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陷阱

Concept of uniqueness

在僵化的體制裡,你敢做自己想做的事嗎?

畢業季到了,看見一個學生在Facebook上寫了段沮喪的話:找工作時,才發現我他媽的什麼都不會,不知何去何從阿…

聽完他的故事,真心認為他有沮喪的權利,遇上鬼是每個人都不想碰到的事。可是他沒沮喪太久,很快就朝下個可能邁進,為了飯碗去積極努力。老實說,我看見的他很棒!根本不用擔心找不到工作,有態度、肯做事、積極辦好每件交待的事,也很有禮貌,把自信加上去幾乎就要滿分。當然有自己的課題需要去克服,但就業這路一定難不到他。

剛好看見《Mr.Bartender》Ep.02 教育其實是個陷阱 , 裡面點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受的教育什麼都教,但唯獨忘了教我們…思考。我從小就被分數追著打,就是那個少一分打一下的末代,在我之後的幾屆,愛的教育變成主流,可是教育的本質卻沒什麼改變,就是上課、考試、分數…多元入學後更慘,才藝成了現在學生的另一項枷鎖,逼著得要更全能,不然不會有好學校、不會有好工作、不會有好未來…之後就會變殺人犯!!不是啦~~

可是考不好、分數不高就不會成功嗎?那成功的定義是不是太狹隘了點?

很慶幸自己念的是社會工作,在社工裡最被訓練的一項技能就是批判,對於事情要有另一端的看法,而非全盤接受來自一方的說法。思考、抉擇、行動,看似理所當然的流程,可真的有很多人缺乏這種訓練。在教育體系中,看見的機器人多於真人,好像給個目標,有明確的指令,對於很多學生來說是相對簡單的一件事,反正給一個有標準答案的問題或命令,比起開放性的問題,要問他們的想法來說,前者是大家習慣的事,後者卻有些難度。

我們的教育幾時變成這種中斷思考的陷阱了?所有事情都被簡化,每個人都可以輕易做到簡單的事時,需要思考再去行動這事就提高了難度…於是在出社會前,一下得要自己做出決定這事忽然成了關卡!即便成績再好、學習再優,可是社會要的卻不止是你的學歷和成績單…更多時候是想看見你能製造的額外價值,你能帶給職場更多的東西是什麼?

這時候…你做過什麼事情、曾經辦過什麼活動、參加怎樣的社團、打過什麼工、是怎樣的職務、私下除了滑手機以外的興趣,能增加生命寬度的任何東西才是加分和社會上想看的,也唯有這些其他經驗才是累加魅力與實力的關鍵,空有分數…在畢業一、兩年後只會更一文不值。

逃離被填鴨下的陷阱吧~~找出真正有興趣又想做的事,發掘可以展現自己能力的舞台,把握每次能上台或露臉的機會,發出屬於你的光芒,然後不要執著於課業上,如果人生只剩那幾個數字…也太可惜。學生時期,應該能有更多的可能性。

告別…豈止百日

百日

那場沒有眼淚的告別式,總有潰堤的一天。

電影“百日告別”講述一場車禍,兩個主角,各自失去至愛親人後如何重新找回生活步調的故事。電影步調緩緩慢慢,從兩個主角石頭、林嘉欣相互交叉進行,有時兩人會在同樣的法會上重疊,在各自又過了幾個七後有個短短的交集。很慢,可失去過親人的朋友就會有些感觸。

當意外發生時,你會有怎樣的反應?

電影的兩個主角同時呈現傳統華人世界裡的風範,不哭,或是事情實在發生的太突然以致於無法哭泣。電影很有趣地影射了宗教搶人的橋段,基督徒的送別與佛教的頌經超渡,親友各執一詞在爭辯時,最痛心的當事人只能沉溺在失去至愛的漩渦中…甚至早上起床時,依舊思考著那熟悉的背影呢?是不是陽光一照、拉開房門,對方就會現身在平時站的一角,用最平常的對話,和自己問早。

