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

20130821214137116.jpg

圖說:兩支智慧型手機上一男一女正用通訊軟體視訊通話,中間有淡紫色的FREE CALL字樣。

「有件事我一定要和你說一下。」早上7點多,從美國飄過來的line通話。

「我在這認識一個女生,她原本問我是PT還OT?後來問到頸椎是真的沒辦法嗎?然後聊著聊著就提到她曾經認識一個人,一開始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怎麼會幾乎全身癱瘓?說是高中跳水受傷,之前還是游泳隊隊長,在三總開了刀,後來讀了社工,在實習時同個單位,胖胖的,會帶看護…後來沒有聯絡……」

「越聽就越覺得根本就是你啊~就問對方妳認識的人叫什麼名字,她說不記得了…我一說你的名字她就對對對~天啊~~也太巧了吧!竟然在這遇上認識你的人………」

一大早接到熟悉又好久不見的通話,而且還是從美國打來的!心情忽然就好了起來~覺得今天一整天一定都會順順的。聽著另端傳來的話語,腦裡就能想像出她是用怎樣的姿態和表情在說這新奇的發現,語調中帶有喜悅在跳動,十多年不變的聲線,讓人一聽就有股暖流在身體轉動著。

有個理論叫六度分隔理論,它說兩個陌生人間只要有最多五個朋友,就能串起彼此的關係。台灣ー美國間隔了廣大的太平洋,卻能在另塊土地上巧遇朋友的朋友,這機率或許真如同六度分隔中說的,其實沒有想像中難,可是真的很有趣啊~

感謝自己認識一個很可愛的朋友、感謝實習時有非常深度的成長團體、感謝這些都是有故事和記得彼此故事的人…也感恩自己身在一個快速又便捷的世代,地理上的距離,因為科技縮短,難能可貴的是我們沒有因為距離和科技被拉遠。

有時候…開心,真的很簡單。

人人平等?個鬼!-醫療篇

pm-0216-med-img_0810-566.jpg

圖說:一位病友躺在床上,右邊有醫生拿筆和病歷表正要寫東西,左邊則是一名護士,右手握著聽診器放在左上上面,左手則放在病友胸膛靠心臟位置。

 

「麻煩資料表先填一下唷~旁邊可以量身高、體重,有什麼是我能為您服務的嗎?」醫院櫃台,尤其是家醫科或專門在做健檢的部門,這樣的對話應該不陌生,簡短又理所當然的對話,真的…就是理所當然嗎?

前幾天看見一位朋友為了工作得去健檢,第一關:身高、體重。這位坐輪椅的朋友因為不便轉位就問了醫院是否有方便行動不便者測量這兩項的儀器?結論是…沒有!一間醫學型醫院裡竟然沒有能為行動不便者量測身高、體重的設施,有種傻眼的感覺…難道不便轉位就得接受n百年前的資訊,然後一直用、一直用嗎?這樣在用藥、安全和權益上,沒有問題嗎?有!所以這完全就是權益上的受損。

更扯的在後面…當朋友去到櫃台問,因為無法量身高、體重,那這兩部分健檢並沒有做到,是不是能退費?殊不知…櫃台服務員竟然說:不然你全額退費,不要做體檢…不然你全額退費,不要做體檢…不然你全額退費,不要做體檢…

啊?設備不足所以不要做健檢了,所以診斷為絕症就可以不要醫治或不救了嗎?

我真的能理解目前設備確實是未考量到少數族群的需要,所以無法確實地測量這兩樣數值。那遇見問題的醫護人員應當收集意見,設法上呈或讓醫院曉得有這樣的需求。而不是那你不要做哦~我們退你費用…要是我們其他項目全部做完了呢?不要來看報告嗎?那我們花在醫院的時間又要怎麼算?

