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著長大

Screen-Shot-2013-08-30-at-7.21.jpg

小時候,總是羨慕著長大後可以幹麻,想要脫離被保護或被種種約束給限制的環境。那些大人口中說的“只要你長大、只要你上大學、只要你…”令人對於長大這事充滿著美好的想像。
小時候,為了想要裝大人、裝成熟、想要有著和大人一樣的地位或權利,我們學著眼見的舉動,跟著模仿。
拿起媽媽的口紅,把嘴巴畫成血盆大口;抓起爸爸的領帶,把它打成死結想說怎麼不一樣;刁著香煙,想說這麼難抽的東西為什麼每個人都要人手一根,然後硬撐著把難聞的尼古丁吸進肺裡…

印象中最清楚的,是啤酒和黑咖啡。

當 小時候隊上聚餐時,總是有著一大桶放著冰塊、水、飲料的桶子在餐桌的一角,除了果汁、汽水,當然也有大人喜歡拿來乾杯的啤酒。那時候,為了不想被看輕,我 們會偷偷拿一罐罐的啤酒,跑去校園另一個角落,學著大人的樣子,拉開拉環,高舉碰杯,然後飲進那帶著氣泡,冰涼卻有苦味,明明不那麼順口還是裝作好喝地一 罐罐吞下去,彷彿喝下去就可以成為大人了。
咖啡也是一樣,明明小的時候 自己泡的就是一匙兩匙的奶精加上咖啡粉,覺得苦還會把冰糖、沙糖、豐年果糖一股腦地倒進去,但隨著年紀、交集、朋友圈的不同,那滿是奶泡、糖霜卻喝不出咖 啡味的飲品,好像小孩子氣般,除非杯子上印著星巴克的logo,喝起來才不幼稚,反而是種身份的象徵。

長大這件事就是這樣嗎?為了融 入社會、尋找認同,於是放下了喜好,強迫自己接受原本似乎不愛的東西、習慣、觀念…然後久而久之,也就把這些喜好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卻分不清當初是喜歡還不喜歡,而現在的自己究竟是喜歡還是只是因為習慣?

有種羨慕小孩子可以大聲說出喜愛的勇氣,在脫離那單純的喜悅很久後。長大,除了變成熟,在有能力時,是不是該更有勇氣去追求真正想望的喜好,重拾最單純的笑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