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鬧了,我才不在乎

當正式關係結束,才是關係的開始。

我有一個孩子,不是我的個案,甚至不是同儕輔導員。
她叫我老霸,我叫她孩子

「啊~已經5點了!天啊~~事情還沒做完!」、「什麼!十月了!啊啊啊啊~」

你有沒有一種經驗?好像時間飛速的從手中流逝,抓不住、擋不了、留不下…像被戳洞的水瓶,封不住它,只能任水一直流。

一直不曉得自己今年在忙什麼?只知道真的很忙!忙到快要往生的那種…

ㄟ~那一天有沒有空?」我點開行事曆,我這個月只剩…「靠!你是在忙三小~

我不曉得…認真的不曉得…

有天晚上孩子找我,「好,我連假下去找妳。」難得的超有行動力。

火車喀啦喀啦的聲響,伴隨微微的搖晃,搖著搖著就睡著了…連《故事學》都只看三分之二。

孩子化著淡淡的腮紅,在出口柵欄前揮著手,「早啊~」很有精神的問早。

心裡的石頭默默地放下不少,是我認識的孩子,即便被社會荼毒了四年,她還是混和著陽光和有著一股傻笑。

我們是大二認識的對不對?」「嗯啊~在妳被笨翠帶來資教後。」

人與人間就奇妙在能把鑰匙交在對方手上,任由一個陌生人打開一道連自己都模糊的門,好像這人比自己更能讓自己放下心。

在中午被我胡亂地轟炸想要吃對面好像很強的舒芺蕾後(是真的好像很厲害!而且有人說是到花蓮必吃!),我們來到一間小小秘境的咖啡廳。

小小簡單的檯面,兩個店員穿著圍裙,靠邊是六張小小的木桌,每張旁邊有兩三張椅子,中間有一大張長桌,上面坐著一家人,再往後是一張長椅和長桌,上面擺著燒製好的陶杯和素胚。

咖啡廳鄰間是一個畫室,而在畫室和咖啡廳間有一顆老樹,四處亂攀的藤蔓,顯得它比我們加起來都老。

我們就坐在咖啡廳,亂聊著店名是不是“糾喀爾”?這幾週的生活、心情…就像老人家在樹下泡茶的畫面。

大樹的枝葉很茂密,讓陽光的穿透力減緩不少,感受著微微的風吹過,然後落葉砸中我的感覺…

我覺得花蓮是個很奇妙的地方,它的步調和台北不同,它的風裡帶有一點鹹味,它的海邊有人衝浪,它的名店…和各地一樣都有人排隊。

如果你厭倦了忙亂的步調,你過膩了緊湊的步調,你填滿了自己每天的行事曆…那就往花蓮去享受一下不同的自然和風情吧。

回到咖啡廳,我們不在乎對方的模樣被人拍了照,不曉得究竟在幹麻的兩個人。在認識的六年後,在她工作的另個縣市。

覺得在花蓮一整天,很舒服、很自在、很輕鬆…在四處亂逛的一天,沒有太多的交流,其實走在路上也很像陌生人…

我想說…「別鬧了,我才不在乎妳呢~」

我是愛妳。

今晚莫名的想放閃一下,下一篇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