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

abstract-stage-with-spotlight_z1Gs-sOu_L.jpg

圖說:藍色布幕的上方有幾個圓點亮點,左右各有一盞白光向中間下方打,正中間下面有個圓形的舞台。

每個人都有15分鐘的成名機會!  by安迪沃荷(Andy Warhol)

成名的方式有很多種,在現代這網路飛速的時代,想紅…真的是機會百百種,只是每個人會選擇的方式不盡相同。而有些人或許也並不想紅,只是被趕鴨子上架。

今年起著手把預想的一個架構施行在現實中,雖然之前就有類似的嘗試…可是結果毀譽參半、不確定性之高,有時讓人都有那麼一點點心虛…不過還是沒有阻止我想keep trying的決心!我真是不見黃泉心不死的鬼個性啊~

我相信成名的一個必要前提,是展現自我的舞台。當然我們隨時都能坦露真實的自己,做想做的事情…可是在眾人面前想要自在,那就需要練習、排演、嘗試、還有不斷的挫折去累積你的經驗值。一蹴即成的成名,那是小說和電影裡才會有的情節,身為平凡的我們還是腳踏實地、扎實練兵,不要想有天會有絕世高人忽然傳授你上百年功力然後你就能統一天下來的好…

很慶幸自己有一點點的權利能鋪陳或釋放個空間當作小舞台,讓有意願又有料的夥伴來設計自己的專業、經歷、故事,把生命環節中的每段影片、相簿扣在特定主題上,然後和曾有經驗或還無法碰觸,甚至一輩子都不見得有機會遇上的朋友透過活動、藉由講師,在濃縮的時間裡摸索模糊及想像的主題。而身為帶領、分享的那位,則可以重新細細品味發生在生命長流的某一段或某幾段跳躍的交叉點。

取得連結並賦予新意,然後抬起頭去對認不認識的人介紹一件事,超酷!在整理的過程,勢必會拼出一幅沒想過、想不到、又或重新發現有新亮點的起方。

這是上台前必要的準備。當然準備歸準備,事實可能往往和想像的有所出入或是讓自己遭受另一次挫敗的機會…可沒有這樣的經過,就磨不出未來更亮眼的大師。

期待每個曾停下腳步把時間留給資教的夥伴,都是未來名人堂中的一員。

電梯上(下)樓

conjoined-up-down-arrows_zyHBL88O_L.jpg

圖說:一個上下融合在一起的鍵頭符號。

等電梯…是件我每天都得面對的事,而我也總是搞不懂為什麼有的人會問些很有趣的事?以今天在東門轉車的情況來說…

“叮叮”電梯門緩緩打開,進面是2大1小的2位女士和1個小男孩,2位女士站在左邊,男孩在中間,電梯空間超~大,就在我準備往裡面開時,站後面的女士很緊張的和我說:

「電梯向下哦~是往下哦~」手指幾乎都要指出來或搖手和我講是下哦~不是你不要亂進來哦~

每次遇見這情形(沒錯,我至少遇過不下幾十次…),我腦裡都會浮現很奇怪的疑問…

“我知道電梯要往下啊!不然我幹麻按下?就算今天我只是要進去然後在裡面上上下下搭個幾十趟…有礙到你嗎?”我坐輪椅,不代表我認知能力有問題啊!

真心不曉得這些人要提醒或拒絕是抱著怎樣的心態?究竟是擔心我進錯了?還是怕我進去會輾到他們的腳?還是我看起來身懷某種一起搭電梯就會被傳染的病?

有意思的是…會有這些表現的往往都是直立人,那種推娃娃車、抱小孩、坐輪椅的,看見門外有行動不方便的朋友,第一反應都是嘗試怎樣挪出更多的空間可以讓大家一起上下,而不會“善意”地提醒這次上(下)樓的電梯唷~

台灣缺的真的是行動的人,而不是以自己的角度,以為還在為別人著想的人。

 

重點是…能用百米衝刺趕車的人幹麻硬要擠電梯啊!

