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準…是什麼?

t01ff09fd883a6e0d29.png

圖說:井字遊戲上,有5個O,4個X,3個O從左上到右下連成一線

在學校待了好多年,每年都會有家長或學生問相同的問題:「高中時考試只要40分就能過,那大學呢?」

其實我不是很懂為什麼在高中前會有這條不成文規定,可是好像每間學校都有相同的一條潛規則…若是身心障礙學生的表現不如預期,那就放低標準,40分就讓他過關吧。(而且40分是怎麼訂出來的?)

我不曉得其他弱勢學生不是也有一樣的標準,可是針對身心障礙學生放寬的部分,我一直都百思不得其解。記得在我考大學的年代,的確有身心障礙推薦甄試的管道(就是所有競爭者都為身心障礙學生,相對競爭人數減少,可是各校各科系開缺的名額和障別是由各校自訂。雖然競爭者減少,但選擇相對也被限縮。),可是當時若不選擇身障推甄,那大學聯招的部分是沒有任何加分的。可以申請配套的考場措施(如電腦應答、特殊考場…),可是沒有特別加分的部分。

記得弱勢學生的分類裡包括:原住民、港澳生、蒙藏生、派外人員子女、退伍軍人等…(後兩項我實在很疑惑為什麼能列入啊!!!)可是捫心自問,現在在台灣的環境中,原住民真的都還住山上嗎?港澳生、蒙藏生是從那個時期來台灣求學的?從小就在台灣的話,他們有學習上的困難嗎?那為什麼裡面沒有偏鄉地區的學生?偏鄉才是台灣最缺乏學習資源的一群,卻沒有任何的配套。以我一個高中原住民的同學為例,他家就在中和,從小就在,除了皮膚比較黝黑會被我們開玩笑外,他和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沒差異啊!那為什麼他能加分?

所以重要的不該是怎樣加分,而是該怎麼協助這些弱勢學生能獲得充分且平等的學習權益啊!加分只是最簡單的行事方式而己…

回到身心障礙學生這塊,我知道再怎樣協助,在起跑線上有些學生的確會比其他學生更落後一截。聽障的學生資訊接收就是不對等、視障學生數學與文字的正確度就是需要更多的努力、肢障學生就是有無障礙環境、廁所,書寫速度或表達上的困難、學障/情障的學生就是有其無法言說的問題等待被了解,並由配套的方式建立其安心的學習環境。而在資源有限下就是不可能百分百提供所有學生的全部協助。我們只能盡力做,並從中培養學生面對問題的能力。

以在大學這幾年服務的理念:我們協助學生的障礙,學習則是學生應盡的本份。所以在學校資教負責學生的適應、學習環境的調整、考試措施的變更、教學場域裡的配套…而這些協助的前提是,學生得自行找老師討論並提出申請,經審核後再評估可協助的範圍。盡力讓學生有機會獲得平等的學習權,而學習最後依舊是學生該做的事。花多少時間、用多少力氣,這是學生的選擇,不是任何人可以干涉的(包括父母)。而努力不見得可以獲得相對的回報,這則是大專階段學生必須學會與面對的(其實之前就該了解的),可是不努力就一定不會有成果啊!這才是身為成人應有的認知與態度。所以我們資教從不干預教授評分上的專業,因此也不會去協調降低及格分數的部分,至於教授怎樣依學生狀況做調整,那也是教授自有評斷的專業。

我們沒有教授任何專業的學科,我們只能讓學生看見更多的可能,學會和自己的障礙共融,並學會怎樣麻煩別人或告訴別人在自己有需要時要怎樣協助自己。學校終究只是人生的一小段,專業上的知識外,生活層面的點點滴滴是資教更為看重的!

在大專階段,不該只有填鴨、絕對的對與錯,沒有背好答案,連成3個O,考到滿分就是好、就是對、就是完美這件事,開拓自己的視野,增進不同的生命經驗,找出自己的興趣、事業或專業,反而是更重要的一環。

標準…不該再由外在給你定義,而是由你自己去訂!

Friday is not HOLIDAY

DM_03242016_1656.jpg

圖說:一個戴藍底很多黃色笑臉、獎牌…圖樣帽子的金髮小男生,張嘴露牙笑的非常開心。

 

中餐總是資教最吵、最忙碌的時候,很多人會來吃飯、蒸便當或單純來喇賽、借廁所。瞎哈啦中發生以下的對話…

「晚上要吃什麼?」
「不知道啦~剛吃飽就在想晚上,系D哦~」
「啊就附近沒什麼好吃的咩~」
「要能進的去的店也沒很多啊。」
「ㄟㄟ,我記得上次去Friday有好吃的帕尼尼還什麼的,下次大家可以去。」

「HOLIDAY我也去唱過耶!」

「唱過?我說的是Fridays耶~是美式餐廳,什麼HOLIDAY?」
「她以為是好樂迪啦~~HOLIDAY~~是Fridays不是HOLIDAY啦~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大家就失控了…開始狂笑想說去Fridays是要唱什麼?

只看見一個想挖洞跳進去的人,有點尷尬又不知所措的辯解自己是不小心聽錯…可是,被大笑才是最好的接受和融入啊!鬧笑話的人,才是有記憶點又有故事的人。

在資教吃飯,真的能有很多故事啊~~

 

 

p.s.大家不要自行腦補些有的沒,鬧這齣的…不是聽障生...

