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t 菲律賓菜體驗

七月底換了新看護,和熟悉的瓦西截然不同的人(廢話!!),是菲律賓來的羅德玲~

大我一歲,有兩個小孩,分別是十二歲的女兒和五歲的兒子,之前來過台灣6年,是難得有練中文的菲律賓人,而且非常標準!!

在台灣其實有非常多的異國料理,常見的義式餐廳、日本料理、法國菜、大份量的美式漢堡炸雞店…但我們確實很少會去吃南洋料理,頂多就是咖哩而己~

今天新看護約了同鄉的好友,因為下午我還有課,所以也無法讓她放假~協議下就和她一併到晴光商圈附近的小菲律賓區,說要請我吃菲律賨菜~

小菲律賓區大概在大同大學對面,超過晴光市場後到圓山花博前的那塊區域,一到中山北路那區域,就充斥著一大堆菲律賓人…(雖然我分不清印尼、菲律賓的差異…)

集合後去德惠街吃了家異鄉菲律賓料理…嗯~會英文還是有好處,即便菲律賓話聽不懂,還是有英文能講上兩句~突然覺得自己英文實在不差啊啊啊啊~~

上桌的菜有四小盤,分別是巴比Q烤豬肉串,燒肉塊、沙嗲牛肉和什錦蔬菜~而她朋友還多一個不曉得什麼鬼的綠豆煮…

巴比Q烤肉串鹹甜鹹甜,非常開胃;燒肉塊就像是港式燒臘裡的燒肉,但有附好吃的沙嗲醬,一沾風味整個有提升~外皮酥酥脆脆的也滿好吃,會有咔啦咔啦的口感;沙嗲牛肉的醬料有種沙沙的口感,牛肉稍硬,但味道很好,整個就是兩個字:下飯!什錦蔬菜裡頭有四季豆、茄子、蘿蔔、蕃茄、苦瓜、肉,以茄汁為主調味,但味道有點多~混在一起不難吃也不到好吃;最後詭異的鹹綠豆沙沙泥…完全就是~不太想吃太多口的東西,味道很顛覆一般甜綠豆的感覺,所以一整個怪啊~~~

很難得有機會能享用菲律賓菜,其實很好吃又下飯~只是最後的甜點也真的太甜…有種南洋的糖都不用錢的感覺…個人真的受不了~

覺得大家有機會也能去試試看~

人生開始有些不同的體驗,滿不賴~

正向的價值

自從“一句話惹腦身障者”開始出現自以為是的正義魔人起,就覺得有些人真的很莫名其妙…

常常在參與工作坊、學校辦活動、社會整體氛圍、甚至網路言論裡總把身心障礙者定調在樂觀、積極、勇敢、陽光、正向…上面~

老實我這些特質都很重要,但眞的不曉得為什麼非得把這 些玩意都硬加在身障者身上…

每個人生來都是獨一無二的主體,在不同環境中長大就會習得各類相異的技能,於是發展出專屬於你的個性、習慣、面貌,你的人就是這樣被雕塑而來,是你同意或妥協下,生命悴鍊的成果。

然而人的面向不會只有一種,七情六慾是非常正常又一般的產物,想當然爾,身障者也會憤怒、傷心、難過、悲哀、憂鬱、低落…理所當然!!

那為什麼這些卻不能出現在旁人面前?

身障者就一定得在晚上或獨處時去消化處理這些情緒?什麼鬼道理!

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學生在公園一角哭泣,和路人說自己考壞了,想要一個擁抱。是令人憐惜,可以秀秀的。
一個臉上有點痘疤的青春期男同學在同樣在公園椅上流淚,和路人講自己少了兩分被打了二十下。是活該、不夠努力,下次不要再犯了。
一個行動不便的孩子在公園椅子上掩面,訴說著自己被歧視、被欺負了。是你很棒,你很勇敢,你已經做的夠多了。

What the heck~~~~~~~~

憑什麼身障者就一定得代表著正向光明的象徵?那份強加上去的勇敢或不明所以的加油,有時實在是非常刺耳和讓人想罵髒話~

難道因為有部分的障礙或不方便就 不得不扛起這樣的評價、這樣的面具嗎?