禍不單行

bad-news-vs-good-news_MyridBDO.jpg

圖說:一幅白底的拼圖,上面寫著 “Bad News vs. Good News”

今天在大安站轉車,要下一個大大的斜坡時稍微分了心…說時遲,那時快,來不及煞車和偏一下,右手手肘狠狠往又圓又粗又堅硬的銀色扶手撞去!衝擊之大讓右手往後飛到把手旁…還順帶磨擦了2.54秒。

下到平面慢慢動了動手…嗯~可以動,好像沒事,可是彎曲、伸直時會有種卡卡的感覺,隱約還能聽見一丁點細微的聲音。從手肘側邊隱隱傳來一陣陣的抽動感,帶著似有若無的麻,不曉得是不是錯覺…一直盯著手肘會有種好像能看見肌肉不自主跳動或某塊凸起來的感覺。

這時真不曉得沒有感覺究竟是好事還壞事?無法分辨手的狀態到底是小事還大事。

馬路邊,老爸的廂型車閃著黃燈,穿過馬路到車前發現爸還沒打開後掀的車門,卻是怎麼都打不開。老爸用力的程度是連後保險桿都被拉的有點上下晃動…試了好幾次,最後決定自己回家,爸去修車。瞬間領略了…什麼叫禍不單行。

本著衰到底該會有好事發生、上帝關了一扇門,應該會順帶開扇窗讓你涼一下,或是想再多夾爆你的頭一次…路上買了張彩券,有中該就是有開窗,槓龜該就是花錢消災。

禍不單行是吧~都三次總該去去走了吧!

 

 

p.s.脊髓損傷患者,大多因脊髓神經受損,導致受損部位以下感覺及運動神經無法正常傳導,會無法控制肢體、失去感覺或擁有不正常之肢幻覺。

老人會

children-group-happiness-and-togetherness_BY6t-Hpri.jpg

圖說:一群小朋友排排坐在一起,前面有個穿白衣短髮、露齒笑的很開心的女孩,右邊有個皮膚黝黑的男孩雙手比讚。

再見。是個很有意思的詞彙,它往往出現在要分離時,而拆文解字來看它們組起來的涵義…
再,代表再一次;見,代表看見對方。所以再見就是再次見到對方的意思~(廢話!)

可是很多時候這句話後…我們就很久很久很久以後才會見到對方。而在說出“再見”時,我們總覺得不久後就會有機會再見…

不曉得水逆是不是真的很妖壽…今年意外地和很多老朋友有交疊,即便交流時總得先有一托拉庫的苦水得先噴射一陣,可在發洩的同時就覺得…有這些老人在真~好!當然也有不是在吐的,畢竟有人衰就會有人好,可不管是衰還好的,最後都會變成練肖偎…(絕對不是我的問題啊~)

和老人見面總是會有很多笑點。有些是只有彼此知道的曾經,不小心戳中就變的東倒西歪;有些是因為信任感的完備,在對方面前總能表現最自在或最蠢的自己;有些是卸下平時過多的堅強,只想要好好鬼吼鬼叫或盡情胡亂黑白講…好像這樣的模式才是深藏在心裡的小男孩、小女生,有點幼稚、有點真誠、有點釋放的痛快感~而你曉得對面這人絕不會怎樣,可以包容這樣的自己。

老人之所以老,很有趣的一個共通點…是你們都說過再見。形式上的、合作上的、距離上的、關係上的…在說完再見被拉出一段距離後,發現原來和這個人可以很自在耶~尤其是距離拉遠後的那股自在氛圍就像雀躍的拉不拉多,跑上衝下不斷鬆動原本還有點緊、有點矜持、有點想要維持形象或有些好像有著種種原因而成了不能說的秘密…當原本框住的架子被拿掉時,一切就忽然海闊天空,之前建立好的信任讓老人會見時…更真實又不用隱瞞。

