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準…是什麼?

t01ff09fd883a6e0d29.png

圖說:井字遊戲上,有5個O,4個X,3個O從左上到右下連成一線

在學校待了好多年,每年都會有家長或學生問相同的問題:「高中時考試只要40分就能過,那大學呢?」

其實我不是很懂為什麼在高中前會有這條不成文規定,可是好像每間學校都有相同的一條潛規則…若是身心障礙學生的表現不如預期,那就放低標準,40分就讓他過關吧。(而且40分是怎麼訂出來的?)

我不曉得其他弱勢學生不是也有一樣的標準,可是針對身心障礙學生放寬的部分,我一直都百思不得其解。記得在我考大學的年代,的確有身心障礙推薦甄試的管道(就是所有競爭者都為身心障礙學生,相對競爭人數減少,可是各校各科系開缺的名額和障別是由各校自訂。雖然競爭者減少,但選擇相對也被限縮。),可是當時若不選擇身障推甄,那大學聯招的部分是沒有任何加分的。可以申請配套的考場措施(如電腦應答、特殊考場…),可是沒有特別加分的部分。

記得弱勢學生的分類裡包括:原住民、港澳生、蒙藏生、派外人員子女、退伍軍人等…(後兩項我實在很疑惑為什麼能列入啊!!!)可是捫心自問,現在在台灣的環境中,原住民真的都還住山上嗎?港澳生、蒙藏生是從那個時期來台灣求學的?從小就在台灣的話,他們有學習上的困難嗎?那為什麼裡面沒有偏鄉地區的學生?偏鄉才是台灣最缺乏學習資源的一群,卻沒有任何的配套。以我一個高中原住民的同學為例,他家就在中和,從小就在,除了皮膚比較黝黑會被我們開玩笑外,他和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沒差異啊!那為什麼他能加分?

所以重要的不該是怎樣加分,而是該怎麼協助這些弱勢學生能獲得充分且平等的學習權益啊!加分只是最簡單的行事方式而己…

回到身心障礙學生這塊,我知道再怎樣協助,在起跑線上有些學生的確會比其他學生更落後一截。聽障的學生資訊接收就是不對等、視障學生數學與文字的正確度就是需要更多的努力、肢障學生就是有無障礙環境、廁所,書寫速度或表達上的困難、學障/情障的學生就是有其無法言說的問題等待被了解,並由配套的方式建立其安心的學習環境。而在資源有限下就是不可能百分百提供所有學生的全部協助。我們只能盡力做,並從中培養學生面對問題的能力。

以在大學這幾年服務的理念:我們協助學生的障礙,學習則是學生應盡的本份。所以在學校資教負責學生的適應、學習環境的調整、考試措施的變更、教學場域裡的配套…而這些協助的前提是,學生得自行找老師討論並提出申請,經審核後再評估可協助的範圍。盡力讓學生有機會獲得平等的學習權,而學習最後依舊是學生該做的事。花多少時間、用多少力氣,這是學生的選擇,不是任何人可以干涉的(包括父母)。而努力不見得可以獲得相對的回報,這則是大專階段學生必須學會與面對的(其實之前就該了解的),可是不努力就一定不會有成果啊!這才是身為成人應有的認知與態度。所以我們資教從不干預教授評分上的專業,因此也不會去協調降低及格分數的部分,至於教授怎樣依學生狀況做調整,那也是教授自有評斷的專業。

我們沒有教授任何專業的學科,我們只能讓學生看見更多的可能,學會和自己的障礙共融,並學會怎樣麻煩別人或告訴別人在自己有需要時要怎樣協助自己。學校終究只是人生的一小段,專業上的知識外,生活層面的點點滴滴是資教更為看重的!

在大專階段,不該只有填鴨、絕對的對與錯,沒有背好答案,連成3個O,考到滿分就是好、就是對、就是完美這件事,開拓自己的視野,增進不同的生命經驗,找出自己的興趣、事業或專業,反而是更重要的一環。

標準…不該再由外在給你定義,而是由你自己去訂!