倒數…不計時

group-of-friends-in-park-together_SYbpzw6Bj.jpg

有一種糟,是心底有個深沉的洞,哭聲從裡面流出呼喊你,但你只能無動於衷…

生命是由許多故事交疊穿插完成,這星期曉得一個很哀傷的故事。從小被要求得要處處完美的小孩,為了完成家庭的期望,即便面對不公平、被威脅、被壓抑、受貶低…依舊想達成那些期望,就算不是自己想要的。甚至為了當乖寶寶放棄自己的喜好與興趣,遵照大人來的指示努力表現,只渴望獲得重視與愛,卻讓自己很累…放棄很簡單,可我學生選了面對的路。只是在獨立、成熟的背後,是淚流滿面、喪失自我又不知所措的孩子。

讓我難過的是,竟然在一年後才曉得物件對於這學生的意義,有種…自己失職的感覺。那感覺又和另個朋友的近況產生連結,讓人覺得有點糟…

我們都知道生命是條單行道,想要挽回只會得到此路不通的告示牌。然而,生命最公平的一點,正是每個人從出生就一齊朝死亡邁進,沒人逃的過,除了嫦娥和兩津堪吉,一個會飛、一個死不了。可最讓人難過的一點,則是努力不一定就能如人所願…即便這是必經的路,依然令人難以承受。

記得第一次接觸死亡,是親人生病的歷程。等待是個令人發狂的循環,沒日沒夜、束手無策、什麼都不能做的沮喪感海浪般來回衝擊著自己,只能靜靜看著關心的人失去健康,除了心痛、悔恨、無力、更會有很多有的沒的想法亂竄…為什麼是我關心的人?是不是我做的不夠多、不夠好?我願意用一切換對方好起來…然後不曉得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們都曉得要珍惜、要把握、要好好記得可以一起的每一天,要好好和重視的人說愛…但卻無法逆轉劇本裡逃不開的結局。

接受,很難…

而走在見證離開到接受離開的路上…更難。

那是內心一塊被硬生生挖開的洞,失落的漩渦隨時都能因為一件小事將情緒翻攪成混亂的土石流。很多想做的事、很多畫好的夢、很多沒說的話、很多很多的來不及…是永遠補不滿的洞,從倒數就開始剝落的痛。

改寫不了結局,可以把握過程、可以走過傷痕、可以重新賦予故事不同意義…最重要的,是高高地抬起頭、好好的陪伴、抓緊每一分一刻。

不是你的錯

crying-kid-emotional-scene_BYxbrYBaSi.jpg

圖說:一個穿黃衣服的男孩在流淚,另一位穿條紋衣服的朋友摟著他的肩並吻他額頭。

 

親愛的…你知道很多時候其實不是你的錯。

小時候考不到90分,老師說少一分要打一下,你87分被揍了3下,但卻沒說出分數是故意算好想送老師的評價。回到家爸媽看見考卷,立刻指責為什麼要粗心,屁股被打的紅腫…記憶留下的是沒人關注到自己考試時緊張到發抖的雙手,所以根本和與粗心無關。但身體餘留的就是害怕的印記。

長輩總是把家裡包括鄰居的小孩一起排列比較,人家是北x女耶~男的是x大醫科…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啊~~真是祖上燒香,光宗耀祖。把自己的小孩當作LV四處炫耀,將自己來不及圓的夢放到孩子身上,逼著孩子只好迎合,為了滿足長輩,犧牲自己,之後連自己想要的東西是什麼都遺忘了…

一群同學排擠某個同學,在背後指指點點,在面前表示不屑,甚至自己主動出擊,最後都是熱臉貼冷屁股。努力想要追上大家的腳步,卻連車尾燈都沒看見…而那燈不過是曇花一現的潮流,更過份是有些人完全不認識只因為彼此不同,就妄下定論,接著自視甚高的排斥,只為了滿足一點虛榮或是掩蓋自己空洞不安的心。

走到教室門口,發現階梯教室只有大門倘開,沒有斜坡、其他通道,而主辦單位告訴你要嘛就在門口,大不了待會會有大螢幕現場同步直播讓你參與、圓夢,你不要再不珍惜,這可是千百年難得的機會~~錢不會退,之後還得交心得報告,不然讓你離不開那場域…真的是關你屁事!無障礙環境是主辦得要設法克服和解決的,根本不關自己的事。

很多時候,傳統舊時的觀念會強加許多期望在我們身上,很多的為你好、以後你就會知道、甚至鄉民無情的炮火…沒人教導過的尊重、從未互動過的恐懼、旁人以訛傳訛的誤解,落在身上就是一個個包袱、劃在身上就是一道道傷痕、壓在身上就是一根根稻草…隨時都有爆發、崩潰的一天。

而那些施壓或不解的人們,從不會為自己無知、無心、自以為是的行為負責,還會以一如往常的姿態繼續把觀念延續,將人壓的喘不過氣,自己洋洋得意,卻看不見得靠這種方式才能存活的那個自己有多麼恐懼、空洞、無法面對那內心黑暗深沉的一面…

可是這都不是你的錯!

唯有當你能正視、理解、相信這件事後,你才能釋放屬於自己的真我,探索那個揹負太多不必要的壓力的內在,擁抱正在傷心哭泣的小朋友。認回這些感受,相信這不是你的錯,長出屬於你,真正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