又不是每個人都能在成長的道路上長出這種特質來,為什麼多了一個“障礙”的標籤就不得不肩負起這樣的特質?

誰規定又是誰強加的?

虛偽又愛掩飾太平的氛圍該是集體的共犯結構…

總愛抓著都這樣了還不正向積極點,你看看那個誰誰誰都行,為什麼你不可以…

簡直就是無恥又無上限的強迫霸凌!!!

要這麼說起來…整個華人有幾億的男生都有手有腳為什麼只有一個金城武、一個郭台銘…那麼多女人,怎麼只有一個林志玲、一個蔡英文或洪秀柱…

不要說他們的長相、背景、資歷本來就不同,要是給你你也可以…

那為什麼身障者就一定都得要有正向的價值觀呢??

完全的偽善強迫,而且莫名其妙!!

幾時才能還給大家一個真正公平又不強制別人帶起面具的社會呢~

關於逝去…《曼哈頓戀習曲》-電影心得

11954613_10152966487681533_4580480367271521672_n

好像是去年上映的“曼哈頓戀習曲”記得首次發現這片是從費媽的po中得知,立馬被亞當李維和綺拉奈特莉兩段唱歌視頻給打中,立馬加入當年必看片單。

可惜當年上映看完後,只感到歌唱的不賴,這樣的感受。

上週重新在忙碌中又邊看了一次,心境真的會影響人的大部分…

片中描述著失意的唱片製作和失戀被劈腿的詞曲創作意外在pub相遇而衍生出的故事,不得不說歌還是好聽的不得了,再看一次還是覺得綺拉奈特莉的歌聲很優~

A Step You Can’t Take Back”裡頭開頭就是獻給所有都市裡寂寞的人~開頭講著…

So you find yourself at this subway
於是你發現你駐足在月台旁
With your world in a bag by your side
孤零零的和一只小袋子,裝著你的全世界

在逝去某些事物後,人生就像是突然毀滅一般,無時無刻只能觀察到在角落中的自己,彷彿天上無時無刻都有一盞小小的燈打在你身上,而周遭都是無止境的黑和吵雜的聲音~

而自己則隨時準備面對掉落的失重,還有想解脫的念頭,剩下自己獨自面對的那痛楚的感受太過強烈,以致於你認為世界末日也不過如此。

可是在谷底觸摸著痛楚帶來的疼與撕開心口的絕望後,看著身旁孤零零的小袋子和你自己,既然末日來臨也不過如此,那繼續活下去又怎樣的體悟令人得以一天天地走下去。

或許得過著一陣行屍走肉般的日子,可那無法踏出的一步就讓你擁有得以往向的希望。

另一首“Like a fool”出現在她對著手機留言唱著…

And you have broken every single fuckin’ rule
你毀掉了所有他媽的我們約定好的一切
And I have loved you like a fool
但我曾經卻還像個傻瓜般的愛著你

完全就是戀愛中被放下的那一端的心情,傻傻的信任著兩人的承諾,最後卻只剩下自己看著那些諾言…

無關兩人之間是否有過什麼海誓山盟,在發生質變時就是缺乏溝通或是少了當初的悸動和連結,經營關係是兩人是否願意持續給予及接受改變,有時需要很多的包容,有時需要很多的新意,有時,需要的只是多一點的擁抱…

遺忘當初是恐怖的開始,像冰塊在當溫下一點一滴地化開,那開頭往往輕微的讓人連感覺都察覺不出,等到結束時,原來的冰早已不成原型…

只是往往為時已晚,而有人仍守著,那不再重要的思念~

其實也很喜歡裡面有段男女主角用著分離器共同聽著彼此的歌單,在街上四處悠閒地亂晃,分享對於歌曲、未來、過去的想法。輕鬆、無負擔、隨心所欲,有個能接受亂七八糟或曾經不堪的自己的人,傾聽你那經歷,陪著你重拾那痛苦裡的付出與獲得~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有的那個人會送上一罐啤酒,有的會給你一個擁抱,有的會陪著你落淚,有的會比你更生氣,有時就是留下絕不會關機的號碼…

在逝去後,真感謝這些人啊~~

Facebook公然歧視台灣身心障礙者事件!!