我很幸運,有群家人般親密的朋友,我們沒有血緣,卻有家人般的關係、在乎、信任…每次有機會見面都覺得份外珍惜,雖然每次說完再見還是一樣得要很久之後才有再見的可能啦…可就像魯夫說過的:「我根本就不會劍術!而且我也不會航海…更不會做菜!也不會說謊!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助,我根本活不下去! ………我能打倒你!」我也覺得沒有他們,我根本活不下去…而我能做的,除了耍蠢得87分外,還有陪伴和圈子裡就會知道的事。

真心感謝能擁有這群家人…我好愛你、妳,還有裡頭的每個人!

 

你呢?多久沒和很在乎又覺得反正隨時都能聯繫的人聯絡了呢?找個能再說再見的機會唄~

驕傲

14732370_1477880932229038_2770406133304707874_n

圖說:3位穿著休閒的女生,左右兩位各比了ya的手勢,可為了保護當事人臉部都上了馬賽克。

隨著年紀到了,就慢慢會有一些少年痴呆…不是!我沒有少年痴呆~那是我……呃~沒事。

即便我總是每天在罵學生、總覺得這個不夠、那個不好、不是講大家笨就是要人滾!去呷賽…不過看見任何一個有一點成就或表現,我都覺得超驕傲!

上面照片裡的三個女生是分屬不同屆的學姐妹,在各自畢業幾年後因為同件事再相聚…“即時打字”這門專業讓她們結緣,之後更有了不同發展。看見照片除了驚訝!立馬想到她們是社工、講師和使用者三位一體的宣廣模式,對於聽打新手培訓來說是個不可多得的好時機,有前輩、有使用者而且都是身經百戰的學姐。更重要的是……

她們都已經是講師、分享者和推廣的主責人啦!有股以她們為榮的感動在心裡浮現…

記得在學校時我們都說,聽打員與聽障生間除了是協助的夥伴關係,更能自由的發展出各自的交情。生命交疊的有趣之處正是在接觸的同時激發出的火花,透過劈哩叭啦吵死人的鍵盤敲擊聲,聽障生擁抱全新的上課體驗,聽打員見識生命的無限可能。在排除障礙的路上她們口徑一致,在專業和成長的途中見證彼此越來越強的歷程。

在應徵時,誰能想到幾年後,有聽打員依舊站穩在聽打的路上,無論是全職還是兼職的,那雙快手仍為了聽障的朋友飛舞著。又有誰想的到聽障生能站在台上侃侃而談自己的生命和使用的經驗與聽打對她們的意義。可是我們這邊出了不止一位的聽障與聽打員在做這些推廣,真是讓我覺得…自己帶的真好~不是~是這些畢業生都超強、超厲害的啦!

在學校服務其實是個非常感傷的工作…每4年就得送走一批學生,無論是常來或不常來的、混的熟還是混不熟的、交情深或交集少的…時候到了,就算有的是5年、6年、7年的,照樣得帶著祝福揮揮手把他們送出校園。期待在人生中短短的幾年時光,我們帶給大家的,除了系上交付的學識、分數外,還有更多回憶、經驗、技能、歡笑、有的沒的…可以成為大家出社會的養份、能量、資源,看見自己不同於剛進大學時的愚…青澀模樣~

無論畢業後成長到什麼程度,看到有人漸漸嶄露頭角,在小小的角落有著自己的興趣、專業、或一小片天空。我都覺得很驕傲,因為大家都亂強一把!只要相信自己的能耐、跟著我們鬼混,總能發現自己超強的那一面~

 

書寫之於我…

DM_03242016_0143.jpg

圖說:一個金髮的年輕女生,拿著筆和筆記本正在寫東西,後面是一大片玻璃窗戶。

寫作練習不但要你注意腳的動向,還得注意心的動向。而且不只如此,它還會使你專注於你的心,開始信任它、了解它。這是很棒的事,也是創作的基礎。 by娜妲莉.高柏《狂野寫作》

