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

13245278_1269676776376431_3235836345200430124_n

圖說:一張藍底的木椅,上面有白色的心型圖案,等待人去坐。

聰明是一種天賦,而善良是一種選擇(Cleverness is a gift, kindness is a choice.) by貝佐斯(Jeff Bezos) 亞馬遜創辦人

幾星期前,強颱來襲的晚上,在同學的版上看見一個故事,深深感動我,並非常驕傲自己有個超棒的同學,在自己能力所及展現善良的內涵。

嗯,我不是第一次看到她。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偶爾我夜歸時,會在樓下附近騎樓看到她,她都穿裙裝,臉上都有妝,身邊一個大白色塑膠袋, 坐在誰或誰的機車上睡覺。
我每次都好奇也擔心,但卻也從未對她付出什麼,偶爾見到,也佩服街頭生存的韌性。
但就在我們出門吃晚餐時,發現她今天很早來,但今天入夜有強颱…剛剛在我滾來滾去睡不著,我問娘,妳會願意分享幫助需要的人,讓他得到照顧嗎?
娘說:她有想過可以讓她進大樓,但進家門對於現今的社會,還是毛毛怕怕的。
於是, 我跟娘說其實妳可以有不同的選擇,我們家後面有間旅店,老社區,不是即將落成的凱撒那種大飯店,我們可以分享我得到的紅包,至少讓她安全過一夜。娘的眼睛都亮了!

我們搭電梯下樓,果然她坐在某台機車上睡了,輕輕點點她的肩,她以為她坐到我的車,我說晚一點強烈颱風登陸,在外面很危險,她略驚嚇的說在等車 (等了五小時沒等到?)。
我說越晚風雨越大越危險,要不要到後面的旅舍過一夜比較安全,然後拿出我今天得到的部分不義之財,她收下了,請她注意安全,我就跟娘回家惹。
不管是誰,職業有無或為何,現在都是個需要協助的人,娘再問,她真的會去嗎? 我想那就是她的選擇了。

喵,我願意少吃一點,多有餘力做更有意義的事情上。

同學做了幾件超棒的事。一是付出自己的關懷予需要的人、二是給對方尊重和信任不去干擾其生活步調、三是看見自己的意義與價值。

剛讀完《共好》這本書,我覺得這3點都超重要的!堅守自己最核心重要的價值,尊重對方並給予信任,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與生存的方式。我做的很苗小,就是給她大大的讚賞!並徵詢是否能將故事當題材讓我發揮。給予鼓舞是我唯一能做的,再來就是繼續說些小故事,用自己的方式讓世界更好!

每天、每個人、每一分鐘都得做出無數個選擇,對人、對事、對周遭環境或是一個機會。熱情、冷漠、親近還是帶有距離都是可以選擇的。我們不是日進斗金的富豪,也不是什麼光鮮亮麗的名人,可是我們可以選擇將目光、關心放在想放的位置,小小的能力或許只能溫暖小小的一個、一群人…然而這樣的溫度正是最溫暖又和善的,足以令人感動,也使自己開心的選擇。

我們選擇不了出生、聰明、天賦…卻能選擇善良,選擇心裡善意的座位上,應當擺進什麼人、事、物、觀念、價值。

生意越好,垃圾越多

Jpeg

圖說:一間包子店門口桌上有個塑膠籃,籃子裡一堆大小塑膠袋,後面有個戴口罩的店員右手套著塑膠袋去裝剛出爐的包子。後面的籃子裡有一堆裝好的包子,再往後店裡有3個人正在包餡和蒸包子。

有天到鶯歌老街賣彩券,回來時看見一家叫“宜蘭包X”的店家,普通大的店鋪,門口長長的人龍在排隊等要買包子。其實台灣人愛排隊這事早見怪不怪,但時間也接近傍晚,有點飢腸轆轆的我就去湊個熱鬧。誰知不排則己,一排驚人啊~~我排好隊還在考慮要吃什麼口味時,後面又多了7、8個朋友在後面…群眾效應真是恐怖的活廣告!!