Friday is not HOLIDAY

DM_03242016_1656.jpg

圖說:一個戴藍底很多黃色笑臉、獎牌…圖樣帽子的金髮小男生,張嘴露牙笑的非常開心。

 

中餐總是資教最吵、最忙碌的時候,很多人會來吃飯、蒸便當或單純來喇賽、借廁所。瞎哈啦中發生以下的對話…

「晚上要吃什麼?」
「不知道啦~剛吃飽就在想晚上,系D哦~」
「啊就附近沒什麼好吃的咩~」
「要能進的去的店也沒很多啊。」
「ㄟㄟ,我記得上次去Friday有好吃的帕尼尼還什麼的,下次大家可以去。」

「HOLIDAY我也去唱過耶!」

「唱過?我說的是Fridays耶~是美式餐廳,什麼HOLIDAY?」
「她以為是好樂迪啦~~HOLIDAY~~是Fridays不是HOLIDAY啦~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大家就失控了…開始狂笑想說去Fridays是要唱什麼?

只看見一個想挖洞跳進去的人,有點尷尬又不知所措的辯解自己是不小心聽錯…可是,被大笑才是最好的接受和融入啊!鬧笑話的人,才是有記憶點又有故事的人。

在資教吃飯,真的能有很多故事啊~~

 

 

p.s.大家不要自行腦補些有的沒,鬧這齣的…不是聽障生...

倒數…不計時

group-of-friends-in-park-together_SYbpzw6Bj.jpg

有一種糟,是心底有個深沉的洞,哭聲從裡面流出呼喊你,但你只能無動於衷…

生命是由許多故事交疊穿插完成,這星期曉得一個很哀傷的故事。從小被要求得要處處完美的小孩,為了完成家庭的期望,即便面對不公平、被威脅、被壓抑、受貶低…依舊想達成那些期望,就算不是自己想要的。甚至為了當乖寶寶放棄自己的喜好與興趣,遵照大人來的指示努力表現,只渴望獲得重視與愛,卻讓自己很累…放棄很簡單,可我學生選了面對的路。只是在獨立、成熟的背後,是淚流滿面、喪失自我又不知所措的孩子。

讓我難過的是,竟然在一年後才曉得物件對於這學生的意義,有種…自己失職的感覺。那感覺又和另個朋友的近況產生連結,讓人覺得有點糟…

我們都知道生命是條單行道,想要挽回只會得到此路不通的告示牌。然而,生命最公平的一點,正是每個人從出生就一齊朝死亡邁進,沒人逃的過,除了嫦娥和兩津堪吉,一個會飛、一個死不了。可最讓人難過的一點,則是努力不一定就能如人所願…即便這是必經的路,依然令人難以承受。

記得第一次接觸死亡,是親人生病的歷程。等待是個令人發狂的循環,沒日沒夜、束手無策、什麼都不能做的沮喪感海浪般來回衝擊著自己,只能靜靜看著關心的人失去健康,除了心痛、悔恨、無力、更會有很多有的沒的想法亂竄…為什麼是我關心的人?是不是我做的不夠多、不夠好?我願意用一切換對方好起來…然後不曉得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們都曉得要珍惜、要把握、要好好記得可以一起的每一天,要好好和重視的人說愛…但卻無法逆轉劇本裡逃不開的結局。

接受,很難…

而走在見證離開到接受離開的路上…更難。

那是內心一塊被硬生生挖開的洞,失落的漩渦隨時都能因為一件小事將情緒翻攪成混亂的土石流。很多想做的事、很多畫好的夢、很多沒說的話、很多很多的來不及…是永遠補不滿的洞,從倒數就開始剝落的痛。

改寫不了結局,可以把握過程、可以走過傷痕、可以重新賦予故事不同意義…最重要的,是高高地抬起頭、好好的陪伴、抓緊每一分一刻。

不是你的錯

crying-kid-emotional-scene_BYxbrYBaSi.jpg

圖說:一個穿黃衣服的男孩在流淚,另一位穿條紋衣服的朋友摟著他的肩並吻他額頭。

 