而周遭的親友則會用自己的方式給予關心。李千娜以妹妹的角色擔心著林嘉欣,想要無時無刻陪的她,害怕她會做傻事;石頭身邊有一大群教會的朋友,會不斷在他們聚會的場合出現,告訴他也沒什麼不好,終於回到主的身邊…一次兩次,還在悲痛欲絕的人就會爆發!把過度擔心的人趕走、質疑在上面的主、神、佛、阿拉究竟在幹麻~~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尤其往生者越是虔誠時,被留下來的人更容易產生這樣的疑問。

接著拒絕完,人就會設法走回軌道,去完成去世的人的願望,或是遺留下的事。探索與執行的過程,思念便會無止境地從四面八方鑽出,任何與之曾有連結的回憶…一道料理、一個筆記、一段音樂、一絲氣味、一閃而過的影象…好像可以抓到什麼,可是又稍縱即逝,當我們想去看清那團模糊時,彷彿線索的記號早消失無蹤~然後繼續向前,直到可以踏穩腳步,度過一天、再一天、再一天一天,以為日子應該可以就這樣不斷走下去。

然後在個偶然的機會,因為有信任的對象、可能有相似的場景、剛好觸碰到最崩潰的那個點…我們才曉得原來那傷痛根本没有過去,只是被一段段湧來的現實與安慰給壓抑,想要不讓周遭的親友擔心,於是只好展現出很OK、都沒事的狀態,不去碰觸、不去看就認為告別完畢。

可沒有撕開痛處去和離開的人告別,永遠不會有完畢的一天。流洩不出的痛,就像癌細胞潛伏在心裡,是顆除不掉的未爆彈…傷心是種為愛人的付出,而放手,則是留下的人得要學著勇敢的必經關卡。和離開的人告別,是一輩子學不完的重要課題。

誠心推薦給想看片的朋友,尤其看見林嘉欣抱著亡人弟弟一起痛哭時…強忍的淚,只是未到發洩時。

畢業

IMG_9183-999.jpg

光芒,因為你所做過的事而散發,所有的事,都會成為未來路上的支柱。

六月,是學生集體轉職的月分。無論下一站是晉升成碩士、出社會從基層幹起、綁上必勝頭巾準備考試、還是想在家裡當個宅宅…大部分的人都會從目前的學校離開,前往下一段未知的旅程。

參加我們小太陽志工團送舊第4年,每次都會有“哇賽~~這些人要畢業了!”,有時會有這些人真的長大了~~更多時候則是帶著祝福期許他們能有更好的將來。對於在志工團待過,經歷大小活動磨練的畢業生們,我一直都相信前方的路對這群永遠有無限創意的夥伴來說,不會是問題。

昨晚有個很有趣的狀況,畢業生中有苦主代表。不是找不到工作,而是工作的部分內容有點適應不良,對於剛出社會來說,負擔很重,幾經調整…變成自己更難有價值的感覺,重要的是環境與同事無法讓其累積實力去承接原本有可能能達成的職務。真的很可惜…因為我認識的這位其實很優秀,只是需要點時間去摸索。我指的有趣是,當每個人有提到任何關於出社會可能很黑暗、不溫暖、很恐怖…之類的話語時,這苦主就會點頭如搗蒜地瘋狂點頭,就差沒音樂就能來段甩髮舞的表演…

可是畢業真的沒有這麼恐怖,所有你曾做過的事情都會留下點什麼。跳出來辦理活動,就會擁有企畫的能力、協調的經驗、合作和吵架的記憶…參與一個社團,一定會增加人際、人脈,學到社團主要的宗旨,體驗群體生活的樂趣。讀書讀的超厲害,照樣能得到豐富的知識,或是超強的獎學金魔人稱號,甚至可能被企業主看見,讓職場之路更近一步。

這些曾經就像埋在皮膚下的血管,每件事情都是奔流的血液,做的多的、熟練成習慣的就會成為骨幹,還在探索或是初識的就像表面的毛髮,過程中獲得的支持與交情很像衣服給我們包容和溫暖。透過一次又一次洗練,讓你展現最終的自我讓其他人看見。