除了期待等下的包子超級無敵好吃外,隊伍中的我看著店員熟練的動作,每個客人都一大袋一大袋地提走包子時,心裡不由得一陣難過…

這家人氣滿點的包子店,採用一個最方便、最快速、卻也是最浪費的包裝法…一個包子裝一個小小的塑膠袋。在門口的店員每分鐘至少裝30顆以上的包子,裝好就丟去隔壁,讓下一個店員裝成5顆一組的大袋,或是分門別類地將相同口味的包子家族團圓。

以M成功的的模型去達到最快、最多的銷售量,讓任務簡化、流程加速,在商言商自然毫無問題~而且這家店經營的相當成功!可是站在環保愛地球的觀點來看…著實讓我冒了一身冷汗!

每分鐘至少30個無法分解的袋子被抽出、使用, 再來裝袋、分開,每個顧客最後一定是吃完丟在垃圾桶、地上、亂扔或是別人車子的雨刷上…超人氣的店家,同時表示它們垃圾的製造量同樣驚人!一包一袋的策略,便利、快速、好分類,不用管客人要什麼和什麼裝一起,反正每顆包子都有它的專屬袋子…超不環保、超破壞環境、超級不愛地球的啦~~

可是客人卻源源不絕…而為了加快流程,店家想出下面的方式:

P_20160626_141038.jpg

圖說:門口的紅色籃子裡有2包包子,裡面各有5-10顆,畫面左側還有白色寶麗龍箱,裡面照樣裝著3、4袋要賣的整包得包子。

先將事前蒸好的包子裝好,人沒來前可以先行裝好,反正大排長龍的人龍裡總會有人有撿便宜的心態,一次買好幾包回家,反正在冷掉前,一定有人會把包好的袋子買走,他們只要確保顧客上門時一定要有包子,其他的環保、垃圾在便利之前就是浮雲…只是擋在銅板與鈔票前的一層道德,用錢蓋起來就好~~反正社會不會因為多包2顆包子就末日,於是繼續我行我素。

人類社會的發展進程,讓人越來越不懂得珍惜,凡事僅以最便宜行事的做法了結,只重視結果的教育,最後讓許多人成為機器,只要執行不用思考。生意等於收入,財富等於成功,無論怎麼收,有客人源源不絕就是好事!!!

我們使用、我們享受、我們只要當下!

於是每個客人都成了無法回收的塑膠製造者,我們不會做塑膠袋,可是我們用行動告訴業者僅管生產吧~~反正我是離不開塑膠袋的!

何其恐怖…

要愛地球,消費者可以從自己開始,店家更能從很小的事情去減少垃圾,告訴客人自備餐具、載具有點折扣、思考不用塑膠袋、紙袋是不是有其他容器是大小便利又能裝入自家產品,最後讓塑膠袋緩慢退場,不當協助地球毀滅的劊子手。

下次再去鶯歌,一定會記得帶餐盒,把好吃的包子帶回去和大家分享!同樣的享受、不同的垃圾量,令人想起來就莫名驕傲!

P_20160626_142857.jpg

圖說:一隻手上面拿著塑膠袋,袋子裡是咬了幾口的肉包,白色的老麵麵包,搭上帶點甜又味道豐富的鮮肉餡,將包子內壁染成醬油味。非常好吃!期待店家未來能被環保。

P_20160728_083702.jpg

圖說:一個不銹鋼碗型便當盒,右邊有一個藍色的便當盒蓋。

我準備好了!每個人都一定行!

包裹糖衣的圓夢

dsc05342-1892.jpg

圖說:整堆五顏六色的愛心型糖果,外表看來粉粉的,有一面印著LOVE ME或LIVE IN LOVE…有LOVE的字樣,另一面無字。

慈善與傲慢是一對雙胞胎   by美國小說家-霍桑

今天想來聊聊期待值這件事。每個人針對每件事理論上都會有屬於自己的看法與期待,有期待就會有落差,這是當然。可是,落差大到一種程度,就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前幾天看了朋友的直播在聊與兩廳院開會的實況回憶(很長,有興趣者可看完上下關心議題),裡面提到一個關於“圓夢”的功績!沒錯,我得用“功績”來形容這件事對於負責單位來說的意義。「圓夢計畫」這名詞在許多弱勢團體裡都常聽見,因為資源的不對等、因為環境的不允許、因為經濟的不可能…有些參與權在弱勢身上真的是難如登天的“夢”,如浮雲、像遙遠星球的另一端,手伸的再長這輩子都可能握不住的經驗。這樣的“夢想”就成了「圓夢計畫」,讓人得以用愛去包裝,讓弱勢族群有機會享受這個難能可能的經驗,讓社會看見有人提供了一次愛之旅,幫助多少弱勢者圓了一個夢。

