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去一下》-電影心得

Im-Off-Then.jpg

圖說:一個戴漁夫帽的男人背對著走向一條在鄉野間的小徑,右手拿著木枴杖,背後揹著紅色大背包,上面還有一個灰色的地墊。圖的左下寫:I’M OFF THEN∶我出去一下。

如果想實現你的目標,就得獨自走到終點。

因為太累倒下被宣告得休養3個月你會幹麻?有趣的德國片《我出去一下》就建構在這背景下,主角哈沛在和貓對話幾句後,毅然決然要踏上「聖雅各古道」的朝聖之旅。真心認為德國片實在異常有意思,很會營造一些情境和劇情讓人會心一笑又若有似無地打中心裡的點,在堅持、懷疑、不屑、放下和釋懷間做了很好的鋪陳,平平淡淡卻很貼近心裡。

很喜歡主角從小就對“上帝”的質疑,當我們的教育習慣以填鴨式的教學,只要求分數和標準答案卻忽略思考與過程時,直接就抹殺了學生對於是非善惡和所有事情的辨識能力,因為習慣接受一個唯一、正確又不會有錯的正解!所以我們比較不會問“為什麼”?也不質疑上頭丟出的答案究竟是對還錯?會不會有其他的可能。

不思考,是個可怕的退化過程…卻在我們的教育中不斷重複。

徒步走完「聖雅各古道」等於從法國走到聖地牙哥,總長791公里,光用想的腿就軟了…腳踏實地,無論是山路、泥路、石子路…整段道路上風景美不勝收是一種享受,而不曉得是人在走路還是路在壓人則是另一種毅力與決心的考驗。孤單的朝聖之旅,面對的是最真實的自己,肉體承受來自行囊與腳底的壓力,心理承接孤寂、自我和為什麼要來找罪受的疑問。影片裡說,在這段路上每個人至少都會大哭一次,想像獨自一人走在未知目的地的道路上,風吹日曬雨淋…然後扛著相依為命的家當,一步一步踏穩前進,那是多麼私密與接近自己的機會。走著走著,接觸了、面對了、擁抱了最底層、最真實、最黑暗的所有的自我…

人說這是一段尋找上帝的朝聖之旅,我倒覺得更像是尋回自我的深度旅程。我是誰?走這麼長的路,無論是動筆動腦動嘴都能有時間讓你拿出勇氣和自己對話,進而悟出部分的自己是誰。

來提下覺得片中很有意思的一段。「聖雅各古道」在法國出發時會有個驛站或休息站的地方,有人會發一本像去看展覽都有的小冊子,並在第一頁蓋上第一個章,之後每次遇上這樣的驛站或休息站也都有工作人員幫你蓋上該站的印章,直到聖地牙哥的大教堂則會蓋上最後一個,只要走完791公里,就會擁有的專屬紀念小物。

哈沛和女記者蕾娜排在某個紀念章領取隊伍中…
哈:都快累死了,為什麼還要來蓋章?
蕾:人嘛~總是盲目跟從,而且用雙腳走那麼遠,總要留個紀念。
哈:有人規定一定得用走的才能蓋嗎?(哈沛那段是搭巴士過去的)
蕾:那你沒資格來蓋這個章!
哈:那妳是怎麼來的?
蕾:計程車…

對話就大概啦~實在記不得…有趣的是這是兩個作弊的傢伙在對話,作賊的喊抓賊覺得對方怎麼有資格來排蓋章?可是搭小黃和搭巴士都不是靠11號走來的啊~但也沒人說一定就得徒步朝聖才能取得一個個印章,就算有人都是坐車到的又怎樣?在終點,大家都得躺下,所以怎樣到站並不重要。

曾有人說:「行走這條路的人,每天並沒有特定的落腳點。不管你是累了,受傷了,還是愛上某一座村鎮或某個人,都可以停步。」電影中幾個主角都有呼應這段話的橋段,就和人生一樣,要怎樣過日子、怎麼選擇目標和止步點,其實都是自己怎麼想、怎麼決定。想要達到最初的目的,就得付出相對的代價,倘若有天你決定放下,在那刻你確實是前功盡棄,可不代表真的徒勞無功…能在黑暗中摸索,面對黑暗,就已經更認識自己是誰了,而認回你是誰?是一輩子的功課。

一條路走不到終點沒有關係,總有千千萬萬條路能到,而每條路上都只有一個問題:你是誰?

幽默有趣又帶有人性、神性的一部片,《我出去一下》在出走前往挑戰的路上,或許就能在異想不到的轉角遇見戰友、重獲熱情、找回自己,發現…我是誰

 

p.s. 其實晚上是為了試49101的新耳機,挑了部片來看,我只能說…很厲害!左右聲道的分別、細微的背景蟲嗚鳥叫和有點環繞的感覺都聽的出來,第一次感到耳機的品質真的有差,而且戴好久還不覺得耳朵會痛,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