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的夜

Little red kitten sleeps in a basket

圖說:一隻黃、棕色斑紋的貓,很舒服地睡在竹編籃子裡,頭下面墊著一個綠白相間的小枕頭。

曾經跌倒擦破皮過吧?接下來傷口處就會保持乾燥、消毒、包紥,避免一直碰除非手很賤,然後看著傷口結痂、脫落,秀出一片帶點粉紅又細嫩的肌膚。但要是無法呢?只能一直被壓住、一直扺著、一直痛著…然後無計可施。

脊髓損傷三怕:感染、肺炎和褥瘡。隨便一個都能讓人崩潰,崩潰事小,重則致命!可謂不得不防!所以胖子都睡氣墊床。

氣墊床是種神奇的發明,床下由數條氣管形成床面,就像是會呼吸的床,一段時間便會自動更換那幾根得要充氣、那幾根則要洩氣休息,讓皮膚與血液有機會獲得喘息,不讓長期臥床的朋友壓瘡造成更大的二次傷害。是個很聰明又便利的輔具,缺點除了貴,就是它轉換時會發出吱吱叫的聲音,平常睡的好沒差,可是睡不好就是另一種嚴重的干擾。

胖子前兩天失眠了…無法散熱的身體、過度運轉的腦袋、不停鬼叫的床鋪,堆疊成不眠的夜。

今晚重看《我就要你好好的》,老實說依舊覺得它充滿讓人不太高興的歧視和鬼觀念,可真的能體會鋪陳出的求死本能。可在此議題討論上,更推薦《點燃生命之海》,真是充滿求死權利至高無上的好電影!

回到失眠,失眠的夜會讓人去思考很多東西…在受困的身軀裡,究竟能有多大或多小的能量等著被挖掘?而被挖出的真實,是否在社會架構底下是能被接受的?還是這權利明顯是每個人生而有之的,卻因為行動能力的不同,而有不同的標準?

多數社會裡都很愛打親情牌,要是怎樣了,那長輩會難過、平輩會傷心、晚輩會受影響…所以好死不如歹活,只要活著就一定有希望、有前途、有光明!你看那個誰還不是、那個誰又更慘、那個誰還能怎樣為什麼你不行?奇怪~講的好像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你也可以一樣那麼侃侃而談似的。要是能輕鬆面對,那就不會有這類的議題產生,要是無法體會對方的感受,那就是種離心而論,因為世上不會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也不會有相同的經驗。

慈善與傲慢是一對雙胞胎  by《品格》

我們都很常把愛放在另外的人身上,以愛為名,其實是一種強求。

一個事業成功的商人,為了想回饋社會所以捐出部分所得或舉辦一場晚會,給予有需要的弱勢一些溫暖、一頓溫飽、一次享受…然後十分在意媒體的目光,會想知道成果的效益怎樣,發現焦點不對、怎麼會這樣或沒避到稅、沒人感恩、受眾的感受怎麼相差那麼多!再打個更小的比方,有人看見電梯來了就急忙往前衝進去卡位,然後說:「我是為了幫忙按電梯好不好!」

這樣的行為,是慈善還是傲慢?

其實要是那真是心愛的人的選擇,那尊重與支持才是最無私的愛,而不是為了自己的恐懼而強留想法與思維在另一人的身上。

說愛,要對方接受並感受的到,才是愛。

失眠有感…不夠愛、愛不夠、愛夠不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