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休息

圖說:有點無血色的嘴唇。

每個階段都會有兩個人,一個拼命向前、一個拋在背後。

「噁~~」一聲乾嘔,只見這人面前放著臉盆,好像知道自己要抓兔子了。
你看看,說來就來!「噁~~~~」淺黃色的不明物品隨著聲音湧出,不偏不倚落入盆中,得分!這人去踢世足也有這麼準就好了!應聲入盆。

淡淡的酸嚘飄出,隨著他又嘔了好幾次,有時很多、有時只有液體。一次次吐完感覺平復不少,臉盆倒了幾次,臉上分不清是眼淚、鼻涕還是口水、胃酸…時不時又忽然爆發,就像花蓮的地震一般,無法預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