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床

sweet-toddler-lying-in-a-bed_St9-e72TBi.jpg

圖說:一個寶寶躺在床上,眼睛微眯,左手伸出來像是想拉開棉被。

手機,是個十分便利又令人措手不及的發明。

「我是OO的媽媽,現在她的狀況變差,只能躺在床上,我打來是想要問你關於……」突然來的電話,讓我曉得自己的號碼除了我老子還是有人會打,可傳來的問題卻不是讓人欣喜的消息。

還記得認識這朋友是在協會,她的身形很小,小到會讓人以為她營養不良的那種。講話的聲音很輕,彷彿要說一句話都得用盡全身力氣。走路步伐很慢,因為每一小步都得小心翼翼不能隨便亂踏。可是她的動力很足,會做志工、想要進修、後來還拼了碩士…令我自嘆不如。

最後的連繫是臉書上的留言,當時她有一貫關心的口吻,對著遠去的親人和當下的我表達安慰,太低沉的心情無法去思考每則訊息背後的人的情況,默默收下,然後啃噬自己失落的洞。現在想想自己實在很不應該…

每個人的生命走到盡頭都很公平,躺下、閉眼、嚥下最後一口氣。可是在人生的最後一段路,你希望自己是平順的走、痛苦的去、還是至少保留最後的尊嚴,可以不受太多折磨?

可是她無法選擇…死神或許忙著收割別人的頭顱,也可能帶著虐待狂的性格,總愛看人多受些磨難,不願輕易劃下命之鐮刀。要考驗一個人存在的意義,平順這事絕不是考題之一,沒有經歷苦痛的生命,必難證實生命的燦爛與珍貴。想著她得經歷的感受,我時不時也會受相同之苦…那是盜汗和血壓交疊的生理反應,最痛苦的是自己無法解決,而很久很久以前…那是多麼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忍受,是考驗自己求生意志的關卡…願我們都不用再相臨相同的考題,即便臥床也要臥的舒服、自在。人皆生而不平等,這是一定的,可能不受多餘的苦,享受看看天花板或窗外的日子,真的會開心一些。考驗這事,有時真的可以換換人去闖闖關,希望我們都過的更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