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板的壓力

年初因為夥伴回台,以她的號召力找了一群不同時期的朋友針對曾經上過的課、參與的活動、後續是否有什麼發酵?來聊聊天~

先自首…真是對她很抱歉,這陣子精神一直都滿不好…或許是睡不好也可能是年紀老,總之近中午到下午沒休息就很容易陷入彌留狀態,而且是那種很誇張,就是前一秒還在講話討論事情,後一秒就開始點頭要度咕…不過那天下午還是有些收獲。

身障者在社會上究竟該扮演怎樣的角色呢?聽著大家的經驗,就覺得要當個稱職又合格的身障者真的是很.困.難!

每個人在生活中一定都會尋找所謂的認同與歸屬感,就算是天煞孤星的華英雄其實也非常渴望能有一個家,有相愛的家人和家庭。所有的人皆是如此,可想而知身障者對於親密關係、夥伴關係、家庭關係的渴求一定同樣有過之而無不及。但這些夥伴們想要擁有擁抱這些認同或歸屬,往往需要付出的更多!

怎麼說呢?

試想一下,社會對於身障者的想像或期待大多是什麼?陽光、正向、積極、樂觀、惜福、不對命運低頭、永遠都在奮鬥、揹著生命鬥士的稱號,所以一定得要怎樣怎樣,你看那個誰都可以你怎麼不行?社會為你做很多了,怎麼不珍惜?加油、你好勇敢…

但另一部分的觀點又是什麼呢?啊這一定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壞事、你是來還債的、可憐啊~這麼年輕就…你再不乖以後就會和那個哥哥/姐姐一樣哦!噓~不要多問(立馬拉走) 家醜不可外揚…

在親人間也可能有支持、袒護、放任、過度保護的不同對待,像是不方便就不要出門啦~你要幹麻家裡都會支持你!咦~你今天怎麼在家?外面很危險的,不要隨便出去,壞人那麼多、車子那麼快、世界末日隨時會來耶!

可是我們在自己的夥伴間其實也希望能呈現很輕鬆或放鬆的一面,我們很真實,我們會哭、會笑、會傷心也會難過、會憤怒想要爆走、也會因為小事情而感動很久…但很多時的因為太多的目光、太多的期待,讓台灣的身障者連“做自己”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辦不到,我們同樣走在尋找認同的路上,但背後卻多了很多不一樣的包袱與期待,彷彿我們想做一下自己、表達一下真實的情緒都不行…因為那和傳統的期望背道而馳。

可是身障者不是聖人!也不是稀有動物!更不是只擁有單一情感或像葉教授一樣背後永遠有光環、法輪能照亮別人!

我們和所有人都一樣!只是使用的道具、方式、動作和常看見那百分之九十的人有那麼一點不同,這不代表我們沒感覺、不會痛、沒有思考或感受周遭的能力!能不能給我們多點尊重和聯點時間了解我們,不要再以聽說、我記得、網路上、廟口隔壁算命的曾說過要怎樣怎樣的話來安在我們身上,或是幫我們幻想很多悲情、正向的小劇場!

在你還不認識也沒親自接觸過身障朋友前,不要再以訛傳訛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