書寫,對我而言是個具有療癒和抒發的工具。透過文字浮現在螢幕上頭,心中雜亂的資訊與想法能被匯集成段,書寫的過程就是個漏斗,飾出我想表達的念頭和故事,然後放在一則則記事裡。

這陣子有人和我聊起部落格這事,大多的朋友都覺得自己不可能或做不來…說文筆不好、架構不行、寫了也沒人會看、加上應該也寫不出好的文章來…關於要不要寫部落格這事,我覺得于為暢老師非常精闢地寫了三大理由加番外篇,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連結去往下滑一下。(可是也沒有一定要開部落格,不開並不會死。)

可我要提的疑問是…什麼叫做好的文章?

難道國高中老師逼你練筆寫的作文上面的分數就代表你寫的好壞嗎?還是你寫出來的東西會覺得連自己都不滿意,於是就把它揉成廢紙丟了?套句娜妲莉.高柏在《心靈寫作》還是《狂野寫作》裡提到寫作原則裡最讓人痛快的一點:你有寫出全國最爛文章的自由!所以根本沒有好壞的區別啊~這是你的創作,輪不到任何人對你品頭論足。

所以每篇手稿、草稿、未完成、甚至虛無飄渺不知神遊到那個幻境的文章都是非常寶貴的!說不定有天發生了什麼事或看見某個片段,就意外地讓你把前後段給串接起來!重要的是留下屬於你的書寫痕跡…不然那天有天外飛來一筆,你也無從接住,因為前面沒留下能讓你抓出的尾巴。

當然,書寫到一個層次是非常私密的…有時不知不覺就進入心靈荒漠,文思透過身體從心底深處狂暴湧現,讓你措手不及,又不願放下這難得的機會,於是只得被迫面對暗處吹來的風,自己留在無人扶助的平原忍受一陣一陣的溫度…有時停下筆,早已淚流滿面。重新讀起肆意散發的文句,才發現原來深藏在體內的能量竟是如此強大。釋放了,有部分的自己就被療癒,像張熟悉的拼圖又多一塊更清晰的畫面。

這裡…實在感謝我書寫的夥伴,讓我曉得在那裡頭的自己有多麼真實。能有個信任的對象接下自己的故事,真的是種幸運。即便有很多因素所以也沒有要達到娜妲莉.高柏書裡提到,書寫、讀給對方聽的部分,可是在產出與接收的部分,真的讓人感到十分溫暖。

這陣子也聽到幾個朋友說,我寫的每篇廢文都會有人好好的看唷~這部分真是太令我感動了…書寫之於我是種整理,對於看的朋友們,就是接收然後轉譯成屬於自己的東西,還有人看,就是對整理的我很大的支持,因為每個觀看的朋友,都在見證我成為更完整的自己。

今晚的廢話就說到這了,那屬於你的那個部分呢?期待看見不同的你的故事~

 

不要再想了!寫,就對了!

還我參與的權利

coin-wall-of-stair-shape_fkGPwjC_.jpg

圖說:6疊不同高低的錢幣堆,從最低的3枚、6枚、10枚…越疊越高。

這是一個即便有能力消費,都有人會把你推的遠遠的環境…我指的不是因為你是從澳洲來的客人,而是有人總有滿滿的理由,理直氣壯的拒絕!

我記得…小時候想要去吃個我家牛排,往往得從兩星期前開始準備。那個有著大大白底紅字,還有一隻混身通紅可愛小牛的招牌,在那個年代根本就是高級餐廳的象徵!雖然它就在幾個轉彎的巷口,每天下課路過都能聞到濃濃的牛排香氣,有時還能聽見肉排剛上黑色鐵盤趴滋趴滋的聲音,然後腦裡浮現油脂從肉排和鐵板間劈哩啪啦四處亂竄的畫面。口水咕嚕的吞下…繼續期待可以踏進店門的下一次。