越是長大越能發現“理所當然”這四個字非常不合理!因為社會上根本就不存在也不該存在這四個字…友誼是經過互動產生的、權益是透過爭取得來的、無障礙是不斷建議堆疊出來的…當使用者的意識越抬頭,服務提供者也應當與時並進,而非用舊觀念、老方式來應對這瞬息萬變的世代。

無力改變或不知怎樣應答的,可以先誠心的接下,之後再請示高層處理,絕不是直接的拒絕,那是一種舀水的動作,令人心寒…同樣的結局,卻可以有很不同的感受。我知道我朋友不是計較那檢查的費用,而是想要反應、要讓人看見不同族群的需求,然後這間醫院才有再進一步的可能,不然永遠都只會停在用以前的、不見得正確的數據。害人,也害己。

坐輪椅十幾年,每次遇上有路人對我說我很棒!很勇敢!很厲害時…我總是微笑接下,說聲謝謝。從沒有逼問對方我那裡棒?怎樣勇敢?厲什麼害?你那隻眼睛又那個地方看到我厲害了?不知道就不要亂講亂說亂給評價好咩!

一定會有人覺得這樣的比喻很怪,可在我的感覺上這就是相似的狀況劇…

幫人加水,設法反應,只要有多一個人認知到有這種需求,那改變的可能性就提上一點,那怕只是百分之零點零零一都好!

《我出去一下》-電影心得

Im-Off-Then.jpg

圖說:一個戴漁夫帽的男人背對著走向一條在鄉野間的小徑,右手拿著木枴杖,背後揹著紅色大背包,上面還有一個灰色的地墊。圖的左下寫:I’M OFF THEN∶我出去一下。

如果想實現你的目標,就得獨自走到終點。

因為太累倒下被宣告得休養3個月你會幹麻?有趣的德國片《我出去一下》就建構在這背景下,主角哈沛在和貓對話幾句後,毅然決然要踏上「聖雅各古道」的朝聖之旅。真心認為德國片實在異常有意思,很會營造一些情境和劇情讓人會心一笑又若有似無地打中心裡的點,在堅持、懷疑、不屑、放下和釋懷間做了很好的鋪陳,平平淡淡卻很貼近心裡。

很喜歡主角從小就對“上帝”的質疑,當我們的教育習慣以填鴨式的教學,只要求分數和標準答案卻忽略思考與過程時,直接就抹殺了學生對於是非善惡和所有事情的辨識能力,因為習慣接受一個唯一、正確又不會有錯的正解!所以我們比較不會問“為什麼”?也不質疑上頭丟出的答案究竟是對還錯?會不會有其他的可能。

不思考,是個可怕的退化過程…卻在我們的教育中不斷重複。

徒步走完「聖雅各古道」等於從法國走到聖地牙哥,總長791公里,光用想的腿就軟了…腳踏實地,無論是山路、泥路、石子路…整段道路上風景美不勝收是一種享受,而不曉得是人在走路還是路在壓人則是另一種毅力與決心的考驗。孤單的朝聖之旅,面對的是最真實的自己,肉體承受來自行囊與腳底的壓力,心理承接孤寂、自我和為什麼要來找罪受的疑問。影片裡說,在這段路上每個人至少都會大哭一次,想像獨自一人走在未知目的地的道路上,風吹日曬雨淋…然後扛著相依為命的家當,一步一步踏穩前進,那是多麼私密與接近自己的機會。走著走著,接觸了、面對了、擁抱了最底層、最真實、最黑暗的所有的自我…

人說這是一段尋找上帝的朝聖之旅,我倒覺得更像是尋回自我的深度旅程。我是誰?走這麼長的路,無論是動筆動腦動嘴都能有時間讓你拿出勇氣和自己對話,進而悟出部分的自己是誰。

來提下覺得片中很有意思的一段。「聖雅各古道」在法國出發時會有個驛站或休息站的地方,有人會發一本像去看展覽都有的小冊子,並在第一頁蓋上第一個章,之後每次遇上這樣的驛站或休息站也都有工作人員幫你蓋上該站的印章,直到聖地牙哥的大教堂則會蓋上最後一個,只要走完791公里,就會擁有的專屬紀念小物。

哈沛和女記者蕾娜排在某個紀念章領取隊伍中…
哈:都快累死了,為什麼還要來蓋章?
蕾:人嘛~總是盲目跟從,而且用雙腳走那麼遠,總要留個紀念。
哈:有人規定一定得用走的才能蓋嗎?(哈沛那段是搭巴士過去的)
蕾:那你沒資格來蓋這個章!
哈:那妳是怎麼來的?
蕾:計程車…