每次送舊,都會看見小志工們哭的很兇,每年都會有不同的人說“以後沒有你們該怎麼辦?不敢想像沒有你們的日子…”可是一屆一屆下來,志工團的骨幹更堅固、枝芽也發展的更茂盛,生命更會找到出路,而日子也會一天天過下去。就像昨晚一個很可愛的大志工講的“可是三天後我就不難過了~”

畢業,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優秀的夥伴,看著每一批人從青澀到茁壯、從懵懂無知到成為獨當一面、照顧別人的小太陽,這過程裡會吸收來自不同的養份,也會被各種奇形怪狀的方式滋養,最後開始去影響下面的小志工,然後有天回來讓我們看見不一樣的你,無論好壞,這裡都留了一個位置等候曾在這園地一起生活過的所有人。

期許所有畢業的夥伴們,未來大家就是一起向前的朋友,讓我們都成為有故事的人吧!

享受失敗吧!

JM-03292016-Healthy-dsc_4959.jpg

思考與動作,是兩件截然不同的事,沒有做之前永遠不會曉得事情是簡單或困難。沒在過程中摔個跤,也很難看清自己疏忽了那些地方。

近來開始交辦任務給學生。工讀生的人數成長,完成既定工作的時間理應縮短,而在這狀況下,為免閒置人數過多、滑手機之低頭族增加…我們開始讓學生嘗試一些東西。像是書籍轉檔、目錄重編、校園美食、自發思考、海報設計…未來應該也會加上影音檔案字幕後製的部分。

沒辦法~~個人就是宅,盡會些旁門左道和奇門遁甲的玩意,所以交辦的事就會偏向得在電腦桌前,一遍、一遍、再一遍重覆、搜尋、編排和調整。

很無聊、很難或很令人腦袋爆炸都有可能,因為不熟悉、不會、沒接觸過…所以不見得每個人都能得心應手。有時我腦裡似乎有個藍圖就交辦出去,並沒有答案;有時也不會設定工具,反正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我就是混亂拼裝的工具人,自然也不會像TQC或無聊的考試制度給出是非選擇、標準流程限縮大家的可能~

而我相信大家做出的成品,無論是好或不好,驚豔或驚嚇都好~反正好的部分就是留下來繼續,不足的地方再一起想想可以多做些什麼?讓我們都能接受最後的成果。我站的角度不見得對,雜學起家的自己也不一定可以回答每個問題…可是我們有谷哥啊!現在有什麼東西是谷大哥解決不了的?只要有心,任何人都能成為工具大師!而我深信,每次大家的成品一定會讓我驚豔!

重要的是勇於嘗試的態度!

在這裡工讀不像傳統求學中的各階段,永遠只有成績成績成績!考的好的、分數高的就是好學生,考的爛的、成績差的就是壞學生。我和同事只專注在一個東西:態度!處理事情的態度、待人接物的態度、面對問題的態度、執行指令的態度…

資教當然是個大家平常就會出入的空間,但當角色轉換成工讀時,要放下一些平常的東西、要認真對待工作中的一切、要果敢拒絕平時嘻笑怒罵的誘惑,或至少收斂一些…這是擔任工讀應有的態度,若缺乏這些而只把自己放在原本就是學生的角色上,那很多事就會顯得輕鬆、隨興,在不在乎、有沒有盡力,一眼就看的出來。

丟東西給學生,其實也是我正在學習的部分,不然自己做出我滿意的成品,我的進步有限、我的程度無論有沒有變,一起的學生都不會有改變的可能…

我不曉得交辦的事務究竟在大家心裡有多困難,可我自己就是“錯中學”最好的例子,現在看見或交辦的內容,都是我曾經一點一滴靠網路和實作去累加出來的實力。不然社工系幹麻要會做海報、剪影片、架網頁…我不聰明也不是含著鍵盤出生的人,可以有看似熟練的技術,就是失敗、改善、再失敗、再改善…每次做錯就會曉得到底那裡有問題,谷哥完再動手實作,每個步驟都透過做的操練留在身體之中,錯的越多、記憶越深,下次遇上要改就更順手。