今天(8/23)全球擁有極大用戶的Facebook竟然公然做出歧視台灣區身心障礙者的舉動…在我國憲法及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皆明定:人民/身心障礙者應有平等參與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之機會的法條,卻還是發生如此憾事,實在令人無法相信!

事件起源於昨日(8/22)由一位夥伴發起“一句話惹惱障礙者大賽”,單看活動標題或許會有許多疑問,但近來已有無數個以一句話惹怒xx的活動或社團如火如荼地掀起各行各業不同的心聲,讓同行感到安慰,讓社會看的慚愧。因此活動頁面一出,立刻也掀起無數在生活中遭受不公的身心障礙者群起呼應。

在華人世界中,溫、良、恭、儉、讓一直是儒家提倡的美德,因此很多身心障礙者遇上不公不義之事多採取以和和為貴之姿,受了委屈自行吸收、忍氣吞聲,只為了一團和氣。

但在此活動公佈後,我看見許多身心障礙者日常生活中難能可貴的經驗分享,一個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讓社會看見那些用愛、用包容、用都是為你好所包裝起來的善意提醒,是多麼殘忍地在對這些身心障礙者進行千刀萬剮,而且做的如此自然、那麼理直氣壯讓人認為不接受就是不知感恩、不懂惜福二字怎寫。

活動中最珍貴的是,有很多身心障礙朋友透過本次活動將自己因為障礙所受的歧視、不滿、殘酷的真相撰寫而出,那種勇氣,那種夥伴間相互自嘲、漏氣的幽默感,是要經歷多少的傷害、多少的無知、多少的心碎才能展現出來的?也有更多夥伴因此受到療癒-“原來我不是唯一的一個!!”這樣的氛圍在活動的留言裡處處可見,這些身心障礙者,乃至於其家屬都遭遇太多、也忍受的太久了…

而這麼寶貴的生命經驗體悟難道不正向、不感人嗎?那同仇敵愾、只有身為身心障礙者與其家屬才懂的壓力、負擔與無奈,就因為少數人的誤解而將多數人的抒發與療癒之門關上?那些撿舉者真的了解活動的目的與真諦嗎?真的有把所有文章與留言回饋都看完嗎?還是純悴看見標題認為身心障礙者應當要正向、陽光、感恩,不該怨天尤人、曲解他意因此而檢舉,無從得知。

但在今天(8/23)上午起確實有些打著正向、感恩的版友質疑活動的目的,然而這些非身心障礙者真的懂身為身心障礙者所受的目光或壓力嗎?

難道身心障礙者就連表達內心真實感受的權利都沒有嗎?連思想都要被禁錮,這不是歧視,什麼才是歧視呢?請Facebook給出交代,並還給身心障礙者正當發言與發洩的空間!!

暴力

我的朋友-朝富豪的腦袋打開一定會發現裡頭的皺褶異常的多,因為他總在陰人…不是~~總是有很多新鮮新奇的想法在跑,而且都能趕在風頭之上!!

回到前兩天才出現的“一句話惹惱障礙者大賽”,和之前經歷的麥當勞事件、身障大遊行一樣,在鄉民發現後就會開始有反對的聲浪…

有些家屬的立場是可以想見的,為了怕家人再次受傷、為了不要再聽見惡毒的話、為什麼不是感恩、感激、愛…之類的比賽??

那平常我們還聽的不夠多嗎!!!!!!!

社會的不公不義早已是種常態,而不明白裡頭苦楚的大眾卻總愛以珍惜惜福、不要惹事、要懂得感恩、要正向積極溫暖包容…恐怖的洗腦攻勢在“以和為貴”的氛圍中無上限地被使用、濫用,甚至拿來指責不服這套標準的身心障礙者!!