我認為有愛這件事並沒有錯,行有餘力熱心助人、盡己之能提供協助、讓敢夢的朋友去貼近那夢想之境…都很棒!可是使用的方式和將之視為功績洋洋得意的四處炫耀實在令人有所質疑…兩廳院曾經有過一場在國家音樂廳的大廳舉辦音樂饗宴,當天邀請80台輪椅在大廳排成大大的愛心,立起大大的螢幕現場直播!讓場內外可以同步享受愛樂帶來的演出。80台輪椅的陣仗,何其壯觀!還排成動人的愛心,讓這場愛的音樂饗宴充滿感恩和感動的氛圍。

可我有疑問…為什麼坐輪椅的朋友得坐在大廳而非內場?80台輪椅都要進場真的是強人所難,這我絕對理解,可是歸根究底,這其實是藝文場所並沒有充足無障礙席次與空間的問題!因此行動不便或弱勢的朋友只能依賴「圓夢」的機會方可前進兩廳院,而無法在平日去網路、便利商店購票,因為買票一定要現場、驗證,而藝文場所還不見得都有無障礙席次,有的不方便,有的位子很糟、有的連進都進不去…有太多不便導致這樣的「圓夢」成了弱勢者擁抱藝文的舞台,成了一群弱勢而非個案要處理的特殊要求、也成了事後可以拿出來展現的“功績”…兩邊的落差,令人傻眼,我也感到非常恐怖。

於是前幾天看見共好整理的語錄「慈善與傲慢是一對雙胞胎」,心中那模糊的感受立刻被敲醒!那些用愛、圓夢、為你好、為安全起見…的理由包裹出的糖衣,裡頭藏著的是傲慢、不可一世、有做就好不然你想怎樣的內餡。對這些人來說,這種慈善是已經給出的恩惠,不領情還敢要求更多就是不可理喻!卻忽略了最基礎的部分…若是平台、席次、配套準備充足,那自然會讓有興趣參與的朋友能選擇進場,享受平等的參與權,而不是依靠「圓夢」才能圓夢。

故事說到這,真心期待目前大整修的戲劇院能做出符合規範的無障礙席次與座位,因為我真的不曉得自己有沒有下一個30年能等…而我也不想一直念阿彌陀佛,我希望它是真的!而不是假的。

上場的準備度

woman working out with dumbbells

一個雙手拿著啞鈴垂放在大腿旁的背影,前面是陽光明媚的窗戶。

練習的份量,決定成功可能的高度。

當有個任務放在你身上前,你願意花多少時間來完成它?

當然,任務、事件、關卡都會有簡單/困難之分,簡單的可能是一片蛋糕、困難的可能是登天之界…但面對看似簡單的一題,以輕鬆、不在意的態度去應對,或許也能順利通關,可是卻不會讓人有成長的機會。而你準備程度有多高,明眼人一看便知…這直接影響了印象、價值和對這個人的含金度。

記得4月擔任《把成功變成習慣》的導讀人,在正式上台之前,讀書、拍照、整理重點、做PPT、演練、順稿、靜下心默默思考每段該有的說詞、笑點、起伏…即便書都要翻爛、練習也不曉得練了幾次,可當我停在大家面前,面對前面十來個共好,有認識、有不認識,而前一小時是流暢的另本書的導讀,再過3、5分鐘就要輪到我導讀時…

我腦裡一片空白,明顯的緊張、擔心砸了讀書會的招牌、害怕漏講了什麼、擔憂活動帶的不好怎麼辦…接著就開始了,腦裡翻轉多次的稿子一一流洩而出,有時會亂跳、有時會超前、有時會閃過幾個原本鋪陳好的哏或小故事…

然而潤過無數次的內容在不斷滾動下被精鍊,相信當下的氣氛、發生的互動、大家的反應去進行調整和節奏,克服第一次上台的困境,雖然不敢說下次上台前會不會依舊緊張?可我相信自己超過一個月的準備絕不會白費!