最好的老師,就是失敗。比起求學時期被一股腦倒進八輩子才消化的完的知識,我現在熟記的是自己讀的書、自己用的軟體、自己親手學會的一切…以前考試考壞被打硬記的東西,現在早忘的一乾二淨,可是親身經驗的所有卻記的一清二楚。

真心期望未來的教育和身邊所有人都能享受失敗的樂趣,沒有跌倒、沒有曲折、沒有嘗試只敢踏在安穩的道路上,實在太過無聊…而且沒有把握還能失敗、沒有標準答案的時期,真的非常可惜!一起擺出華麗的跌倒pose吧!

中暑危機

fire_fk8bGL5u.jpg

體溫調解異常脊髓損傷患者,尤其是頸椎的朋友,很容易無法正常調節體溫,極度怕冷或怕熱或根本兩種都怕的病友都有。台灣的天氣冬冷夏熱,對於無法自行保暖或散熱的脊損朋友來說,每天出門甚至在家都是種考驗,一不注意就可能中暑、感染或是冷到全身打顫而無法自制。

很不巧,我極度怕熱(絕不是因為脂肪多!!),大刺刺的豔陽根本就魔王,讓無法流汗散熱的身體積累爆炸熱能,直衝腦門後頭暈是基本,更扯的是全身熱度都堆疊在肩膀以上的酷刑。所以夏天在外面常臉很臭或呈放空狀,想要抗衡就快耗光體力…而那表情大多時候都是快掛掉的前奏。

上周末帶學生去南投、台中玩,中台灣的太陽公公展現了幾乎百分百的熱情,即便一上車就躲在冷氣口直吹的位置,可火山的能量豈是在火山口吹吹冷風就能驅散。兩天下來就在想…應該有小中暑吧?尤其連續幾天都沒睡好,一回家便開了今年頭一次冷氣,期望在舒適的床上可以讓身體復原的速度加快!殊不知……

隔天下午,辦公室盼了許久的冷氣維修技師終於現身!一行人表示壓縮機故障要更換,所以得要…

關.掉.冷.氣!

沒錯,雖然我們很可憐在一定空間下只能開3台中的1台冷氣死撐,可是無魚蝦嘛厚啊!維修要看壓縮機的運作情況得要全關!是的,就是全關。而我們辦公室地處偏壃,前面有堵高牆、左右有一高一矮的建築物擋後、後面則是與另間學校隔開的小石磚牆。這代表什麼?

沒有風…是的,連一丁點流通的風都彌足珍貴!1點多2點來維修的大哥,一路修修修…到3點、4點多。而門外水泥地強大的折射威能絲毫不客氣地將紫外線、紅外線、幅射射線通通轉進辦公室…完全就是烤箱!而我們是裡面靜待熟成的全雞。電風扇開到最強直吹,全部都是焚風!工讀生從大太陽下送公文進來…“老大,你們裡面比外面還熱耶!

崩潰…除了這兩個字想不出其他形容詞。腦袋慢慢糊化、思考東奔西竄、有數股能量彷彿想從印堂/太陽/風池/百會…各穴激射而出。堅守崗位這事,變得超級困難!

在辦公室加班暴斃時有所聞,老農在田裡辛勤工作脫水昏倒也有,可在辦公室辦公辦到中暑的該不多見吧…

我幾乎每年一次…冷氣一壞就得尋找避暑寶地去休息,把熱散去大半才能回到座位做事。

脊損於我最大的關卡不是四肢癱瘓,而是一不小心就會中暑的危機!一但中了就像褥瘡般,餘威盪存好幾天…刮砂、按摩依舊無法完全恢復,時不時的頭暈、頭痛,曬曬太陽類似中暑的跡象就悄稍復發,讓人不知究竟有完沒完…

下次見到我臉色難看,麻煩不要急著嗆我,大熱天要約也拜託找夠涼的地方…不然就只能看見奄奄一息的我囉~~其實不止是我,許多脊損朋友也是,要是下次看見一群輪椅擠在風口,請給他們一點空間和時間,吹一吹其實就有復活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