對話就大概啦~實在記不得…有趣的是這是兩個作弊的傢伙在對話,作賊的喊抓賊覺得對方怎麼有資格來排蓋章?可是搭小黃和搭巴士都不是靠11號走來的啊~但也沒人說一定就得徒步朝聖才能取得一個個印章,就算有人都是坐車到的又怎樣?在終點,大家都得躺下,所以怎樣到站並不重要。

曾有人說:「行走這條路的人,每天並沒有特定的落腳點。不管你是累了,受傷了,還是愛上某一座村鎮或某個人,都可以停步。」電影中幾個主角都有呼應這段話的橋段,就和人生一樣,要怎樣過日子、怎麼選擇目標和止步點,其實都是自己怎麼想、怎麼決定。想要達到最初的目的,就得付出相對的代價,倘若有天你決定放下,在那刻你確實是前功盡棄,可不代表真的徒勞無功…能在黑暗中摸索,面對黑暗,就已經更認識自己是誰了,而認回你是誰?是一輩子的功課。

一條路走不到終點沒有關係,總有千千萬萬條路能到,而每條路上都只有一個問題:你是誰?

幽默有趣又帶有人性、神性的一部片,《我出去一下》在出走前往挑戰的路上,或許就能在異想不到的轉角遇見戰友、重獲熱情、找回自己,發現…我是誰

 

p.s. 其實晚上是為了試49101的新耳機,挑了部片來看,我只能說…很厲害!左右聲道的分別、細微的背景蟲嗚鳥叫和有點環繞的感覺都聽的出來,第一次感到耳機的品質真的有差,而且戴好久還不覺得耳朵會痛,推。

恐怖的line群

lineg

圖說:一個有著一堆馬賽克line群組的圖片,左上角有個紅框裡面寫著:群組(31)

「找不到…怎麼找不到呢?那個是…叫什麼名字來的?」碎念聲從旁邊的中年男子傳來,只見他頭低低的十分認真,食指不斷在5吋上下的螢幕上滑動,好像手機裡也有黃金屋還是祖先留下的遺產收據,挖不出來他就要從狂奔中的捷運跳窗而出的感覺。

視線掃過他的手機,是熟悉的綠色框框,上下移動的視窗一直在尋找命中註定的那個他…我實在疑惑,難道對方不曉得有個放大鏡能搜索嗎?可打開自己的手機,同樣為越來越多的line群苦惱…

即便大家都覺得這軟體好方便,隨時要聊個天、發貼圖、視訊還是玩遊戲樣樣都行!簡直媲美無所不能的哆啦A夢~我想再過幾年或許它真的會幫你煮飯、陪你逛街、順帶幫你洗好澡也說不定…更重要的是,它免費!所以令人欲罷不能。

可是它不好管理…無法排列、重組或堆疊。所以今天要舉辦活動就有個為xx的群組、隔天參加活動…那大家要不要組個line群、後天幾個朋友喬大餐要去那吃…來來來開個line大家來表決一下...然後就有無限的line群地獄在自己的line裡頭…它名單不能組成群組就算了,line群一樣不能整理啊!而且刷訊息一下子就被淹沒,當大家都一句句丟上去,半天沒看就爆開成幾十到百的未讀訊息,然後不曉得該怎麼看,看完想回又覺得話題都過了…只好拼命被制約的狂看或乾脆放下。

現在到那裡似乎都能看見低頭見樂事族群出沒,好像周遭都沒有事情能吸引他們的注意…螞蟻般攻占一處一地,他們不會危害你,頂多就是擋路、停滯、手指細部動作十分靈活,根本東方不敗再世。看著這些人不斷湧現,令人非常肯定再十幾年後最熱門的職業一定非復健或推拿師不可…或捷運上的新設備就是一座座吊脖子的復健器之類…讓人邊滑邊吊邊把頸椎再喬正回來。

不可否認它是個非常便利的通訊軟體,可一直爆炸的群組真的讓我很受不了啊~求高手開解,或徵求無敵line群實用手冊,大家有厲害的管理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