 

回顧到近來兩廳院在整修的事,就覺得開會的官員真的非常過份!明明之前他們開會就有決議要大規模的整修無障礙席的相關配套(請見「兩廳院無障礙化及輪椅席配置達國際水平」協調會),不過去年開過的會,今年國家戲劇院全面整修時就忘了要將無障礙席加入其中…(請見兩廳院發聲記錄簿)。而找民間單位前去開跨部會的會議時,提供出的意見與想法竟是令人啼笑皆非的觀點,高傲、恩惠的角度令人看不見做好無障礙的決心,只看見對既有的、增設的、曾經的沾沾自喜。

個人認為這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事…而7月封館整修,可想而知發包是更久之前的事,但在那時就缺乏整體無障礙的概念,現在臨時要讓設計師加入,光是設計圖重畫就要一筆支出,不用想,兩廳院一定覺得這是我們這些在爭取的障礙者害的。可是這根本就是他們一開始的準備度、專業度、眼界度不夠的問題啊!若是一開始就做到定位 現在又何來這樣的困境?

 

準備的多寡,取決於有多重視這事件,以100分的要求去全面看待,和只想用60分低空飛過,甚至想偷雞走個後門用40、50分蒙混過去…最後損失最大的絕對是自己!想讓人看的起,就得堅持、把握該有的原則,將所有的準備發揮到極限,才能讓人正視你想要表現的高度。

小蝦米,要的很多嗎?

iStock_000012442006Medium.jpg

一隻粗壯充滿肌肉的手臂和一隻略顯單薄只有小突起的手臂,預備要比腕力

小蝦米對大鯨魚的故事很多人都一定聽過,但當現實生活中遇上大鯨魚時,你會因為自己只是個小蝦米就放棄、閃躲、放任自己權益被剝奪,卻不站出來對抗不公、不義的龐然大物嗎?

最近國家戲劇院正在整修,為還不曉得發生什麼事情的朋友奉上快速了解懶人包 文化政策「無障礙」了沒?國家戲劇院整修,忘了無障礙席?文藝復興,障礙平權幾時行?、以及為什麼該關心?當年紀漸長,離你而去的,只有體力嗎?

在幾天後看見兩廳院的官方回應了 回應文化平權訴求 兩廳院規劃再加輪椅席數 。不確定是因為夥伴們的文章引起了共嗚,還是有越來越多人開始關注此議題,兩廳院確實針對我們的聲音答應“有機會”能增加輪椅席的席位。先不論最終的結果是如何,從回應稿我看見幾個部分:

  1. 兩廳院並未違法:新聞稿最後一段提到“2008年內政部公布《建築物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後,同年亦公布《既有公共建築物無障礙設施替代改善計畫作業程序及認定原則》……並未違法。
    老實說,修法的與檢視的人幾乎都是官方的人,遠遠不是我這種小老百姓插的上手的部分。我也同意舊建築確實要完全符合新規定是有難度的,因此有個子法來補強並保護舊建築的運作是對的。可是!補充法源的部分應該是在舊建築已完成時去進行最小部分的要求,而不是在它正要進行全面改裝時依舊搬出來選擇較輕易的方式去達標即可
  2. 兩廳院努力逐年改善:最後一段亦提到自2012年後,兩廳院其實已改進“戲劇院1席、音樂廳2席、演奏廳1席等4輪椅席,音樂廳整修期間,也增設自動感應門10樘(門扇一副稱一樘)、無障礙電梯1座” 感覺很有誠意,亦非常有心。可是有2點疑問我還是想提:
    (1) 增設的席位位於何處?目前我去音樂廳都是坐最後一排,戲劇院則是在2樓最角落,視野會被3樓斜下的樓梯所阻擋的區域。這樣的座位,其實相對影響前往觀賞表演的品質與心情,但卻是無法選擇的。
    (2) 設計師是否有參考多元意見?新聞稿中也見“兩廳院曾以安全顧慮、影響音效、須變更走道結構” 由此可知在無論在規劃動線、設計時,兩廳院的角度仍是以多數人的權益為主。安全顧慮?我很常聽見,就不知是一般民眾的安全還是身障者、行動不便者、年長者的安全為主?若是設計師於事前即將所有人的因子都考量進去,那走道的寬度、斜度,座位設置、安排,音響設備的裝置及效果都該納入其中才是。

看完新聞稿後續又有聽見一些風聲…讓人深深覺得官民立場不一,而兩端似乎真的有股拉扯力在衝突著。因為在新聞稿中,我感到的是,我們已經逐年改善了,而且有在增加,你們該要很珍惜才是。而風聲中聽見的,卻是他們純以金錢的角度去衡量,多一個輪椅席每場表演會少賺多少錢?