要做的準備不是要穿正式的服裝或上什麼西餐禮儀課,而是要好好分配自己那星期的餐費…對一個運動量超大又處於成長期的學生來說,每天100塊要過三餐,平均一餐只能有33塊,但我習慣的雙主食早餐就要6、70…剩的兩餐不是省吃儉用,就是和別人搶食。要吃一客將近200到300的我家牛排…不省超過兩星期根本不可能。那時候的自己,為了犒賞、紀念或慶祝往往可以發瘋似的節省,過著木乃伊或老兵的生活…可是進到那扇門,服務生就會堆滿笑容為你端上有著銀色蓋子的排餐,然後貼心地提醒你小心會噴,當你拿好餐巾紙擋住自己時才會掀開那滋滋作響的美味。

時至今日,我遇上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困境…

尋找合適的地點變成新課題!谷哥地圖加部落客推薦是強大的利器,首要目標看的不是好不好吃…是門口有沒有階梯?其次則是眾多朋友的經驗法則、口耳相傳…因為有再滿、再深的口袋,只要店家門口有個一階!那可能就得和它說聲撒唷娜啦~因為無障礙設施不合格…可是呢,業者就會跳出來告訴你,那是因為中央法規臨時改變!所以我們才會不合格的。我們其實很用心,可是因為這個、因為那個、因為種種種種因素所以我們改不了無障礙,現在要判違法根本要人命!新聞參考。

可是法規真的是突然改變就頒發了嗎?根據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編第十章無障礙建築物」中規定超過300平方公尺以上的商業場所就得完成無障礙相關規範。而該法是101年10月1日公告,並於102年1月1日起開始實行,而現在是105年…所以中間的3年多取得執照的新場所或有更動內部裝潢的舊場所,究竟是法規逼迫他們?還是他們自己違規在先?而又是那些單位發放執照給那些場所的呢?

我想要說,很多觀念的確在早期或初入相關領域時是可能不清楚、不知道、不曉得的,所以場所的負責人需要去查清楚目前最新的規定為何,並將現有的規定納入設計之中,這樣才不會有之後還得多花錢重改、覺得別人針對他的疑慮。可是今天若是連主責單位都對既有的法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是不是太過了點?這種動機盲點讓主責單位對不對的事視而不見,甚至為違規方盡力護航…

就像現在依舊在爭執的兩廳院大改建關於無障礙席次的議題,政府找來的專家、學者也會針對席次改變、票價損失去反對做無障礙席次的發言…可是做無障礙席真的就會影響票價收益嗎?無障礙席只能將座椅拆掉變成一格格的停車格嗎?其實並沒有啊!無障礙席也可以是有變動、有彈性在的!(文藝復興,障礙平權幾時行?小蝦米,要的很多嗎?)所以根本的問題在於主事者有沒有這觀念要去改善,而不是將這些額外成本通通歸在最弱勢的身障者身上。

參與活動的權利,是身為人最基本的參與權,而無障礙環境則是參與其中最基礎的建設之一,若是無障礙可以落實,那參與才有可能,其他層面才有討論的空間,不然就是一種狠狠拒絕還理直氣壯的藉口而己。

很多時候,身障者都被要求要體諒別人、被要求要陽光積極正向、被要求要溫良恭儉讓、要珍惜已有的不該多奢求其他更多的權利…但這些要求究竟是為誰好?還是有利就好?