親愛的…你知道很多時候其實不是你的錯。

小時候考不到90分,老師說少一分要打一下,你87分被揍了3下,但卻沒說出分數是故意算好想送老師的評價。回到家爸媽看見考卷,立刻指責為什麼要粗心,屁股被打的紅腫…記憶留下的是沒人關注到自己考試時緊張到發抖的雙手,所以根本和與粗心無關。但身體餘留的就是害怕的印記。

長輩總是把家裡包括鄰居的小孩一起排列比較,人家是北x女耶~男的是x大醫科…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啊~~真是祖上燒香,光宗耀祖。把自己的小孩當作LV四處炫耀,將自己來不及圓的夢放到孩子身上,逼著孩子只好迎合,為了滿足長輩,犧牲自己,之後連自己想要的東西是什麼都遺忘了…

一群同學排擠某個同學,在背後指指點點,在面前表示不屑,甚至自己主動出擊,最後都是熱臉貼冷屁股。努力想要追上大家的腳步,卻連車尾燈都沒看見…而那燈不過是曇花一現的潮流,更過份是有些人完全不認識只因為彼此不同,就妄下定論,接著自視甚高的排斥,只為了滿足一點虛榮或是掩蓋自己空洞不安的心。

走到教室門口,發現階梯教室只有大門倘開,沒有斜坡、其他通道,而主辦單位告訴你要嘛就在門口,大不了待會會有大螢幕現場同步直播讓你參與、圓夢,你不要再不珍惜,這可是千百年難得的機會~~錢不會退,之後還得交心得報告,不然讓你離不開那場域…真的是關你屁事!無障礙環境是主辦得要設法克服和解決的,根本不關自己的事。

很多時候,傳統舊時的觀念會強加許多期望在我們身上,很多的為你好、以後你就會知道、甚至鄉民無情的炮火…沒人教導過的尊重、從未互動過的恐懼、旁人以訛傳訛的誤解,落在身上就是一個個包袱、劃在身上就是一道道傷痕、壓在身上就是一根根稻草…隨時都有爆發、崩潰的一天。

而那些施壓或不解的人們,從不會為自己無知、無心、自以為是的行為負責,還會以一如往常的姿態繼續把觀念延續,將人壓的喘不過氣,自己洋洋得意,卻看不見得靠這種方式才能存活的那個自己有多麼恐懼、空洞、無法面對那內心黑暗深沉的一面…

可是這都不是你的錯!

唯有當你能正視、理解、相信這件事後,你才能釋放屬於自己的真我,探索那個揹負太多不必要的壓力的內在,擁抱正在傷心哭泣的小朋友。認回這些感受,相信這不是你的錯,長出屬於你,真正的力量!

一起就是家人

one-piece-mugiwara-crew-2s.jpg

圖說:海賊王某期彩色畫報,魯夫海賊團9個海賊和一些超色彩繽紛的動物一起野餐去的風格。

前幾天看完志建老師的新書《跟家庭的傷說再見:與生命和解的故事療癒》,對其中“誰在乎你,誰就是你的家人”深有所感。

家人,於我而言是那些經過時間、事件、相處、甚至爭吵後識清這人的調性、我們的默契或對方的本質讓我欣賞、喜歡、感動、認可,然後緩慢步步踏進一圈圈的分野中,最後在家人圈裡占上一席之地。有趣的是這群人往往和我沒有血緣關係,來源也是亂七八糟,有的第一眼的印象除了白眼沒有其他…可緣份這檔事讓我們在某些時間、某個斷口、某個巧合下踏進彼此生命之中,然後…然後…家人間就沒有所謂分離這事(除非有特例~~)。

“你北七哦~~這都不會!!”、“厚~~感冒還離我這麼近,給我滾開!”、“你不是什麼xx系的嗎?為什麼連這都搞不懂~~”、“爛死了~~回去重弄~~”、“不要再中猴了!!哩神經病發作唷~~”因為身份的關係,身旁有群總是被我每天亂罵亂幹譙的學生。

很可憐、超可憐、可憐到不能再可憐…卻為了生存只好苟延殘喘妥協在我的淫威和惡勢力下。其實有時候我並不想當壞人,只是事情發生時白眼已經翻到後山,譙人的話也像陳金鋒的全疊打一去不復返…有時午夜夢迴我也會想這樣對學生究竟是好還壞?最後答案就是…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與其被社會無情洗禮,不如就讓我當壞人來讓大家曉得人心和社會的險惡吧!