我聽見當下真有條理智線整個要燒斷的感覺…這些規劃人員幾時才能將所有人的需求都擺在同一個層面上去看?狹窄的視野讓人以為輪椅席是專門為輪椅而準備的,可是並非如此啊!上一篇有提到新舞臺設計的輪椅席就有可拆式與區域式兩種可供選擇,而板橋秀泰影城的輪椅席則是以可動式為主,若無輪椅朋友購票,則可販售予一般民眾。

輪椅席的設置完全是設計師如何構思這份需求的高度而定。當視野只放在那是特殊需求時,那就只會方便行事,反正有做就好,不影響其他人視野就好、不要擋到逃生通道就好…可當它是一種必要的、普世需要的規劃時,那角度就會變化,我們可以有不同的做法,讓所有人都可用的設計、讓身障者與一般人更接近的方式、讓選擇權真正釋放到想參與其中的人身上。我們需要一顆不一樣的新思維,包容更廣、接納更多、看的更遠。

hand drawing on paper "new idea"

逃脫舊思維的新式、更人性的想法。

小弟在此根據上述再整理幾個小重點與建議,希望可以更完善或能有更多討論…

  1. 先有就好其實更貴:兩廳院目前提出的逐年改善的概念,其實是將區域分開處理,因此能做的改變較小,但每次能做的部分也小,又要分很多次,改的也不一定到位,最後有做卻不見得能有實用性,是多次浪費也可能是變向的浪費。
  2. 我們能有幾個30年:30年才等到一次兩廳院有內部封館大改造的機會,然而去年音樂廳完成改建後,我們看見多2席的座位,但依舊在最後面,只能遠遠欣賞的現實沒變。若戲劇院最終的改善只在3樓、4樓的角落多增席位…那其實是一樣的。但我們能有多少個30年能等到有整體性規劃的機會出現?
  3. 專用的迷思需打破:如同上述所提,輪椅席的設置並非只為輪椅的朋友,受傷、年長者其實都有需要,而這樣的朋友同樣會期待能與熟悉的親友一同在劇場中觀賞表演、討論心得,而不是被隔離、受限選擇或只能獨自一人坐在角落看部分舞台都看不見的演出。
  4. 音質、逃生、安全考量的影響:正因為要讓所有人都有機會獲得最高品質的觀賞經驗,故在這次有機會全面改善時,不但能將安全、通道、音響、空調的因素通盤考慮,更是一個大大提升其品質、可近性、安全面…等眾多面向的升級機會。其實怎樣升級全看設計師如何規劃,不然一定會落入為了全面提升,只好犧牲部分族群的需要的陷阱中。
  5. 票價不因輪椅席而受影響:倘若輪椅席設置的可近性、選擇性都更高!那帶動的勢必是更多喜歡藝文的朋友可攜家帶眷共同進入劇場看戲,票房除了卡司、劇本、場次…等因素外,其實更多的是場地及和朋友一起的感受!就像當年紀漸長,離你而去的,只有體力嗎?提到的,看見是某場地就打退堂鼓,或擔憂朋友坐的不舒服而放棄…那才是我們最在意的點!

 

高高在上的官員們,真的聽見我們的心聲了嗎?

文藝復興,障礙平權幾時行?

d534758.jpg

國家戲劇院,熊貓都進的去還能自行選擇座位,輪椅使用者卻只能被安排在視線阻礙區

你知道國家戲劇院正在封館整修嗎?或許你會認為這與我何干?可是真的是息息相關!請待我緩緩道來。

根據官方釋出消息,本次整修內容包含舞台設備、觀眾席座椅、樓層公共空間的全面更新。幾乎是館內全面翻新,可是!本次的整修卻不包括增設輪椅席!不包括增設輪椅席!不包括增設輪椅席!

那你曉身為國家第一把交椅的戲劇院有多少輪椅席嗎?

5席!

不要懷疑!就官方釋出的消息,國家戲劇院僅有5席的輪椅席。但依據「建築物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第七章 輪椅觀眾席位規定,以各個場所座位總數而論,應有固定比例之輪椅席設置。
無障礙席比例.jpg
國家戲劇院共有1524席座位,依法應設置12席的輪椅觀眾席,但卻只有少少5席的無障礙觀眾席,順帶一提位於對面的國家音樂廳共有2064個位置,竟然只有6個輪椅席!身為國家最高指標的藝文場所卻帶頭做了最壞的示範…而這5席位在那裡?通通都是視線絕對受限的區域!(請參考台北表演場所何處去?)為什麼都是買票進場,以輪椅代步的朋友就註定得要矮人一截、屈就於視野相對不佳的座位呢?