想要導正他人的思維,基本上就是種暴力~

就和恐同者認為同志應該被治療,一定得是異性戀者才符合“大多數”人的價值觀。這種強制性令人不舒服。

到底是誰規定身心障礙者都得要樂觀、合群、陽光、感激、善良?

我們是人,人就會有情緒,就會有高低起伏和七情六慾~也會有想要不吐不快的時候,也會有想鬼吼鬼叫的衝動~

但就會有人跳出來問為什麼?這有什麼意義?這樣傷害好玩嗎?

連內容都沒細看也讀不出作者內心狀態的人,憑什麼高舉自以為是的正義來對我們暴力相向?

只能說果然是好兄弟門開的月份…頻率不對的外星人特別多,還是死鴨子嘴硬的類型~

不要再把偽好的枷鎖硬套在我們身上了!!

請正視我們應有的憤怒和發言權~~

然後不要再用版上寫到的話來和我對話!!!

副作用

時間的腳一定長的很長,大概就是神話裡橫跨兩塊大陸的程度吧?

所以走起路來絲毫不留情也不回頭看,專心一致地努力維持自己的步調向前,一無反顧!

可惜人永遠追不上它的腳步,不是被它無情地超越,就是在睡夢中遭遺棄,更慘的還被它的腳不小心勾到,以致被踹到遠遠的角落去…

很多人都講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聖品,隨著分針秒針相互競走之下,很多流著淚的眼眶會復原,很多痛到無以復加的傷心會被縫補,很多熊熊燃燒的憤怒會被澆熄…

但沒人細看過它所帶來的副作用~

那天真單純的信任就此消失了,那防備森嚴的高牆層層築起;那開心歡笑的容顏不再展現了,那深沉守衛的嘴角有著千斤重鎖。

改變的習慣可以適應、失去的重心可以轉移、轉頭的那端可以道別~

但喪失的遠遠不止是習慣、溫度、回憶…還有對人的距離,重新接納的生疏與擔心受怕那根草繩所繫的警鈴~

更恐怖的是處處可見的身影及補不完的失落,令人崩潰…

想要重啟發自內心的微笑線,好像突然成為難以達成的困難任務,需要強大的契機和耐心的等候~

時限……未知。

就和人生一樣。

生理時鐘

已經幾週了呢?

在凌晨時分不自覺地就睜開雙眼,盯著窗外尚待翻出魚肚白的天空,大多的時候都還處在正常游走的黑。

對面大樓不知幾樓的住戶有著很閃亮的黃燈,時常熬夜,或根本不睡!是附近大樓中難得和我同樣早起的鳥,可惜我其實不太care有沒有蟲能吃…

天色由黑漸漸轉為深沉的靛藍,再慢慢散去那些多餘的重量,緩緩地光線破出一個洞,露出躲後背後的天藍,雲是破碎不集中的捲雲或塊狀,感覺就是好天氣~

看不見時鐘的確切時間,但以感覺天色上看來,約莫是4點半左右…怎麼會在這時間醒來呢???

這是瓦西在時,每天要起來朝拜的時間……

雖然很多時候都是我被鬧鐘吵醒,然後她得掙扎很久才能起身、拍拍大腿、小腿,伸展一下身體,再數個1,2,3拉著床欄才能順利拉起自己的身體~

關鬧鐘、打開燈、去廁所把手腳臉都好好洗乾淨,回到她畫下的聖地,穿好全身的配備,開始邊拜邊打嗑睡的流程…

曾經有過覺得這一天5次的必需很麻煩,也曾覺得每次都拜到睡著根本就不虔誠…

可是在這樣的模式下超過十年~每天被吵醒、亮醒、莫名其妙自己醒~

這種習慣讓人有種安心的感受,沒有所謂的好或不好,就養成了~

現在想想,是種幸福。

以往一覺到天明的特異功能隨著一連串的神展開消失了~而所有的習慣也在一夕間毀滅…

只剩下新的習慣要養成,還有殘留在身上的紀憶反覆地流動,讓人得被迫克服。

思念的重量,真的很重啊~~

多久?