大離題!

生命走了三十多個年頭,看過許多、經驗許多、跌倒更多…而在低谷或前進的路程裡,我很幸運能遇上很多重要他人,在不同階段遇上的人,有的成為不可或缺的支柱、有的成為亦師亦友的朋友、更有的我只會用家人般的稱呼放在他們身上。當一個人在你心裡、口中擁有屬於他的名字時,那這人在你心中一定占住了一個特殊的位置。我的家人,每個人都有屬於他不可動搖的地位,也因為這些家人在不同時期總能挺著、扶著、支持著我…於是我能成就現在這自在的自己。

就像草帽海賊團裡的成員從四面八方而來,每個夥伴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船員都有自己的專長和弱點,可是聚在一起,就是比家人更強的連結!記得超級無敵久遠還在東海漁人島時,魯夫說過超感人的台詞…「沒錯!我什麼都不會,所以才需要別人幫助!我並不會劍術,也不會航海,更不會做菜,說謊就不用說了,如果沒有他們的幫助,我根本就活不下去!」 當惡龍問他憑什麼當船長又能做什麼時,魯夫帥氣的回了「我可以打贏你!

認清自己的能與不能,在家人面前根本不需要逞強與假裝,而是能展現最真實的自己,因為你會曉得他們會承接你所有的面貌,無關血緣、不論聯繫頻率、只要有事,你會曉得他們隨時準備當你最強勁的後盾。

現在的我,似乎有一點點能力可以給出支持和溫暖時,我很樂意付出擁有的,或許還是很機歪、很賤…但我很願意分享所有,讓曾經從別人那接收來的能量傳承,也讓不同的家人踏進圈子之中。

你也有家人嗎?你也慶幸自己生命中擁有這些難能可貴的關係嗎?真心感謝,每個讓我當作家人的你。

多久沒大笑啦~~

JM-03292016-Healthy-dsc_2570.jpg

圖說:6個小朋友頭頂著頭圍成一圈躺在草地上,有男有女有金髮有黑髮,相同的是…每個都張大嘴開心的大笑!

你有多久沒有這麼開心了?

星期天林爸問這問題時我著實呆了一下。每天被業務追著走的生活,補不完的行政、接不完的學生、做不完的事情一波接一波…每天醒腦的小確幸是拿本書讀上數頁來開機,開完只能捨不得的放下書,轉換身份努力完成一層層的任務。

吃到肚子要爆開後,開始把帶去的桌遊胡亂倒在桌上。7、8款亂堆疊散落的感覺,有種哇賽~~~的驚豔感。開始的暖場不能太難,拿出暖場萬能的哆寶,10秒講完,2張牌裡一定會有1個東西一樣,先講先贏就拿走對方的1張牌。321就讓所有人各自廝殺去了~~剛進來的可以立馬投入、認不認識也沒有關係,重點在於快、看、喊、尖叫…的歷程,超療癒、超發洩、超讓人想一再勝利或一再雪恥,短短幾秒的結果可釋放一個人的真性情,在旁邊沒參戰的我也能感染激烈有趣的氣氛,然後再下指令讓鬥爭升溫,看大家爭的面紅耳赤又激動的樣子…開心真的會傳染。

一晚下來也亂帶了5、6套桌遊,不用帶討論,就是愉快地享受桌遊帶來的樂趣和互動。能看見人和人的關係、拿不拿的到都在亂叫的真性情、為了co game不惜自傷傷人的豪氣作風…忘了誰講過,認識一個人最快的方式,就是坐下來玩場桌遊。劉德華也說過:牌品不好就是人品不好!可見遊戲在社會中其實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我很羨慕隨便講什麼都能起肖的朋友,能隨時放肆地大笑是很值得羨慕的事…即便我每次都會大罵要人不要一直起肖!但那是種妒嫉吧?