近幾年障礙意識抬頭,許多先進、朋友紛紛投書兩廳院要求改善,同樣付費進場,身障朋友應當享有相同的視野選擇權座位選擇權,而不是只能選擇折頸、被擋、或陪同坐不好座椅的待遇!可是官方最後往往會以一句「該建築物為古蹟,無法更動。」為由,告訴我們這不可行,因為古蹟是動都動不得的!

試問,要過多少年才能等到一次兩廳院封館大整修的機會?所有的舞台設備、觀眾席座椅、樓層公共空間通通全面更新!這表示舞台的設備可能升級、觀眾席座椅可能更新、公共空間可能有所變動…不是嗎?在這樣全面改頭換面之際,唯獨輪椅席的設置無人過問!沒有討論、不能擴增、提出拒絕的理由更是千奇百怪、光怪陸離…

Q1:「增加輪椅座位可能會影響音響品質。」
A1:動都還沒有動過就曉得會影響音響品質?如果真會影響品質不正應該趁此時好好重新規劃嗎?

Q2:「發生意外狀況時,我們擔心逃生動線會有問題。」
A2:所以公共空間的規劃非常重要!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空間規劃好,逃生沒煩惱~~難得能封館大整修不把空間規劃到讓所有人都方便好進,豈不太浪費這次封館了?

Q3:「若是輪椅席增加,恐會造成劇團收入減少,入不敷出,半價票過多將會有不可預期的問題…」
A3:首先,輪椅席的設置方式有許多種,可以像目前多數表演場所特地設置一個區域方便輪椅停靠,更可以效仿目前停業的新舞臺,它不僅在2樓有設置左右兩個輪椅專用席,其1樓的1~5排的單號側座位則是可移動式!只要輪椅朋友於購票時提出需求,於該場次開演前工作人員即可協助空出購票區域,若無輪椅朋友購票,依然可販售該區座位予一般民眾。
因此增加輪椅座位,不見得會影響票房與減少劇團收入,反而可能因為無障礙座位的增加,吸引更多行動不便的身障者、年長者攜家帶眷進入劇場享受藝文表演的震憾及感動。

660489937_m

新舞臺無障礙輪椅席座位示意圖

文化部長鄭麗君才剛打出「文化平權」的口號,而身為最高殿堂的兩廳院卻在此時將輪椅席視為洪水猛獸,甚至將稍有增加數席的輪椅席視為恩賜。可是不到法定的席數就是違法!違法啊!而「建築物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僅附第七章之內容)」更有明確規定:
702.4 席位安排:輪椅觀眾席位得設於觀眾席不同位置、區域及樓層,以增加多方位的較佳視野角度。
702.4.1 固定銀幕水平能見度容許範圍:中間區塊之席位與銀幕兩側之夾角≦90°,兩側區塊之席位與銀幕兩側之夾角≦60°(圖702.4.1)。
無障礙席02_頁面_2

依法規定,輪椅觀眾席位得設於觀眾席不同位置、區域及樓層固定銀幕水平能見度容許範圍:中間區塊之席位與銀幕兩側之夾角≦90°,兩側區塊之席位與銀幕兩側之夾角≦60°。然而目前兩廳院明顯不符合其規定!一、輪椅觀眾席並未設於不同區域及樓層(僅設於2樓)。二、設置之水平能見度絕不在容許範圍內。三、輪椅觀眾席座位數遠低於法定要求12席!

如此過份的國家戲劇院,我們已經容忍其數十年…每次提出意見皆以建築物為古蹟不得更動而作罷。今天,國家戲劇院的內裝正進行全面進化,卻依然停留於古老時代的“有就很好”的概念之中…令人不敢置信!同時我們也不該繼續靜默,應當努力爭取屬於每個人共同參與的聲音!