11143657_10152952394381533_705363973777005751_n

蘇迪勒颱風強勢襲台,收假隔天前往資教發現隔壁的老樹硬生折斷,傾倒的方向若是轉個彎,那我們的資教就該會應聲消失…

細看這根折斷的樹,它是從根部中間幾乎被掏空而斷,遭侵蝕的範圍大的恐怖,幾乎所有基柱都被螞蟻蛀光,即便外表看去仍是雄壯威伍,卻早已外強中乾無力堅持於世。

不禁令人反省己身,是否也像這顆大樹一般?

從學生時代到踏入社會,遇上壓力或好友齊聚便前往吃到飽、精緻大餐、生冷不忌地吞下遠超過所需能量的食物,為了撈本,不要浪費,輸人不輸陣…等任何理由,傷害著自己的身體。

進到社會中受到現實的洗禮,有些作法就在潛移默化中被吸收,在最嚴格的標準下它不及格,但把一眼閉上,這可以讓事情順利進行,而且也不會有人發現,何況大家都這麼做~

不同場合的應酬,總會有長輩、長官、長的比較威嚴的人想要敬你兩杯,或請上一兩根菸,拒絕在這種場合會被視為不給面子、不識大體、掃興…的行為,兩權相害取其輕也,於是妥協了一次,接下來也推不了…

情緒起伏自然是有高有低,但身旁多少會有些處在低谷徘徊的朋友,或隔壁同事、自己兄弟、閨蜜姐妹需要大吐苦水,有時候…真的是沒完沒了或早已聽到會背,這時只能提供衛生紙、肩膀和聆聽的耳朵讓對方盡情發洩~(即便再想掄起憤怒的拳頭…)

負面的情緒、入口的毒素、模糊的灰色、自製的虐待…無不在掏空我們的根基,有形無形地讓我們衰敗…

那個在嘶吼著“我不要!夠了!”的小我,被刻意遺忘了…只因為社會教導我們要堅強、要獨立、不要麻煩別人~

長大就沒資格耍點任性嗎?還是明明看著自己內部有那裡開始腐爛了,卻提不起勇氣和體制、人際、壓力作對抗?

有多久沒有檢視自己的狀態了?有多久沒有好好和自己相處過了?

找一天,好好給自己一個大大的擁抱吧!

把那個在角落畫圈圈的人狠狠揪出來!別再讓他自己待在那陰沉不願面對的土裡~

颱風夜

11800525_10152923387926533_8908498433809870170_n

風雨漸強~窗框被雨濺出破碎的水滴樣

滴答滴答時不時傳來雨狠砸玻璃的聲響…

筆電播著剛調整好的清單~每首都有些詞境敲打自己的心

自殺式攻擊的風雨彷彿在嘶吼著有種就出來橋啊~的話語,狂妄地態度讓人想出去問它是在秋三小…

這樣的夜總是容易湧起許多回憶

在年少輕狂時的記憶、在悲傷孤獨時的留念、在色彩繽紛時的狂戀…

和家人一起煮泡麵、貼窗戶;和隊友一同大掃除、堆桌椅;和好友一塊吃魯味、喝啤酒;和重要他人窩著取暖、做無聊的事~

除了戲劇裡殺人、埋屍體、發生車禍讓主角失憶的背景外,其實我們也擁有好多好多在颱風來襲時的畫面

好想念小時候能在雨中踢著水、濺起火花,被路人大罵猴死囡仔的一切~

有時候就非常適合去給狂風暴雨洗禮一番!!!