上次單純的大笑是什麼時候了呢?很慶幸自己有個很強力又剛好是超級喜歡的媒介,可以四處帶著也能到朋友家去散播歡笑或體驗爆腦的感受…每次講解或在過程中亂噴垃圾話,都是一種成長的歷練。

想開心大笑嗎?糾下桌遊攤唄~~

不要替我妄下定論,謝謝

businessperson-sleeping-in-office_rF-lQ4WASs.jpg

圖說:一個OA隔間裡,有個人戴著眼罩,頭向後仰倒枕在辦公椅上睡覺。

今天想說個極短篇故事。

上個月重感冒,看醫生吃藥後有強大的副作用…昏睡感!某天累積了好幾天的疲倦在下班等車時排山倒海而來。迷迷糊糊的上車、搖搖晃晃的坐車、昏昏沉沉的轉車…來到捷運東門站,想說回家開冷氣又要錢,而東門的冷氣強到一種超舒服令人想直接倒在牆上打呼的地步。

而已經邊點頭邊張開眼再緊急修正進行方向的我就決定…我一定得先睡一下,不然待會一定會上新聞…於是找了個在角落的風口就斜躺下來想說休息一陣子,然後…然後我就真的昏迷了…

模糊中有個人在拍我肩膀,張眼看見身穿橘色背心的志工在問我還好嗎?需不需要幫忙?搖了搖頭醒了腦,覺得狀況可以了!和對方道了謝就準備要搭車回家繼續昏睡。

等車時斜眼看見志工拿著對講機在通報些什麼,模糊裡聽見…沒事、在第幾車廂、不知要去那、要上車…之類的對話。想說對方真的很.熱.心…可是我真的沒怎樣,只是吃感冒藥想在捷運站休息下,被吵醒現在要回家而己。

結果!

我在古亭站後就發現開門的門口都站了志工…開門會和我四目相接,有的會面帶微笑,有的熱心的阿姨會進車廂問是不是有人要協助引導?直到南勢角站…我要往前出車門,同樣也有志工在門口大聲詢問請問有人需要引導嗎?(可是車裡只剩小3、5隻都走和和百米選手一樣啊~~)然後轉過頭來問我是不是需要協助或引導?搖搖頭,我搭上電梯,關門前還聽見對講機在溝通些什麼…

其實捷運志工與員工訓練的很優秀,可是捷運電視的宣傳影片都有遇見視障要怎樣拍、問、引、報…遇上肢障的朋友有問題可以直接問啊~~不用用猜的,還通報一堆站的志工…實在有點耗費人力。

然後,我需要協助會開口,沒需要也不用特別關注,個人很低調,沒有想紅,也不會有簽名照…所以不要把奇形怪狀、亂七八糟的弱勢想像丟到我身上!

生命,從說出故事後改變

14333026_10210589596767008_8566569468199195024_n.jpg

圖說:周志建老師《跟家庭的傷說再見》新書分享會,台上蘇絢慧老師拿著麥克風在回應,志建老師站在一旁,背板是大大的新書分享會掛板。

說出來,才有改變的可能。

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雖然大家都期望有幸福美滿的家庭、溫暖和善的氛圍、相親相愛的親情關係…可現實往往殘酷!讓很多家庭有不完美的故事。

這是第一次參與新書分享會,因為志建老師的書都有入手,這本就在預購期直接列入書單,很巧有好友告知這場活動,就來參與看看是怎麼回事。

由原生家庭產生的創傷,在每個人身上都帶有極大的傷害,很多時候不自覺,甚至當某些事件發生時,腦袋還沒意識身體卻已經做出反應!從肢體動作、情緒反撲、思慮空白或是急轉而出的防衛機制…不去面對就不會有改變契機。

然而,面對卻是所有關卡中最困難的一環,彷彿只要輕舉妄動,就將墬入永劫不復之淵,令人不敢去推敲那緊鎖的禁忌之盒。

述說故事擁有不可思議的魔力,當我們準備去碰觸貼滿封條的傷疤,代表勇氣開始充盈全身,畢竟撕開任何一條都需要面對末日般的決心,我們的社會賦與來自家庭的傷太多蜜糖包裝…像是愛、孝順、禮貌、乖寶寶、為你好、逼不得己、你應該做的、你怎麼能不做…只要有人揮舞大旗,我們傳統優良的制約就讓自己動彈不得,只能朝服從這個選擇低頭。