記得2013年前,國家戲劇院曾演出一部“如夢之夢”,早已聽聞此部神劇的我,在新聞發布第一天就去電詢問乘坐輪椅應當購買那裡的座位?得到的回應是:「十分抱歉,本次演出因舞台架設特殊,故無法提供輪椅席讓您進場看戲。完全就連參與都不能參與的排斥啊!重點是國家戲劇院本來是有設輪椅席的呀!當時的舞台架置如下圖:
蓮花池-640x427.jpg
明顯可看出其特殊的舞台架設是周遭的空間被極度壓縮,而中間一般都向前看的座位其實可以移動或置換成可動式的座椅。因此我大膽推論,此齣舞台劇其實讓國家戲劇院做出平時所不能的改變,一切只看主事者願不願意用心,如是而己。

同時我也有個大大的疑問…這樣的舞台設計就沒有消防安全的疑慮?意外發生時逃離的動線會是非常順暢的?我不曉得~~但只看圖我非常懷疑…

以上提出數點想法、疑慮及建議,若為藝術場地可以做出妥協,那現在內場要全面改裝時,也能將輪椅觀眾席一次擴充到位!因為這真的不影響一般觀眾欣賞表演的權益,反而能提升國家戲劇院的完整性與可近性,成為真正無障礙 (accessibility)的藝文場館。

最後我相信…辦法是人想的,限制也是人設的!讓我們一起將這場文藝復興做到更好!

莫非,這就是整人?

是不是很常會有種錯覺…覺得上帝很愛和自己開玩笑,彷彿全世界最倒楣的就是自己,越不希望它發生的事就一定會在下一秒發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搞得自己腦袋七葷八素不說,有時連身上都顯得有些狼狽…

學理上稱這情形為墨菲定律(Murphy’s Law),簡單來說就是:“凡事只要有可能出錯,那就一定會出錯。”(Anything that can go wrong will go wrong.)。越是擔心害怕,在擔憂的心情下做的事情就越可能因種種因素導致出錯!!當錯已成真,還會推到都是ooo、xxx的關係啦~~我想說個故事…

上星期天氣還處在標準的夏季氣候,午後雷陣雨可說是每日一陣,陣陣雷嗚閃電加令人措手不及的暴雨。有天回家還在慶幸天陰陰的沒有下雨,想趁著暴雨前衝刺達陣!!殊不知才衝不到2分鐘,雷公敲響雷神之槌,雨,從絲狀變成顆粒狀,接著就是轟一聲把堆積在雲上的水氣一次狂爆地震下來!不誇張,10秒,我上衣就溼了一半…立刻跑進騎樓躲雨,一躲就是30分鐘。

在等到身上都要乾一半時,雨終於慢慢緩了下來,想說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出去5分鐘…沒錯,又是啪嗒一聲降下暴雨!是在玩我吧~~回家不過15分鐘的路,每3、5分鐘就來一陣暴雨,是欺負我回家路上都沒有遮蔽物就是!好不容易感覺這雨不會淋的太誇張,最遠、最長又沒的躲雨的10分鐘競賽開始…

天邊感覺都快露出點點陽光,雨也該在剛剛4、50分鐘下的差不多了,全速行進的感覺不如平常,短短的路程也顯得特別漫長,心裡不斷想著拜託別再下雨、別再下雨,就在轉進最後倒數第兩個彎道,直線衝刺最後小巷時…3秒讓人全身溼的雨勢逼的我不得不臨停在一家改衣服的店門口,大概1分半的距離,回家的路…好遠。

明明家就在左邊,卻有家歸不得的感覺,真糟!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才不是我站在妳面前,而妳不知道我愛妳。根本就是明明家門口就在轉角,卻全身溼透還過不去…

恐怖的是,到家把衣服脫了,擦了頭髮、身體…窗外透進一絲絲金黃,轉頭一看,就看見下面的景色。

天空的雲被吹散,已經能看見殘餘的藍天,夕陽帶著它最後的餘輝在另一端閃耀。根本狠狠打了我還溼透的褲子一巴掌啊!15分鐘的路硬是走成80分鐘,還搞的全身溼的狼狽狀…我直接等90分鐘雨停了再回家就好啦~~

故事說到這,大家真的不要覺得老天爺愛整人,祂是“非常愛整人”好咩!!不然那來的莫非定律啊!可是…被整完祂還是會給你一些補償,比如美麗的夕陽、人生的啟發或是多少有一些些成長的幅度。端看你有沒有重新審視這段經歷帶給你什麼?凡事一定都有原因的,不是嗎?

