度,以為還在為別人著想的人。

 

重點是…能用百米衝刺趕車的人幹麻硬要擠電梯啊!

禍不單行

bad-news-vs-good-news_MyridBDO.jpg

圖說:一幅白底的拼圖,上面寫著 “Bad News vs. Good News”

今天在大安站轉車,要下一個大大的斜坡時稍微分了心…說時遲,那時快,來不及煞車和偏一下,右手手肘狠狠往又圓又粗又堅硬的銀色扶手撞去!衝擊之大讓右手往後飛到把手旁…還順帶磨擦了2.54秒。

下到平面慢慢動了動手…嗯~可以動,好像沒事,可是彎曲、伸直時會有種卡卡的感覺,隱約還能聽見一丁點細微的聲音。從手肘側邊隱隱傳來一陣陣的抽動感,帶著似有若無的麻,不曉得是不是錯覺…一直盯著手肘會有種好像能看見肌肉不自主跳動或某塊凸起來的感覺。

這時真不曉得沒有感覺究竟是好事還壞事?無法分辨手的狀態到底是小事還大事。

馬路邊,老爸的廂型車閃著黃燈,穿過馬路到車前發現爸還沒打開後掀的車門,卻是怎麼都打不開。老爸用力的程度是連後保險桿都被拉的有點上下晃動…試了好幾次,最後決定自己回家,爸去修車。瞬間領略了…什麼叫禍不單行。

本著衰到底該會有好事發生、上帝關了一扇門,應該會順帶開扇窗讓你涼一下,或是想再多夾爆你的頭一次…路上買了張彩券,有中該就是有開窗,槓龜該就是花錢消災。

禍不單行是吧~都三次總該去去走了吧!

 

 

p.s.脊髓損傷患者,大多因脊髓神經受損,導致受損部位以下感覺及運動神經無法正常傳導,會無法控制肢體、失去感覺或擁有不正常之肢幻覺。

老人會

children-group-happiness-and-togetherness_BY6t-Hpri.jpg

圖說:一群小朋友排排坐在一起,前面有個穿白衣短髮、露齒笑的很開心的女孩,右邊有個皮膚黝黑的男孩雙手比讚。

再見。是個很有意思的詞彙,它往往出現在要分離時,而拆文解字來看它們組起來的涵義…
再,代表再一次;見,代表看見對方。所以再見就是再次見到對方的意思~(廢話!)

可是很多時候這句話後…我們就很久很久很久以後才會見到對方。而在說出“再見”時,我們總覺得不久後就會有機會再見…

不曉得水逆是不是真的很妖壽…今年意外地和很多老朋友有交疊,即便交流時總得先有一托拉庫的苦水得先噴射一陣,可在發洩的同時就覺得…有這些老人在真~好!當然也有不是在吐的,畢竟有人衰就會有人好,可不管是衰還好的,最後都會變成練肖偎…(絕對不是我的問題啊~)

和老人見面總是會有很多笑點。有些是只有彼此知道的曾經,不小心戳中就變的東倒西歪;有些是因為信任感的完備,在對方面前總能表現最自在或最蠢的自己;有些是卸下平時過多的堅強,只想要好好鬼吼鬼叫或盡情胡亂黑白講…好像這樣的模式才是深藏在心裡的小男孩、小女生,有點幼稚、有點真誠、有點釋放的痛快感~而你曉得對面這人絕不會怎樣,可以包容這樣的自己。

老人之所以老,很有趣的一個共通點…是你們都說過再見。形式上的、合作上的、距離上的、關係上的…在說完再見被拉出一段距離後,發現原來和這個人可以很自在耶~尤其是距離拉遠後的那股自在氛圍就像雀躍的拉不拉多,跑上衝下不斷鬆動原本還有點緊、有點矜持、有點想要維持形象或有些好像有著種種原因而成了不能說的秘密…當原本框住的架子被拿掉時,一切就忽然海闊天空,之前建立好的信任讓老人會見時…更真實又不用隱瞞。

我很幸運,有群家人般親密的朋友,我們沒有血緣,卻有家人般的關係、在乎、信任…每次有機會見面都覺得份外珍惜,雖然每次說完再見還是一樣得要很久之後才有再見的可能啦…可就像魯夫說過的:「我根本就不會劍術!而且我也不會航海…更不會做菜!也不會說謊!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助,我根本活不下去! ………我能打倒你!」我也覺得沒有他們,我根本活不下去…而我能做的,除了耍蠢得87分外,還有陪伴和圈子裡就會知道的事。

真心感謝能擁有這群家人…我好愛你、妳,還有裡頭的每個人!

 

你呢?多久沒和很在乎又覺得反正隨時都能聯繫的人聯絡了呢?找個能再說再見的機會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