然而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不見得會毀滅我們、家人或周遭的一切,也可能讓一切產生不同的化學變化…踏出第一步,嘗試改變,重點在於是否有把握住每次可以的機會,畢竟人生的劇本往往比連續劇更突然,有沒有明天不是我們說的算。當然結果可能不如己意,可對於敢做出不同選擇的自己,都該給予大力瘋狂的掌聲,而那轉變萌發的種子也將在同時深入自己心底,扎根,等待爆發的一天。

今晚有位觀眾緊握麥克風,對著兩位老師說出透過書本的文字,她是如何感受到同理、療癒、勇氣和做出改變的動作。真誠、發自肺腑的發言,令人動容,那故事並不特別,卻是今晚最真摯、最有力的一段,透過聲音,滿滿感動與感謝流進體內,很想給她按100萬個讚。

說出故事,不是要改變故事中其他主人翁、不是要改寫過去不好的曾經、不是要改換現實中滿滿的委屈或不如意…而是要重新讓自己看見不同的力量、看到可以得自己、看破那些你以為罪不可赦的錯誤。唯有當你正面迎擊並賦予新意義時,生命才能畫出一條率性的跳躍軌道。

生了個寶貝

img_8940

圖說:有包裝袋的小熊維尼的“頭”的抱枕

今天說個浪費的故事…

一早有個學生揹了一個大大的小熊維尼特展大袋子進來,一看就曉得是她們週末失心瘋的戰利品…失心瘋就算了~~還帶來學校瘋是怎樣!!於是我們開始攻擊她。

“哇靠~~厚野狼唷~~一大袋小熊維尼是有多愛~”
「這不是我的啦~~我是幫S君帶的!」
“買這東西幹麻啦~~浪費錢耶~~”
「唉唷~我們就愛咩~~」
“你看你看,買這維尼頭幹麻啦~~是想要戴在頭上唷~~”
「S就很瘋狂啊~這一個要400耶~抱枕我和她買一送一才250~」
250!真的是很有錢哩~~”
「我們去兩次買這樣還好好不好~真.的.很.可.愛~~好不好~~」

看見學生痴迷的表情和語氣…我相信要是小熊維尼能實體化,她們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拿出寶貝球丟牠收起來,然後每晚放出來陪她睡覺…直到中午S來領她的維尼,一進來我們就炮火朝外~

浪費!」
S眼裡閃現愛心符號「對啊~~這就是我的寶貝!」
「不是,我是說浪費!」
「對啊~~這就是寶貝,噗的一下就生出來了呢~~」大笑樣…

S領走自己的寶貝,完全沉浸在維尼蜂蜜的泡泡中…我想,就算那顆維尼頭要4萬她愛的話也會帶回家…只是要打更久的工就是。

和聽障生互動,有時就會有些有趣的事發生。沒有釐清,是看見她找到自己的愛,那無論在我們眼裡有多浪費,對她來說都是寶貝,又何必要清呢? 硬套自己的價值觀,才不是為對方好。

自己的中餐自己煮

img1472730412480.jpg

圖說:4張中餐成品拼圖,左下是牛丼飯、右下是金瓜米粉、左上是金瓜炒麵、右上是蒜頭雞腿湯/馬鈴薯炒蛋/洋蔥炒肉片。左上有2排字,第1排:自己的中餐自己做;第2排:嘗試料理週。右下角寫著Enjoy my food。

有時候,就是需要一些變化來點綴生活。

做菜其實是一件很療癒的事,因為過程中可以用刀…然後把食材當你不共帶天的弒親兇手或欠你錢、分你手、背你叛的對象,然後把他們都砍成十七八段以洩心頭之恨!喂~~歐北貢歐北貢!