想要親自感受雨水流過手中、頭髮、身上的觸覺

想要撫摸那個在雨中的人

想要…好好和他講講話

缺口

vector-illustration-of-a-broken-heart-shape_G1jGj9ou_L.jpg

這幾天幾乎都沒什麼睡眠可言,雖然早就為這天準備許久,但時間推進到最後仍是令人心碎成黑洞狀的失重…

由於也沒什麼睡,所以一直在看著窗外天色的變化,從一片漆黑中漸漸畫出一點深藍,藍色的幅度漸強宣告著離別鐘聲響起時限的漸近

一路摸到2、3點才能睡的瓦西,在4點半鬧鐘鬧起時還想多賴一下床,為了怕飛機飛走,只能時不時提醒她要起來朝拜,並在過程中發現她沉默到睡著時出聲提醒不能再睡了~~

運動著自己的左半身,節奏明確又混身是勁的腿部動作,拉開、彎曲、用力伸直~感受強而有力的手掌按摩我的手臂、肩膀、關節,很清楚痠痛的點又帶著力道的推壓

手摸上我的額頭念著聽不懂的印尼式祝禱,要健康~要開心哦阿弟~

然後提醒我要注意新外勞有那裡是做不對的一定不能讓她照之前的做法做…

6點半,先下電梯在一樓等待的我,聽見瓦西在樓上喊著的聲音,應該是在對這個家道別,說著謝謝和再見

每一個物件、每一個硬體、每一個人她都視為生命體般的看待,然後對其揮手,感謝這一切給她的協助與方便…多麼可愛的家人啊~~

在車上時她說:她拼命大敲我哥的房門,說她要走了,要哥注意身體健康,謝謝他…但哥只有哦、好的回應,讓她覺得哥怎麼那麼懶~

我想…她是捨不得也擔心哥

到機場就遇上曼玲和庭瑜兩個不知在早什麼的傢伙,接著看到更早就埋伏在機場的宏宇和詩茹,還有後來的意雯一家,大家一起排著隊,為了送我最親愛的家人瓦西…

有種真的是福報的感受…

這15年來她對我的付出,且總是不介意更不吝嗇伸出照顧的手給予我身旁的同學、朋友、學生、夥伴,甚至try的十天裡連日本和各地來的夥伴都叫她媽媽…

她真的是很多人的媽媽,以她能給予的溫暖、協助、食物,真誠地互動、笑容、讚美和我身邊的每一個人交流著…就算語言不通、偶爾不懂、有時會鬧些笑話~

可依然是那個大家喜愛又樂於付出關愛的媽媽~~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請到她當看護

通關的隊位緩慢消減著,很快完成登記和檢查的手續,我們就往3樓的登機層前進

時間上的緊迫讓我們只能短短拍上幾張照片,離別的鐘聲彷彿開始響起…

最後一小段路,我和瓦西走在最前頭,她揹著很重有9kg的背包,右手提著一袋來自大家的祝福,左手牽著我的右手,就和有時我們散步回家時一樣

我快速地講著對她的感想,把想好記得的印尼話都搬了出來,希望讓她曉得我有多麼不捨、多麼想她…

逼近登機的入口,人龍的尾端,8:05前要進去的最後通諜就要下了…

瓦西提起行囊朝入口走了幾步,然後回過身跑來抱住我,左邊、右邊,捧著我的額頭親了三下,說著阿弟~阿弟啊~~緊抱著我的同時,爸也來抱著瓦西對她說著謝謝…

看著瓦西的淚水湧出,我只能強忍著滿眶的模糊,她再次轉身提起行囊,嚎啕大哭邊用絲巾擦眼淚離開我的視線…

瓦西忍耐忍痛的能力我很清楚,即便再痛再難過都很少哭出聲音…

她嚎啕的哭聲一直環繞在我耳旁

我好想衝進去要她不要走啊!!!!!

回到車上,不斷湧現好多好多的曾經,響起最後哀嚎的哭聲,看著她拭淚的背影…幾乎是決別的分離把心轟成一個大洞

止不住的傷心和難過、劃不開的不捨與愧疚、補不齊的遺憾及失落…

原來我的淚還可以流洩成這樣,原來我一直以來的準備都沒有用,原來我對瓦西的看重竟然高到這程度…

心裡缺了一塊的感受好重…令人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