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

9240

圖說:整排的稻穗排在農田地上,有陽光照射在六分之五的稻穗上。

親愛的:

一年了,時間真的好快…不知不覺就又過了一年。來到這天,不知該開心還該難過?距離那見鬼的簽證似乎往前跨了一步,可是現實就是得讓人分隔兩地。這樣的周年,開心離的很遠…

去年的缺口填平了嗎?我記得我有段很渾渾噩噩的生活,每天在固定的時間醒來,看著牆壁、望向窗外、想像另一端的妳是不是也起來開始一天的早課了?有時候會哭,大多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可我真的能獨處的時間太少,於是哭也不能放聲,只能默默任由淚水滑過臉龐再偷偷擦掉。生活變的很規慮,反正維持不用花腦袋就能進行的機器人作息,這不難,難的是空洞地運作身體也閃不掉失落帶來的失墬感,恐怖的是我根本連想抓根周遭的樹幹枯枝假裝掙扎一下都不想要。

知道日子得繼續走,世界也不會毀滅,卻有點像烏龜縮了好大一步。放任久違的牆重現,隔絕的是誰不重要,有人曉得躲在裡頭的人是怎樣就好。找事做變成很重要的一件事,空下來就很容易注意身旁的人不是習慣的妳,而是另一個還在適應的人。可是我懶的適應,就是維持步調,不多做、不虧待,清楚明白。

我變了,畫出的線、戴上的笑、觀察的眼…有這樣的低谷沒什麼不好,重新爬起來能看見久違的朋友、解禁的奔走、重要的家人、重拾的文字、新鮮的嘗試…可惜最後的時間不夠,無法讓妳再見見這些我們都認同彌足珍貴的一切。遺憾嗎?怎樣都一定會有遺憾。

重新的日子很像我們曾經瘋狂的try,不懼一切可能,僅管朝著想要的去衝,報名活動只要看對眼就報,在工作坊當偽co-leader,和人糾去沒參加過的活動,朝講了800萬年的講師之路踏出一小步,投入新的讀書會,開立部落格紀錄自己的廢話,花錢投資專業課程,提升自己的軟實力……很多很多的事,很希望妳在一旁看著我成長,因為我知道妳會很為我驕傲。

踏上北京的土地,一直很擔心那裡的天氣、溼度、環境對妳是不是好的?總覺得那裡冷到不行又乾,妳怕冷腳跟又很常龜裂,那邊的人對妳好不好?能不能尊重妳的信仰讓妳可以維持每天的禮拜,還是妳一樣會不小心拜到睡著?腳傷應希望不要再復發了,而妳大喇喇加有時忘東忘西的個性應該很難轉變,可是一定也會發揮一貫照顧人的親和力去照亮周遭的人事物。

一年,思念的重量有隨著時間輕淡一些,可是凌晨天空那漸層的藍、電腦裡存留的照片檔、有100塊大特價的攤販、路過某個街角或妳喜歡的店家時…熟悉的臉孔自會浮現,想念, 不時就翻滾而出。

好想妳……在滿一年的今晚,情緒的裂縫,可以稍微鬆緩一些。整片的稻穗是妳的驕傲和溫暖,想念擁有輕柔如水的綠手指的妳。

在〈一年〉中有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