做菜就像捏陶土,當陶土從一塊亂七八糟的泥土最後被雕塑成自己心目中的模樣,那是一種與自己對話、投射、創作的過程。同時揉捏掐按都靠雙手去感觸土的柔軟/堅硬、冰冷/溫暖的觸覺,親眼見證成品變化的視覺,聽見土在其中被砸或揉按時發出的些微細音…靠自己創造的成就感,是和自己最私密的談話時段。做菜也是。

除了小時候為養活自己亂煮的經驗,再次重啟料理這事是為了讓學生體驗洗手作羹湯的感受,順便讓大家能吃到家常菜,又可以學幾道好吃又厲害的私房、拿手、嚇嚇人的料理,於是大概做了5、6學期的相關課程。當然,有的大師級的大菜真的後來只能回憶無法重現,但卻燃起我想多做嘗試的心情。

這週利用最後開學前的時間,實行了“自己的中餐自己煮-嘗試料理週”計畫,首先感謝根本不曉得我要做啥都願意一起吃的好同事,畢竟要煮一或兩人份而己的食物真的很麻煩…而既然是嘗試料理,所以就沒有固定比例的調味料,也推薦大家可以放開框架動手去做,反正大不了開幾瓶腸胃藥來吃就好~~

第一天煮牛丼飯,簡單的洋蔥、醬油、糖、酒、牛肉、蘋果泥和太白。切一切攪和好再去醃肉、煮飯和把調好的醬料加水煮成可淋的濃稠度就完成啦!
可是本人覺得蘋果好像不夠多弄了一顆,導致肉吃起來偏甜…就是台南口味的牛丼~~整體講來還算成功,牛肉有用太白粉包護整個超嫩!自己其實很有成為食神的潛力。

第二天是金瓜米粉,米粉、南瓜、胡蘿蔔、高麗菜、豬肉絲、洋蔥、海x雞罐頭、油蔥酥、鹽、胡椒。熱水鍋放油和一點鹽丟進米粉,米粉軟了就撈起放旁邊加蓋悶它。再將豬肉絲煸香,把洋蔥一起放入炒軟拿起來,用剩的油再加一點新油去炒南瓜、胡蘿蔔,聽說它們需要油的加溫才能融出維生素。炒軟放入高麗菜加些燙米粉的水和海x雞罐頭,加蓋加速煮軟後再把豬肉洋蔥回鍋,試好鹹度後將米粉拌入,最後灑上油蔥酥就完成。
因為不太喜歡蝦米所以沒加,依然就是超好吃!米粉有悶變超Q,海x雞在裡頭增添有趣的風味,超好吃!

第三天是金瓜炒麵,沒錯!因為南瓜、胡蘿蔔、豬肉都有剩所以續做。今天換了空心菜,沒有海x雞,做法和上面一樣。少了海x雞少了一點海味,可是買來的寬家常麵超彈牙有不同的口感,空心菜也提供不一樣的視覺與口味,今天的就偏台式炒麵,胡椒真的是神之調味料,最後依口味自己加,和醬油的醬香融合,完全滿滿的家常口味。

最後一天嘗試的是蒜頭雞湯、洋蔥肉片、馬鈴薯炒蛋,雞湯很簡單,雞腿肉汆燙後撈起,熱水鍋放入蒜頭(可以的話部分蒜頭炸一下)、雞腿肉去滾煮,最好時再加入少許鹽和米酒就完成。
洋蔥肉片就是丟在一起炒熟再調味。
馬鈴薯炒蛋則是先將蛋炒半熟分塊放旁邊,馬鈴薯切條狀加點油拌炒,馬鈴薯熟後將蛋拌入,最後調味即可上桌。
雲林來的台灣蒜超級夠味,煮湯後融出的甜味和蒜頭香整個撲鼻而來,暖身又暖心還能支持小農。洋蔥肉片一樣是台味菜,下次可試試不同炒法。馬鈴薯炒蛋是看護說菲律賓會做的菜,很有飽足感,可我覺得味道可以再重一點。

以上就是本人一週的實驗心得,自己動手做菜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事,姑且不論成敗,重點是都是自己做的,就得承擔。可也因為都是你的口味,難吃也不會到那去,重要的是…放手做,還要享受一切過程,你會發現,一切都比想像的簡單,只要動手就行!

p.s.感謝料理123和youtube上的阿基師教學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