而什麼時候由得大眾來體諒身障者的不便或負擔?現在在爭取的,不過是原本就該落實、法律也早已明訂的基本權而己,不要額外的要求!我們要求的,只是落實正確的觀念,讓彼此降低先有就好、不行再改的浪費行為。

平權,就是人人可及,不是特權、不用特例、這麼簡單的概念。

時刻

decorative-lights_m1LQq-.jpg

圖說:模糊的背景裡,有許多一圈一圈的黃色亮點,有清晰、有模糊的。

我們每天,大約經歷20,000個「時刻」。  from《你的桶子有多滿?》

在一個上課的場合,許多學生都坐在台下,一個個邊點頭、邊做筆記,彷彿漏了那一句、那一段、那個key word就真的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於是大家匆匆忙忙地趕著抄、急著寫、點頭如搗蒜在做抄經的功課…阿彌陀佛~

這時,一位坐姿極不正常,頭枕在椅背、四肢癱軟、披著一條毛巾、整個人都快從輪椅上摔出去的人被緩緩推入場。鴉雀無聲…全場盯著這頭微禿、不發一語、看著天花板,偶爾發出一兩聲類似哭泣又或痛苦無力呻吟的哀嗚。1分鐘、2分鐘、3分鐘…在大家開始要騷亂不安之際,輪椅上的講師一個帥氣轉身,用黃金一點加微笑說起怎樣自信登台、如何篩選資訊、搭配說文解字與實際操練,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當下有種…對!原來這樣啊~一瞬清明的感受。就像一盆清水從頭一洩而下,醍醐灌頂描繪的狀態應該就像這樣,腦裡有無數小燈泡同時亮起,原本模糊不清的思維,順著這些亮點順暢了,或許還不能即刻用上、融會貫通,可是你心裡很清楚有什麼東西在發酵著,等待你的吸收,然後長出屬於自己的一株植物,大小各異、色彩不同。

這些亮起的燈泡,我覺得就是每天正在經歷的「時刻」!

這些時刻有大有小、有好有壞、有波瀾壯碩、有平穩如河,重要的時刻不會突然跳出來和你說:surprise!而悄悄溜走的也不會提醒你它正在和你躲貓貓…每天2萬個「時刻」,都在培養你累積自己的能量,當我們越能覺察這些能量,所能汲取的部分就越豐厚。時刻的堆疊,在最後總會有臨門一腳的重要時刻,這些累加而成的亮點,就會成為核心

inside-out8.png

圖說:電影《腦筋急轉彎》裡,樂樂盯著3顆快樂的核心記憶。

有些人認為重要的臨門一腳很重要、有的人覺得每件事其來有自的背後很重要。我認為…都重要!沒有前面的累加就不可能有後面出現臨門一腳的時機。

但更重要的是…讓你覺察或引導你發現每個時刻的那盞明燈、那位引路人。是他幫你梳理出明確的條理或為你按下點亮燈泡的開關。

從去年年底到現在,我的開關被點亮過許多次…而最開端的,就是《說出生命力講演比賽》,讓我見識很多很棒、很厲害的講師與故事述說者,現在它要舉辦第二屆囉~想體驗點亮瞬間的朋友請點連結

14581427_537055883156679_6386058794525371228_n

圖說:第二屆說出生命力比賽海報。

要是覺得高雄實在太遠…共好讀書會 第十八期《你的桶子有多滿?》,應該也會讓你有眼前為之一亮的感受唷!

推薦大家~都是讓我成長許多的地方。

拍一下

human-hand-front-pic.jpg

圖說:一截皮膚黝黑的手掌,5指張開。

 

為保護當事人,以下皆以英文代號互稱。

“ㄟㄟ,D幫W拍一下她的左後後輪~”

只能D非常認份的趴到地上,仔細研究W的後輪,然後“啪啪”的兩聲…

D抬頭問我:“老大~是這樣拍嗎?”又用手拍了W的後輪兩下。

“我是要你拿手機幫W拍她的輪胎~胎紋都要磨平了…很危險…不是用手拍她的輪胎!!”

我整個傻眼、崩潰後笑倒…

我們的學生真的太可愛了啦~~

你今天覺察了嗎?-活動心得

20161004 共好讀書會_覺察力_9421.jpg

圖說:共好讀書會第十七期《覺察力》活動合照,9位成員拿著《覺察力》的書和共好讀書會的旗幟合拍

 

你是常常專注在事情當中?還是能跳出當下覺察事物的那個人?