說明力

IMG_7090-2507.jpg

說明,是用其他人聽的懂的方式,說給對方聽。

要說服其他人同意自己的觀點,你會用什麼方式?

每個人其實有自己習慣的方式,有的人靠張嘴、有的人畫個圖、有的人列表格、有的人寫成字、有的人用拳頭……喂~~最後一個小朋友不要學!大朋友更不該使用唷~~無論用那種方式,找出屬於自己最合適的那種就是好方式!

但是…要怎樣才能找出最適合自己風格、特色又不會讓自己難受的方式呢?

我的經驗就是嘗試加跌倒!在不斷與人互動及說明自己想法時,你腦容量中累加的知識、常識、經驗、優勢以有機會產生融合彙整,進而蹦出屬於你的表達方式。失敗,不過是讓你可以更順暢的過瀘器,唯有不斷嘗試與說明,才有精鍊進步的空間。

以我自己為例,開始講解桌遊大概4、5年的時間。一開始只是嘗試想要讓朋友一起體驗桌遊的樂趣,講著講著發現…我在講桌遊時很有自己的風格~~除了本身有點貝戈戈的特質,依據桌遊的設計背景可以帶入一些角色、故事、重點…讓從沒接觸過的朋友也能快速融入其中,搭配玩桌遊時以玩笑、戲謔、放箭的方式去帶領指導,往往能讓氣氛融洽,歡笑不斷,或讓人可能玩到想翻桌…

無論那一種,可以看見面前的人開心大笑、氣到臉紅脖子粗、或哭笑不得的表情,都讓我有滿滿的成就感。

講解桌遊,大大地增加了我的邏輯、結構、炒氣氛和順口亂說的能力,將不同的桌遊用自己的方式說明,這是近幾年培養出來的另類能力,而回其他生活面也都無往不利,只是少了桌遊當媒介那害羞靦腆的自己還是會有木納詞窮、不知所措的時候…

講桌遊,是我的興趣和練功場,那…你的呢?你有屬於自己的說明模式嗎?

慢步

s3x-9327-705.jpg

什麼事情是你會希望一輩子只有一次的呢?

考試?或許~生孩子…有可能~被揍,是最好不要有吧~中樂透!只中一次夠嗎?死亡…你想多死幾次也很難…

真的一輩子只要有一次的…我想就是婚禮了!畢竟辦過一次被搞死的人比比皆是,應該沒人想再重溫籌備婚禮的過程?除非從頭到尾都是另一半在弄,不然辦到不想結的人應該也非常多…就不用說有人需要辦第二次,那前一次豈不…

今天參加一場很有趣的婚禮。新人從一年緣份的夥伴,延續到現在不知多久了?但應該所有認識他們的人都記得在剛開始時這兩人有多麼的衝突、多麼的不搭…(好像到現在也是啦~)可是這一對就從要結束時開始了!非常像偶像劇愛寫的劇本,兩個死對頭在開頭時互看不順眼,在過程中經歷種種關卡,慢慢發現對方好像不是那麼討厭,在一些地方甚至有點合拍,然後跌破所有人的眼鏡!踏進親密關係最崇高的殿堂。

看著介紹影片,想起這陣子他們忙到不可開交的憔悴、出神,聽說還為婚禮細節有許多堅持與爭吵…就像影片中說的,他們一個陽剛如黑、一個陰柔似雪,陰陽間除了互補,有更多的是差異性,想在差異中尋找出和諧的樂音,包容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可今天在影片裡看見一句很令我感動的話…

無論吵的多兇,都會願意回來牽著另個人,繼續走下去。

要走的夠遠,依靠的不是誰愛誰較多、誰比誰有錢、誰在乎誰多點…而是當有難題、有爭執、有裂痕出現時,兩個人願不願意低下頭,牽起另個人的手一起面對、共同渡過。用屬於兩個人的方式,堅定地朝一輩子前進。

感謝今天的新人、志工、主持…讓我參與一場感動、活潑又有趣的婚禮,每次婚禮都像場很棒的同樂會,可以看見許多老面孔,熟悉的、改變的、還有各自成熟與帶著新成員到來的…總令人有股溫暖的感受。尤其看見新人緊握彼此的手,周遭都是一起共渡許多故事的朋友,讓人安心又窩心。

可以找到不放手的人,緩緩慢步,真的很浪漫~(只要不看那些茶米油鹽和日常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