每月一書的“共好讀書會”來到今年的第9本《覺察力》,要來好好覺察一下生活中被不知不覺忽略或刻意忽略的事物。

今晚前半段的時間我們達哥教了大家如何自製徽章,省略前期設計的步驟,從輸出好的紙張成為完成品的徽章,原來只要“切、放、撫、壓、推、壓”6個步驟就完成了!十分神奇又不可思議。而且從平面的圖形,加了薄薄的一層膜,再壓製到徽章上…質感一整個三級跳的躍升!超級驚人又簡單。

20161004 共好讀書會_覺察力_5703.jpg

圖說:三位成員正在自製徵章,一位壓住機器底座,一位準備撫平薄膜,一位在旁技術指導。桌面上還有沒切割完的A4圖紙和切割器。

自己的徽章自己做,超酷!

今晚有點小狀況,投影機和電腦不來電…以致拖了一些時間在處理線材和連接的問題,辛苦我們好夥伴ivy一直來回奔跑去處理線材,讓我們最後有辦法成功投影。下次…我們絕對會更有經驗讓水果或非水果的電腦和這台投影機連上線!

這次導讀人fiona用了截然不同的方式,撤掉桌子,大家圍圈,情境改變,大家的感受就隨之改變。少了桌子有形的隔閤,覺得這次的座位安排很有巧思,在輕鬆中有種更靠近彼此的感受。而stacy的引言從引言就開始cue大家來分享,很有趣,也讓這樣的座位發揮最大的效果。

fiona的投影片很讓我驚豔!變型版的大字流嗎 ?簡單的黑白兩色從頭一貫到尾,搭配簡單的圖片去點綴,沒有大量的色彩卻很有聚焦和極簡風的風格,覺得很喜歡。而且一開始就拿出前一晚預告的鈔票…太誘人了!發出鈔票的瞬間和領到的感覺真好,讓人很想再多投入,拿好一整把當扇子來搧,當一當好野人的幻想。

影片、討論、上台、分享的穿插也讓整個活動很緊湊,互相評分的機制更突顯出我們共好的大方和讚賞彼此的優點,完全沒在客氣,而且還很有哏的放入意義給予對方。這才是共好,是大家一起前進的原動力。

今晚數點感受:

  1. 進步:共好們的進步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有目共睹的過程。今年我、ivy、fiona都導讀了2本書(達哥好像也是?),第1本和第2本的豐富度,安排感、投影片都完全不同,大家都用自己的角度和方式完成讀一本書、帶領導讀的大任。拍手!(小心虛,覺得自己第2本沒導好…)
  2. 融入:進步的背後同時看見大家不斷在吸收和融入新的元素。像今晚在發錢、分組、討論上,都覺得上次我從越翔、培祐老師那偷來的引導技巧有被安插其中。我們某下午的小小聚會感覺有產生作用,真心感恩今年遇上好多貴人,讓我們都可以更好!
  3. 突破:共好讀書會從每月讀一本書開始,後來carrie在前一小時帶入《共好小聚》的概念,讓每月一本書有更多的突破。這幾次核心小組找了不同元素進來,桌遊、旅遊英文、書籍、徽章製做…依舊不離每月一讀的原意,卻讓舞台的可能性變的更大。
  4. 安心:共好間其實不止是導讀人有在進步、成長,每位共好的前進都有所不同,可大家有共同的目標和信任為前提的凝聚,讓人感到溫暖。而星期二的晚上,上完整天班還要殺來參與讀書會的動力,即便晚到也一定要到的決心,是種有共好真好的感覺。其中雄哥總是熱心協助前置和後面的討論,過程中也以幽默的方式和大家互動,有回饋與想法也會擔任跳出來點醒的角色,有這樣爸爸的角色在共好裡令人安心。

覺得今年能加入共好真的是很幸運又幸福的一件事,有很大的進步,也覺察到自己能量的不同,很喜歡共好。今年還有3本,期待接下來導讀人的帶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